over 5 years ago

【文:陳嘉銘】
簡介:台灣國立大學兼任教師、中研院人社中心助研究員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6%9C%8D%E8%B2%BF%E5%8D%94%E8%AD%B0%E6%9C%80%E5%8D%B1%E9%9A%AA%E7%9A%84%E6%A2%9D%E6%AC%BE%E6%98%AF%E4%BB%80%E9%BA%BC/#.UzPcYVgazCS

【作者按一:文後附臉友(編按:臉書網友)David Tsai解釋六百萬移民如何超簡單的精彩例子。;作者按二:以下只是我依現況和有限資訊的最壞劇本推理。大家不要太憂慮了。只要我們善用民主的力量,一定可以保護我們的社會的!】

我今天忽然覺得想通了一件事,整個人起雞皮疙瘩,打從心底打了好幾個寒顫。

服貿協議最危險的條款是什麼?

是那些實質造成「投資移民」效果的條款。

這些條款,可能將來引發台灣內部激烈的民族族群衝突的悲劇。

台灣在服貿協議中的大多數開放項目,開放在台中資事業的中國籍公司負責人、高級經理人和專家(也就是老闆、經理和員工),來台居留,第一次居留期間三年,可每三年無限次數展延。

其中專家項目,協議中特別註明不需專業證照(員工咩)。(依照WTO的服務總貿易協議的通說,此項目自然人流動,除非有特別水平承諾,可包括藍領和白領。)

依台灣現行陸資許可辦法相關行政命令,中資投資事業,只要投資金額達六百萬台幣,就可申請兩人來台經營管理。

這兩人可依照服貿協議的自然人約定(老闆、經理或員工),申請三年一簽,無限展延。

形同於,實質上的效果,只要六百萬,就發給台灣的永久居留權,要說無限展延居留也可以(沒有道理不無限展延啊)。

六百萬太簡單了,公司名目太簡單了。移民公司只要收取手續費幾萬元,六百萬和特定名目都可以幫你作出來。

或者一家兩口,向中國的銀行借款,準備六百萬,再還回去,就可以來台開飲料店(協議內容蠻有趣的,特別舉例飲料店。)。

以上或許都還不是關鍵問題。

關鍵在於,六百萬和投資(無限展延居留)移民,中國官方有可能,有計畫、大規模、以各種方式,鼓勵和補貼中國公民來台灣無限展延居留。

為什麼說他們有可能這麼作?

因為這是中國在國際上處理邊境民族主義問題,最常被批評的典型手法,也是最危險的手法。

新疆和西藏,原本漢人都不多。中國為了遏止這些地方的民族主義發展,不斷大幅號召、半強迫、鼓勵和補貼漢人移民到偏遠貧脊的新疆和西藏定居。現在這兩個地方的漢人都已破當地人口百分之六十。幾十年前是低於百分之五。

在民族主義的文獻裡,最文明是以自決權解決,再來是給予高度自治,再者是文化自治。而中國採取的移民作法,是處理民族主義最危險的手法。

這個手段可以根本瓦解掉住民自決的正當性。就算住民想要和平自決,原來的新疆和西藏住民,也已經投不過人數更多的漢人。這等於斷絕了以和平方法,解決民族主義問題。原來的當地住民在悲憤之下,只能採取激烈的對抗手段,甚至包括自焚或恐怖攻擊。

英國當初採取這種方法對付北愛爾蘭,自食其果了將近百年。中國是全世界繼英國之後,採取這種作法的國家,我們也在這兩個地方,看到了人間悲劇。

這是悲劇。因為這不是個別移民的漢人或中國人的錯,人民不會有惡意。這是國家或政府操弄集體族群,釀成的悲劇。

最悲慘地是,永遠無解。漢人也移民住了好幾十年,有房有故鄉有感情有利益有他們的國家民族認同,也不可能離開。

只要中國官方大幅鼓勵中國移民來台。不管你是藍綠,不論你是統獨,只要住在台灣,不管該時政治情境是統是獨,以後都會面臨這些悲劇發生的可能性。

而且永遠無解。

服貿協議可以讓許多台灣企業賺錢,我們不懷疑。這些老闆們大聲支持,才更有機會通過。

但是中國對全世界言明要用錢買下台灣的民主主權,全球皆知,我們也不懷疑。

因此,對服貿協議,所有忽略中國政治意圖風險的經濟分析,可參考性都很低。恰恰經濟學者最不會的就是和市場交易、效益分析無關的政治意圖和民族主義風險分析,這是台中經貿協議只交給經濟專家分析的致命傷。

馬政府在中國政治意圖這點上,採取的策略是「有意的疏忽」(intended negligence),絕對閉口不談。因為相關政治意圖的條款,合理推理,必然是中國指定的優先條款。不「有意疏忽」,馬政府就什麼都無法簽。

以下是臉友David Tsai舉的精彩例子,為何600萬超容易。


不好意思,真的很想回答,600萬元真的超容易。

開放之後,假如我是一位住在福建省某二級城市的居民,我口袋裡不用多,只要有美金3萬元(約新台幣90萬元),我的家產不用多,只要有一棟10幾坪的房產,我有一份在當地月入約美金800元(約新台幣2萬4千元)的職業收入,銀行就可以貸給我25年期、近美金20萬元(約新台幣600萬元)的資金。

我可能是一名理髮師,有了這筆資金,我可以在新北市永和區找一間約新台幣1000萬元10坪大的小店面,因必須資金到位符合服貿規範,所以我就將600萬元投入這間店面,400萬元的空缺,沒關係,我可以將店面設定抵押給銀行,甚至可以借到800萬元也不是問題。

因為600萬元的門檻只是初登記時所需要,登記驗證完後,我就可以將資金抽走,還給大陸的那間銀行,頂多付些提前清償的違約金。

現在,我手上有資金200萬元(借到的800萬元扣除600萬元),我有一筆在台灣的不動產,以及800萬元對台灣當地銀行的負債。

我掛名這間理容院的負責人,我如果有老婆,孩子也成年了,那這兩位就是我從大陸帶來的幹部,我負責剪頭髮、老婆負責收帳、孩子負責其他庶務打理,這是我移民臺灣的小確幸。

有時候移民官或陸委會派員檢視我這間店,第一次被官員看到我正在為一名顧客理髮,官員問我有沒有僱用台灣人,我出示一張打卡記錄,跟他說我僱用的是晚班、日班各一名,日班今天碰巧休假,官員做了記錄說下次要訪視我這位臺灣員工。我說好。

我這兩位台灣員工其實是我孩子剛娶進門的臺灣媳婦和我的小三。

大陸的那間房子我出租給在臺灣找不到工作而被迫去大陸工作的年輕人,我有一筆穩定的收租。

我的理髮功夫了得,100元理髮對於台灣同胞實在便宜,我平均一天叫號到50號,一天5千元,勤勞一點週休一天,再加上大陸的收租,平均一個月賺取15萬不成問題。

我的日子大確幸,但我對台灣的經濟貢獻一點也沒有。 啊!有啊,我平抑了物價。

服貿真是棒呆了!


相關文章

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

("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進入臺灣初次停留期間為三年,惟可申請展延,每次不得逾三年,且展延次數無限制。""「專家」係指組織內擁有先進的專業技術,且對該組織的服務、研發設備、技術或管理擁有專門知識的人員。專家包括,但不限於,取得專門職業證照者。")

WTO架構下自然人移動之現狀及發展

("雖有認為,藍領服務提供者並非GATS所規範者,然多數的看法認為,GATS並未排除藍領服務提供者 。")

陸資來台投資基本規範及配套措施

("投資金額或營運資金 20萬美元以上得申請 2人,投資金額或營運資金每增加 50 萬美元得申請增加 1 人,最多不得超過7人。 ")

 
over 5 years ago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822/35239015/

焦點評論:現代版木馬屠城將臨(林盈達)中資進入網路機房

2013年08月22日

服貿擬開放第2類電信,宛如現代版的木馬屠城條款。圖為「316挺台灣救民主」抗議畫面。

美國與印度都已透過國安審查機制,杜絕中國業者之設備進入大型電信網路服務業者之機房。沒想到今年洽簽兩岸服貿協議我國竟擬開放中資投資第二類電信!既然我們對中國業者之設備有資安疑慮,怎能讓它跑到網路通訊服務的「上游」直接進來投資,提供服務?現在台灣準備做這件蠢事,大部分人民甚至官員與立委都不知道這條是現代e化版的木馬屠城條款!

我談判官員認為第一類電信比第二類電信重要,我們只開放較不重要的第二類。雖然第一類電信業者(有實體電路之電話公司)比第二類電信業者(無實體電路,向第一類電信業者租線路,提供網路服務)的規模大,但對許多人言,上網通訊的重要性大於電話通訊,而我們要開放的就是網路服務這塊。

從服貿協議中台灣對中國業者並未開放其經營第二類電信 「特殊業務之一般民眾之特定用戶租用封閉網路」,可看出中方已捨棄直接經營用戶的方式,將走間接投資,取得我業者之董監事席次和爭取我業者外包業務的路線。

犧牲台灣用戶權益

此外,台灣業者為了取得中國電信網路執照,很可能在中國政府威脅利誘下,犧牲台灣用戶權益。由於中國對台灣業者初期只開放福建省之電信網路服務,等將來台灣業者想擴展投資到中國各省時,其威脅利誘的效果會更好。因此,我國業者可能被迫外包網路服務給取得台灣第二類電信執照之中國業者。

這樣中國業者便掌握極大量台灣用戶之網路通訊,可在中國政府要求下調閱資料。我業者或者被迫允許中國資金間接投資取得董事席次與經營影響力;此舉將讓中國投資者有影響力上下其手,替中國政府辦事。又或者直接在自己的網路通訊系統開後門給別人;讓中國政府屬意的單位進出系統取得用戶通訊。

掌控網路神經系統

中國政府是網路管控最嚴的國家,一向對其人民和業者之影響與掌控駕輕就熟。中國在軍事和政治上都與我敵對,台灣如何能將形同國家神經網路的通訊網路系統交給完全可被中國政府掌控的中國業者? 這是一個現代版的木馬屠城開放條款,假市場開放之名,行掌控網路神經系統之實。

中國政府最想監控的就是政治人物、意見領袖、社會精英等,其中政治人物是不分藍綠官員與立委都會遭殃,到時中國政府可透過掌握敏感資訊,要脅立委與官員配合其意向施政,這將是我國與人民的木馬屠城災難。

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

 
over 5 years ago

台大農藝系教授 郭華仁 (本文以信件形式發送給系上同學)

學生反服貿協議運動已經快過完一週了,在那麼多的學生中,也有我系的同學。有人問,服貿協議中有關於農業的條文嗎,為什麼農藝系的學生要去湊熱鬧呢?實際上服貿協議與農業的關係是藏在條文文字中的,對我國農業的影響可大了;身為農藝系的學生,在與朋友討論時,這一點不可不知道。老師有責任讓學生瞭解,這是我寫信給各位的理由。

服貿協議的基本內涵乃是站在擬到中國投資的企業那一邊,但卻可能對本國企業以及就業工作產生深遠的負面影響,這些論點都有學者講得很清楚了,以下就只對農業來作說明。

不滿馬政府服貿協議憤而辭退國策顧問職位的郝明義先生表示,馬英九是在「滅台」。別的不說,服貿協議與自由經濟示範區合起來就是在「滅農」。

服貿協議特定承諾表中與農業關有關者:

(1)附帶於畜牧業之顧問服務業,允許中國服務提供者在臺灣以獨資、合資、合夥及設立分公司等形式設立商業據點,提供附帶於畜牧業之顧問服務。

問題是:我國畜牧業技術相當發達,那需要中國來的顧問;若非想盜取我國技術,就是有其他打算,例如藉顧問之名引進中國勞力。

(2)各類運輸之輔助性服務業,允許中國服務提供者在臺灣設立商業據點,提供倉儲服務、貨運承攬服務。

問題是:

倉儲與貨運若不排除農業生產資材、農產品與食品等農業項目,將來配合自由經濟示範區,允許中資設食品加工廠,然後進口中國便宜但可能農藥殘留非常嚴重的初級農產品,然後透過在台灣設置倉儲與貨運,可以說是「整盤拿去」,會讓已經很難經營的我國農民無法與之競爭,生存必定發生問題,這不是滅農,什麼才叫滅農?倉儲與貨運業納入中資,若我國糧食的供銷受到控制,那真的要「滅國」了。

當然政府會提出許多反駁各方學者與業者的質疑,不過其回答卻是漏洞百出。以農委會回答農經學者陳吉仲教授的質疑為例;陳教授指出我國每年作家公用的農產原料約1700億元,按照政府的協商內容都沒有設限的話,有可能大部分被中國原料取代,每年的損失高於農業總預算(約1300億元)。農委會的回答是這1700億元裡面的原料是以「淺加工」為主,但自由經濟示範區作的事「深加工」,因此沒有關係。問題是什麼是「淺加工」或「深加工」(中國方面的名詞),協商中並未明文規定,因此實在無法取信於大眾。

再者,一般認為經濟示範區會採用成本較低的外國(特別是中國)農產品原料,壓縮到國產原料,對本國農民很不利。知道農委會怎麼反駁的嗎?

農委會提出的「自由經濟示範區-農業加值政策說明」有完全相反的說法,該會認為示範區反而可以增加國內(應該是指國產)原料的使用。官員提出一個說明,我就照抄:''例如,英國紅茶、歐洲巧克力就是很好的例子,品牌所在國都不生產原料,但卻締造產品跨國品牌銷售佳績''。

可是明明大家擔心的就是自由經濟示範區不用到國產原料阿,農委會這不是招供了嗎?原來是要讓企業進口國外便宜產品,加工作為外銷,可以賺錢。問題是這樣一來,不但國產原料減少出路,也且將來掛上''Made in Taiwan'',反而會壞了國產優質產的品牌,真是得不償失。

官員也寫到鳳梨酥,說是可以增加土鳳梨的用量,''增加國內原料的使用'',拜託,鳳梨酥用量竄升是因為國內業者的巧思、品牌與廣告,而是在沒有服貿協議/自經區前就發生的,將來讓這些協定成真,中國土鳳梨大量闖關,國產土鳳梨毫無招架能力,土鳳梨農就會被滅掉。這不是滅農,什麼才叫滅農。

 
over 5 years ago

許思賢:請問文化部,「利多」在那裡?──兩岸服貿協議中的電影產業與表演藝術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456

2013/07/04

六月二十號,國策顧問郝明義先生就出版業在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緊急發出抗議的聲音。隔天,主導談判的經濟部馬上發表聲明,而配合演出即時回應的部會是文化部。其實文化部的無奈可以理解,畢竟此協議涉及的相關部會這麼多(中國對台開放80項、台灣對中國開放64項),可偏偏開砲又見報的反彈聲浪來自文化部掌管的出版業,所以文化部必須配合宣傳「利多」的責任。

對於質疑反對聲浪,文化部企圖說服民眾,雖然協議是偷偷簽的,但結果是筆好買賣,提出兩大利多:一、協助台灣電影產業開啟大陸市場商機。二、引進大陸資金經營台灣民間表演藝術場地,也開啟台灣資金能夠西進經營大陸表演場地的大門。

以上兩項「利多」都問題重重,但爭議發展一周有餘,文化部似乎仍以兩大「業績」當做說帖,甚至親上火線的總統、行政院長也都引用電影產業的數據形同背書。這個現象值得我們警覺和提防,因為下文提出的問題,顯然當局都不認為有問題。

●電影產業該如何看待「大陸市場商機」?

文化部和馬總統接力宣傳: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為台灣電影產業打開大陸市場商機」。文化部表示ECFA簽訂3年多以來,因為台灣電影配額增加,從大陸市場累積的票房成績為29.3億新台幣,反觀大陸電影在台上映的數量也差不多20部上下,票房僅2千多萬。說成人話就是:開放後台灣電影從大陸賺很多,而且,大陸片來台灣只賺了零頭。我們賺。

既然提到ECFA,在請支持ECFA宣傳網站上標明:「2009年大陸電影市場商機達到62億人民幣。」那是簽訂ECFA時的「利誘」,可是過去三年半,台灣電影在大陸的票房收入,累積約7億人民幣,其實勉強只湊得上一趴,這才真是零頭,竟然拿來說嘴。此外,其中有多少比例是大陸資金投資?29.3億真全部回流台灣嗎?最後,我們還要扣掉這些電影申請了台灣的電影輔導金。算來算去,ECFA的談判結果,顯然不是個了不起的利多,不能說服人民「我們偷偷簽了一筆好買賣」。但我們也不必為此太過沮喪。正向思考才是當今時尚,單看數據呈現出的訊息:「大陸市場商機對台灣電影產業影響不大」,這一點,客觀的說其實是好消息。

何以見得?可用近十年香港電影的發展為鑑。

2011年,劉德華以《桃姐》一片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劉德華的得獎感言表示,看到台灣電影撐過十幾年的低迷可以振作,他對香港電影繼續抱著期待。看他領獎發表感言除了感嘆他怎麼不會變老,應該會赫然發現,香港電影什麼時候消失了?2003年大陸開始大力發展商業電影市場,香港許多優秀的電影創作者、工作者都紛紛被大陸電影市場商機所吸引。同時,這些創作者也開始面對內容題材有電檢制度限制、宣傳管道必須買通一言堂的媒體猶如再經一次無形審查,到了最後一步,所有的院線排片還有無所不在的官方影響力,這個模式並不少見,中國政府的一貫作法總是利用龐大的市場當誘餌,當達到足夠的牽絆效果時,接下來就分為順者收編,逆者打壓兩種作法。但無論是被收編或被打壓,香港電影就因為人才太快投入大陸市場,因此沒落。

因此,整體台灣電影產業復甦的過程中,大陸市場商機所佔的比例不高其實是可喜的現象,文化部所言,後ECFA台灣電影得到更多在大陸的上映配額,的確反應在票房回收上,但絕不是主要原因。整體而言,台灣電影近年來的復甦,在大陸市場告捷的有成功的合資片,行銷為台灣偶像劇路線,例如《愛》,但從《海角七號》開始乃至《艋舺》、《陣頭》的票房告捷,都明顯是基礎於台灣電影新浪潮一脈相傳的本土思維,在這波台灣商業電影的復甦中,成績亮眼的幾部影片,大陸票房收入幾乎微乎其微。《艋舺》甚至沒有在大陸上映。

《賽德克巴萊》的例子更是凸顯面向大陸市場商機隱含的政治風險,這部題材為抗日事件的電影,對於大陸市場理應賣相討好,但先是導演堅持不使用大陸演員,因而無法成為兩岸合資合拍片,接著,大陸媒體明顯扭曲本片在國外影展的反應,背後開始浮現政治操弄的浮水印。本片在大陸上映時,遇見的是台灣難以想像的打壓方式,《賽德克巴萊》的檔期對打的是好萊塢大片《復仇者聯盟》,於是美帝怪力亂神成功在票房上擊倒台灣抗日英雄。

文化部若拿ECFA的談判結果背書,強調票房收入顯然放錯重點,該搶「把關有成」之功,卻扯到「開創商機」去了。台灣電影復甦最重要的價值之一就是能夠在大陸市場的利誘之下維持自主性,而不致步上香港電影沒落之路,台灣電影走出自己的價值。但如果文化部真的認為「打開大陸市場的商機」是業績、甚至成為電影產業政策主要方向,那我們只能暗自祈禱政府還是無能一點、像ECFA開放後一樣,業績有限。

●誰具有控制力?

文化部提出的第二項利多是「陸方開放台灣業者在大陸經營音樂廳、劇場等,總持股比例不受50%的限制,將有助台灣表演藝術經營者與團隊赴大陸深耕開拓市場。台灣開放陸資在台灣共同經營劇場、音樂廳等演出場所,陸方總持股比例須低於50%,不具控制力,這對台灣是有利的。」白話一點說:我們去中國,龐大的市場准許台灣方面去投資,有賺頭; 他們來台灣,拿錢來投資還不具控制力,有冤大頭。這當然是利多!

但魔鬼藏在「控制力」一詞。中國開放台資赴大陸投資表演場地,且沒有持股限制,但是,文化部漏了註解,在大陸經營表演場地,你持股百分之一百甚至多加二十趴去疏通官員,仍然沒有控制力。因為表演藝術行業在中國的言論控管項目中,肯定是最重要的項目之一。

中國當局的言論管制之嚴密,其中一例是中國沒有真正Live的節目,從廣播到電視節目,打著Live播出名號的,其實都有五秒到十秒的延遲以便查驗。而表演藝術可是現場演出,不但零時差且一堆人同時同地聚集一起,那當然危險至極,任何台資進入中國經營表演場地,無疑是中國當局管控人員的頭號找碴焦點。不僅如此,公部門對表演場地具有控制力,而且控制方式幾近理盲。

前年北京青年戲劇節有一檔丹麥演出無預警的被禁演,禁演理由是「丹麥近日反動份子活躍」。丹麥究竟哪來的反動份子?時值2011年夏季,合理的推測有二:一是審批人員將挪威的濫殺事件誤認為是發生在丹麥,二是,歐洲那幾個鼻屎大的國家在審批人員眼中採用一國出事,各國連坐的處理原則。面對控制權在官方,官方又完全無道理可談,在此實際情況,文化部竟宣稱:大陸開放表演藝術場地,可由台灣表演藝術經營者與團體投資,深耕大陸市場。如果真有台資投資,那他是如何看待上述風險而做出決定的,就更令人玩味了。

換到台灣這邊的開放方式,陸資可投資民間表演藝術場地,而且不具控制力,但是,台灣的現況就是根本沒有表演藝術產業也不營利,那開放後,來台的陸資是基於什麼理由來台灣投資表演藝術場地?基於慈善理由嗎?

據報導,有表演團體質疑:「陸資經營的場地是否有針對性的劇本審查?」其實這個提問頗有諷刺趣味,劇本審查一詞在台灣應該屬於化石級的概念了,但文化部的回應竟是:「不具藝術價值的節目與不符台灣核心價值的作為,都將為觀眾所背棄,並直接反應在票房上。」純屬官腔的就撇開不論了,但最後一句「直接反應在票房上」,真讓人徹底無語。

四五十年來,台灣表演藝術領域若論其成就,絕對與票房數字毫無關聯!表演藝術在台灣是個行業,但不是產業。演出團體依靠的是行之有年的藝文補助,而非票房收入。文化部經歷組織再造後,整合上肯定哪個環節出了問題?用「票房」二字就足以說明他對台灣表演藝術領域幾十年來的情況近乎無知。只希望他是抱著講冷笑話的動機回應的。

只是沒有人笑得出來。

因為文化部少說了一句:「不會有事前劇本審查這種事情。」那我們當作常識的理解就此動搖了,難道,未來的台灣還會有需要經過劇本審查才能上演的創作?這種狀況就真的太難正面思考了。

(作者為交大應用藝術研究所視覺傳達組博士生、跨媒體創作者)

 
over 5 years ago

作者:國內知名鋼鐵公司從業人員沈先生。(鋼鐵業經歷七年)

鋼鐵業屬於ECFA貨物貿易項目(與服貿無關),種類細分很多種,依產品別開放程度不同。鋼筋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但是大陸鋼廠也可能因為政府補貼,將台灣禁止從大陸進口的鋼品,轉往第三地(例如:東南亞),再轉售至台灣來,海關如未仔細審查原產地,很容易便因此開了後門。台灣雖然不適合發展重工業(高耗能、汙染),但鋼鐵業屬於工業之母,處在自由貿易環境下,可仰賴進口,但難保日後在大陸敵意封鎖下,台灣如果也流失鋼鐵製造能力,國家基礎建設便容易出現危機。

台灣房價居高不下,自用或中小企業廠辦逐漸承受不起如此般的房價,導致餘屋去化速度減緩,租金收益過低,建商或代銷業者自然是希望能引進大陸業者或投資客進場,未來航空城或自由貿易區主要招商對象相信也是以陸商為主,台灣的民眾也只能繼續望房興嘆。

規劃設計類中如工程營造在服貿中有開放,設有12%參股上限,但重大建設(例如水庫等)我個人認為不宜開放,而且12%名義上雖無主導權,但與其合資的台灣公司背景無法管控,如果該營造老闆親中,或者在中國有龐大的利益關係,相信這12%的關鍵少數就可能有下指導棋的能力,對台灣各種建設將造成巨大的影響。

 
over 5 years ago

By Cecily Pan (Editor)

本次服貿開放範圍:

(1)跨境提供服務

(2)境外消費:沒有限制

(3)商業據點呈現:允許大陸服務提供者在臺灣以獨資、合資、合夥及設立分公司等形式設立商業據點,提供批發/零售交易服務。

(4)自然人呈現:同「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的承諾。

就線上批發零售而言,直接向淘寶/阿里巴巴進貨的賣家太多了。這幾年國人轉向淘寶購買的比率越來越高,早就嚴重壓縮線上批發零售業者的生存空間。阿里巴巴雖是B to B的平台,但是辦公室團購依然可以湊到足額的量,直接向阿里巴巴下訂,也就是說,消費者已經可以跳過批發商、貿易商、零售商,直接向大陸的工廠下訂單。

很明顯的事實,我朋友在大陸自有工廠,五六年前在yahoo拍賣上開始銷售,營業額很好,甚至開設了實體店面,但這幾年一直掉,實體店也收起來了。因為即便自己有工廠,也打不過淘寶上更低價仿冒的業者(雖然品質不一樣,但總是有人只愛便宜不顧品質)。

因此,服貿對於線上批發零售業者是無感的。因為淘寶+阿里巴巴早就來了!就在大陸依然限制消費者向台灣線上交易平台下訂的時候,台灣消費者早就買對岸買到到不行了。

至於本次開放線上交易平台可在福建設點,向全中國提供服務,就我觀察有幾件事實:

  1. 假設PCHOME在福建設點,打得過淘寶嗎?大陸本土的其他線上購物網站都已經跟淘寶拼得很艱辛了。
  2. ASAP已經去上海成立飛牛網了,服貿開不開與他們何干。

我的結論:服貿對我沒影響,生存越來越困難,還是趕快想要怎麼樣用Made in Taiwan賺大陸人的錢吧。

 
over 5 years ago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30822/

服貿協議生效後,你我鄰居組成或有大改變

陳仁豪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以下簡稱「服貿協議」)相關議題最近鬧得沸沸揚揚,除了贊成及反對兩方對內容的看法不同,針對立法院審查程序是否存在瑕疵也有爭議。

於內容上,服貿協議的贊成者多是從「台灣不能自絕於國際社會」、「競爭才會進步」、「會帶來商機」;而反對者多是從「部分弱勢產業可能被消滅」、「涉及國家安全產業不能開放」、「可能傷害到言論自由」等等角度來論述。

這類爭議很正常,每個人的生活背景、價值觀不同,在社會體系中所處的相對位置也不一樣,由於已有相當多的討論,所以本文將不再涉及。不過,筆者認為要討論之前還是請論者把服貿協議好好地讀過一次,而且不是只看完那24條本文(這類條文在類似的協議幾乎都千篇一律)就好,而是也要仔細閱讀附件的特定承諾表以及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

服貿協議中有部分條文牽涉到對岸人士在台居留的問題,由於相關論述較少,筆者對這議題也相對有興趣,所以本文將著重於討論此點。

根據服貿協議中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的市場開放承諾(4)ii(其他開放的服務業基本比照辦理),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進入臺灣初次停留期間為三年,惟可申請展延,每次不得逾三年,且展延次數無限制。(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係指被其他世界貿易組織會員的法人僱用滿一年,透過在臺灣設立的分公司、子公司或分支機構,以負責人、高級經理人員或專家身分,短期進入臺灣以提供服務的自然人。)

此規範看起來類似於筆者有些熟悉的美國L1簽證的「介紹」, 美國L1是跨國公司把高層管理人員和核心技術人員調派到美國工作的簽證類別。創設目的主要是為了讓跨國企業到美國做生意,擴大投資、刺激美國經濟、增加就業。規定申請人在申請前往美國前三年,必須在美國以外的跨國公司「連續受聘」(和聘滿解釋上不同,聘滿比較寬鬆)至少一年。

美國L1簽證的規定,「看起來」和服貿協議中的承諾有些類似,但在實際的運作上美國L1簽證並不容易取得。

首先,美國L1簽證在申請時,必須繳交非常繁雜的文件(註),如果是在美國新設立的公司,必須繳交一份商業計畫,而跨國公司指派到美國新設立的公司的L1簽證申請人,通常只會拿到「一年效期」的L1簽證,後續的延展必須視商業計畫的執行情形,例如雇用美國當地幾名員工等等而定。

而如果是美國的公司已設立一定時間,於申請L1簽證時,則必須要出具銀行每月的往來明細、合約、發票等等,證明確實有在進行商業活動,促進當地的經濟發展以及就業率。

另外,在跨國公司母公司的規模上,由於中國大陸出具的文件造假者甚多,對於中國大陸母公司的規模,在實際審查上採取嚴格的標準,有認為至少要1、公司成立3年以上;2、註冊資本高於300萬人民幣;3、年營業額不少於800萬人民幣;4、員工人員不少於30人等等。

上述這些美國L1簽證核發時的要求,在服貿協議中付之闕如,當然有論者會表示,服貿協議只是進行原則性的規定,將來會另制定詳細辦法。但將來制定的辦法有可能牴觸服貿協議的文意嗎?更況,按法規範的位階來判斷,即使牴觸者也會無效。

在開放陸資投資台灣後,目前關於陸資人員進出是參照外國人投資的相關規定,並依據「大陸地區專業人士來臺從事專業活動許可辦法」「大陸地區專業人士來臺從事專業活動邀請單位及應備具之申請文件表」,以投資金額及營業額核定來台人數以及後續管理:1、陸資投資事業其投資金額達20萬美元以上,可申請2人來台進行經營管理,投資金額每增加50萬美元,得申請增加1人,最多不能超過7人;2、前項主管或技術人員申請來台,原則上第1年只會核發1年效期多次入出境許可證,第2年起,公司營業額須達到新台幣1千萬元始得重新申請換證;3、符合一定要件的人員,可以申請配偶及子女來台等等。

問題是,服貿協議生效後還可能比照現行規定嗎?從服貿協議上開放承諾的文字來看,顯然是不可能。但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以下簡稱「投審會」)在反駁質疑服貿協議的說帖中竟然拿出來說嘴,真不知這些人的腦袋是裝什麼?

筆者並非全然反對對岸高階管理人或是白領技術人員來台,但如照服貿協議開放承諾的字義去執行,恐怕將弊病叢生。

尤其,雖然外資或陸資來台進行投資,都必須要經過投審會核准,而投審會於審定投資核准函中均會載明「本案核定之股本投資額應列入投資事業公司帳戶內,不得移作他用。」但實際上,公司設立後將股本移作他用的情形並不罕見,更有不少是借錢來充作股本,於進行驗資後即返還的情形。可以想見,將來一定會有不少對岸人士借錢在台灣設立公司,付點利息就能全家老小在台灣至少住三年,享受便宜的健保,真是小投資有大收益啊。

綜上說明,筆者強烈反對目前服貿協議中市場開放承諾(4)ii的文字,就此部分應該要重啟談判,至少對岸經貿人士居留必須和在台子公司或分公司營業額及聘僱台灣勞工的情形掛勾,並且不應該一開始就直接可以停留三年,以免給予心懷不軌人士有上下其手的空間。至於那些說服貿協議一字不能改、以為大家都是笨蛋的說詞就免了吧,隨便舉個例子就能打臉,韓國與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也是曾重啟談判,經歷6年多才生效。

註: 以下為美國移民律師所提供,有關國外母公司應準備的文件清單

  1. Copy of Certificate of Incorporation

  2. Copy of business license, if applicable

  3. Proof of the existence and viability of the business to include:

a. Advertising material and brochures

b. Certified copy of lease of premises or title deed to fixed property

  1. Latest financial statements (Balance Sheets, Statements of Income and Expenses, etc.) showing the foreign entity’s financial position

c. Business bank statements for the last twelve (12) months

d. Invoices to customers and from suppliers and/or contracts showing ongoing trading

  1. Pictures of products, premises, staff and equipment (in duplicate), where applicable

  2. Submit a list of all employees including names and job titles for the past three years, beginning date and ending date of employment

  3. Certified copies of the Internal Tax Return or relevant tax return.

  4. Copies of the company’s Payroll Summary evidencing wages paid to employees.

  5. Submit copies of the business entity telephone records for the past six (6) months

  6. Copies of export and shipping documents (if applicable)

  7. Letter on business stationery certifying:

1.Brief description of the business including nature of business, number of employees and gross annual income

a. Name of employee

b. Title of employee

c. Date of commencement of employment

d. Duties of employee (must be executive or managerial in nature, or he/she must have specialized knowledge of company’s systems or technology).

e. That the employee has been continuously employed since date of employment with explanation as to any interruptions in employment.

f. Why the beneficiary was selected for the position within the US entity.

g. List education and employment qualifications for the position in the U.S. company.

h. Additionally, explain how the parent company will continue to function with the absence of this individual for an extended period.

i. Please confirm that the business supports a petition for an L-1A visa for the employee and that his position with the business will be available to him at the end of his tour of duty.

j. Copies of payrolls pertaining to the beneficiary for the past one year to the present

  1. Submit the business plan that was prepared by the foreign company for the US entity. The plan should include SPECIFIC details as to the business to be conducted, and one, three and five year projections for business expenses, sales, gross income and profits or losses (if applicable).

  2. Evidence of proposed purchase of US Business Entity (if applicable) may include wire transfers, canceled checks, deposit receipts, etc., detailing monetary amounts for the stock purchase. Provide the account holder names and affiliation to the foreign entity for all persons making purchases and the bank accounts that were used. These must clearly indicate verifiable originators of the amounts deposited or wired

  3. Copies of Stock Certificates or separate letter from auditors or appropriate government office certifying the issued and authorized share structure of the Foreign Business Entity, the names of the existing shareholders and the numbers of shares held by each of such shareholders. (The total number of shares held by shareholders must correspond with the total issued shares of the company)

  4. If the foreign or U.S. entities are publicly traded companies, please provide the annual report indicat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entities. [Employer abroad and employer in the US].

  5. Corporate Organizational Chart showing relationship with proposed US Business Entity.

  6. Organizational Chart for Foreign Business Entity describing managerial hierarchy and beneficiary’s position within the hierarchy and staffing levels. This is best accomplished by indicating:

a. The current names of executive(s), manager(s), supervisor(s),the beneficiary’s position in the chart;

b. The names of other existing employees within each department or subdivision;

c. Clearly indicate all existing employees under the beneficiary’s supervision.

 
over 5 years ago

http://www.erenlai.com/en/home/item/5415-2014-02-16-10-15-07

你確定我們依然自由?─ 獨立出版人對服貿的幾點思考
服貿是面照妖鏡,讓台灣的不民主與不自由全現形。
除了反對不對等開放外,出版人更應藉此省思自身的問題。
撰文∣陳夏民(逗點文創結社負責人)圖|楊忠姳

編按:《兩岸服貿協議》名義上的開放範圍不包含「出版」,卻在出版界引爆激烈討論。反對與贊成者都認為「自由」是台灣出版界最核心,也最應捍衛的價值,但卻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實行結果有了相反的評估。本次「讀未來」邀請兩位持不同立場的出版人,透過他們的意見,正好可讓我們辨析服貿的利與弊。

《兩岸服貿協議》掛著貿易二字,卻是不折不扣的政治議題。台灣出版市場本是自由競爭的環境,也出版中國作者的書,為何開放中國印刷業、書刊發行及零售業來台,會引發軒然大波?理由很簡單:中國的飛彈依然對著台灣。若真要交好,何必捧錢來?只要別在國際場合打壓我們,豈不更實際?

與其恐懼,不如自省

錢是流動的,不需簽署《兩岸服貿協議》,中國資金流至香港就能裹上外資身分進入他國。若中資出版社願意在台深耕,台灣出版人就該正面接招。頂多是搶版權時,不敵對方的雄厚資金,但我們還能善用企畫力,開發更有吸引力的題材或栽培本土作家。在以書決勝負的前提下,戰況越激烈越能活化兩地的出版業,這是好事一樁。

有同業擔心中國資金一旦入台灣出版市場,會壟斷簡體、繁體中文版權,或直接「和諧」譯文。筆者詢問過專業版權代理人,得知此種狀況不可能發生,目前繁體字版權只授予「在台立案」的出版社。外國出版社也將中國、台灣視為不同國家,版權分別處理,就算有錢也不一定能同時買到繁簡版權。另外,大型跨國公司由於本身擁有作品版權,有些傾向直接在兩地設立分公司,招募當地人才,讓支部獨立運作,但可策略性共享譯文等資源,這就與版權壟斷無關。至於譯文是否會遭到「和諧」處理?在擔心之前,倒不如先捫心自問:台灣出版社經常傳出嚴重漏譯、誤譯事件(其中甚至包含知名人士),鬧得沸沸揚揚後,讀者連一張勘誤表都拿不到。連自己都「和諧」了,怎有立場責怪他人?

不想賺錢的對手最可怕

我們雖然不怕良性競爭,但也不能沒有防人之心,畢竟,在商場上,面對不想賺錢的對手,才是最可怕的。

中國的「出版社」都屬國營,民營的則是「文化公司」。出版社目前已改為企業制度自負盈虧,他們會購買外國出版品,但內容皆需審核,違反其意識形態者就必須刪除修改或是被禁。此外,印刷需要准印號、祕密載體證;進口書籍也需要審批。可說從印刷、出版到銷售,每一層都設有審查關卡。因為對他們而言,書是特殊商品,是思想武器,一旦可以自由來台,難保他們不會以「資訊篩選」及「低價傾銷」策略介入台灣出版市場。

書市恐成意識形態戰場

舉例來說,目前台灣國小至高中的教科書,已無統一版本,而是由各出版社送審核定後出版。各版本教科書的意識形態已常引起爭議,若有圖謀不軌的中資出版社,以教科書包裝特定的意識形態,再搶下由老師推薦的假期課外讀物清單(此類書籍不需審核,也是非教科書出版社足以支撐年收入的商機),我們能確定香港愛國教科書事件不會在台重演?

就算具有文化意義,書籍本身依然是商品,只要牽涉銷售,就可能產生惡性競爭,藉以獨占、壟斷市場。值得注意的是,一旦開放中國來台成立網路書店,除可能引發折扣惡戰,也可能將國民個資雙手奉上。再者,「決定上/下架」是一種霸權,也是最有效率的消音。若「居心不良」的中資通路進行上架審核,是否會阻撓如法輪功等敏感議題的書籍銷售?消費者不會察覺此事,因為他們渾然不知有這類書籍存在。如此一來,我們要如何認識一個完全不存在於生活中的概念或思想?

利益才是腐化主因

兩岸局勢曖昧不明,就算不見槍砲彈影,中國議題始終敏感,我們須保持高度警覺,這是基本防衛。事實上,上述「愛國教科書」、「惡性競爭」、「個資外洩」、「通路/媒體篩選」等問題,不必等中資進來,台灣早已通通具備,只是危及國安的程度不同罷了。如此看來,我們真擁有自己以為的自由嗎?

台灣的自由空氣早已逐漸稀薄,電視新聞充斥中國的相關訊息,寧可報導《我是歌手》而吝於報導台灣社會抗爭事件,我們連「知道身邊發生什麼事」的權利都沒有了。一個被邊緣化、喪失文化優勢、夜郎自大的國家,就如同波特萊爾在《人造天堂》中所說的:「它很自負,認為自己很世故又有定見,不相信自己會被背叛或出賣。就這一點而言,它根本不是魔鬼的對手:它以為被魔鬼抓住一根頭髮無所謂,結果整顆頭顱馬上就被它給提走了。」

提走我們頭顱的魔鬼不一定是中國,而是利益。台灣近年以「自由競爭」為名,朝資本主義靠攏,小店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壟斷通路的巨獸。多少人前往獨立書店不願買書,只會拍照打卡,並在臉書貼文:「與書相遇的午後,真是小確幸。」確幸後,拍拍屁股就走,誰會在意沒有財團保護的獨立商店,得承受多少營運壓力?又有哪些出版人擔憂獨立書店的批貨價格過高,而願意協助解決?

反抗才能展現自由價值

正如一人出版社總編輯劉霽所言:「文化部和政府對出版業最大的幫忙,就是『不要來煩我們』。」《兩岸服貿協議》是一面照妖鏡,將台灣日趨緊縮的民主打回原形:政府倉促完成協議,就動用行政資源強加推動,甚至演變成「誰擋在前頭,誰就得被拔除」的非民主國家現象。要是就此接受,我們將永遠失去反抗的立場。而這「反抗的權利」,才是我們自由價值的真實展現。

最後,不談政治,純粹以商業競爭角度思考。商業協議理當公正對待雙方利益,但此次簽訂的協議卻是完全不對等。台灣全面開放,中國層層封鎖。可以說,中國出版印刷集團能輕鬆來台插旗,我方卻連到中國插一枝旗的資格都得先申請,光憑這一點,我就反對。

 
over 5 years ago

tatsujin(PTT):陸人問我台灣為什麼要簽服貿
[PTT原文連結][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5675350.A.3EA.html]

不才小弟很久沒上PTT發文了,雖然我人在上海但昨天也是看著新聞到凌晨三點。從佔領立院以來我就一直很想問問身邊的大陸朋友怎麼看服貿事件,今天總算有機會可以讓我展開這個話題。

我現在人在皮卡丘公司的上海總部,小弟文筆不好,還請各位鄉民多多包涵。

本來是打算PO在我的FB上的,但現在一時之間翻牆翻不出去,又想趕快分享給網民們...so...

廢話不多說,以下是正文(文長慎入)。

=====================

今天中午大概11:30左右,我正準備將人力規劃計劃送出好準備去吃飯,突然聽到辦公室內兩個陸藉幹部聊起了服貿議題。老實說聽到他們開始談論這個話題,我是很興奮的;礙於兩岸的政治敏感問題所以我一直猶豫是否可以主動詢問他們的想法,剛好今天他們聊到了,也就藉機瞭解一下。

「你知道最近台灣很暴亂嗎?」

『不知道,為什麼很暴亂?』

「因為馬英九與我們想要簽訂一個協議,有許多人反對,帶頭的是一個很牛逼的學生。」

『有這種事?我怎麼都不知道?』

「哇靠…這事現在鬧的好大啊!都已經強佔了那個...什麼什麼…院的,昨天半夜裡強制驅離了阿。」

『…...』

後來他們瞎聊了一段時間,在我點下寄出之後,我們三個人就開始邊走向邊聊了起來;很自然的我就繼續剛才的服貿議題。基本上,這兩人表示中國大陸與台灣簽不簽訂這個協議,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其中有個說了:「如果我站在你的立場,這協議說什麼都不能簽。」之後我們聊了一段時間,大概就是二十分鐘吧!中途我一直問他能不能錄音,因為我想要讓台灣的朋友知道我在這邊的大陸朋友是怎麼看這件事情的,但是他不給錄,所以我只好用一個比較像是總結的寫法來說我們今天聊了些什麼。以下是他的觀點:

「昨天在家沒事幹,剛好你跟Rick上週五不是聊到有什麼服務貿易協議嗎?我就在網上搜了一下,看了一些條文還有新聞評論之後,我真心的覺得今天我要是台灣人,我也會去鬧;這協議裡面有三項產業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台灣政府要開放的:電信、印刷、出版。我認為民眾有知的權利,這個『知』說的是『知道真相』,電信、印刷、出版這三項產業掌管了文化教育與部分媒體,我不能想像當紅色資本進駐這三個產業,會對台灣社會造成什麼影響;你們為什麼要開放這三個產業呢?中國知道這些跟大眾思想有關的產業都是不能開放的,因為讓人民知道的太多,只是增加管理上

的難度。我們想要自由的空氣,在這裡呼吸只是感覺壓抑(我:還有嚴重的霧霾),但生活還是要過,我們也就只能這樣了。

還有,這個協議的內容看起來好像是對台灣比較好的,但97年香港回歸後,紅色資本進駐後,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了。今天中國大陸沒有辦法在香港炒地皮,但他開公司總需要房子,於是他就挑了個黃金地段,比如說一平米2000元港幣,但他卻用比平均市價高出10倍、甚至是100倍的價格買下這塊地;於是,周邊的地也開始漲了,香港人越來越买不起房子,這不就是炒地皮嗎?這就是香港這十年多來發生的事情,你認為呢?

我想起溫家寶08年提出的四萬億計劃(註一),對我而言就是個人民幣貶值計劃;人民幣對外是升值了沒錯,這計劃也是為了要挺過金融危機,但現在我能買到的東西卻更少了、生活品質更差了,我在想我兒子準備要上幼兒園了、我真的該買房子了。但工作八年現在一個月七八千塊人民幣,雖然基本薪資已經比五年前翻了一倍,但房價也翻了五倍甚至以上,所以四萬億跟我到底有啥蛋關係?今天你們的這個服貿協議,讓我想到清朝跟其他國家簽訂的條約,為什麼叫做不平等條約?除了割地、賠款,最好笑的就是港口要互相開放。互相開放是好事啊!但在當時清朝有那個實力可

以把船開到英國港口嗎?英國當然有,而且肯定比清朝快,這就是看似平等的不平等條約。

我就說印刷業好了,兩岸互相開放,可是你們真的知道在這邊開出版社是一回事、印書是一回事、能不能賣又是一回事嗎?沒有層層地疏通,你的書根本沒辦法賣,沒有政府認可的許可證,你賣個毛線啊!大象要弄小雞有多簡單?中華電信的資本額有多大?你相不相信今天只要中國人想幹,拿出個100倍把它給買下來,你們就要跟我們一樣什麼都看不到,想上個網看些真實的東西得到處翻牆。在這邊所有做大產業、有能力搞大投資的全部都是國企,全都是政府的,台灣最大的國企是誰?(我:我想應該是中國石油吧!)資本額有多大?能大過中石油中石化嗎(註二)?

今天我要是站在你的立場,我也會去現場熱鬧抗議,你們不要太天真,沒看過共產黨做事,真的不要想得太簡單;但是今天我不是你,所以這個東西簽不簽,真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也不會因為這樣多賺或少賺點,是吧?」

接著一陣瞎聊後,我們收拾餐盤準備離開,我突然閃過一個問題想問他。

『台灣吸引你嗎?你覺得吸引你的地方在哪裡?』

他愣了一下,回答我:

「自由,謝長廷說過了,自由不是看你能不能公開罵你的國家領導人,而是要看你公開罵了會不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註一、四萬億計劃是溫家寶提出的住房計劃,詳情請自行google)

(註二、中石油與中石化是兩間石油企業公司,但都在同一個企業集團下,最大的老板就是中國共產黨。)

 
over 5 years ago

《服貿、遷移與勞動 》-台大社會系藍佩嘉老師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zMSld1OMwFE0nZupFTTkkEQ14OfzRyIa4fR8PuGfAg8/preview?sle=true

3/21(五) 10:30 @ 青島東路民主教室
(經藍佩嘉修正補充20140326)
台灣的政治學研究,指出台灣民眾的民主實踐,大部分是用選民的身份,而不是用公民的身份
,也就是說我們的民主實踐只是我們四年或幾年投一次票。但是這幾天,在現場我看到完全不
一樣的情形,我看到有這麼多的人站出來,特別是年輕的朋友,關心服貿的問題、關心民主的
程序。

這幾年我看到我們的社會發生很多問題,看到我們的政府常常在擺爛,我有時候覺得我快要變
成一個悲觀的中年人,但是我很感謝我們的學生,我也很感謝現場所有年輕的朋友,在你的身
上讓我看到:台灣還是很有熱情、台灣還是很有希望。

今年在這裡雖然我們說是一個民主的講堂,但是我想我今天在這裡跟大家的關係並不是老師和
學生的關係,我覺得我同樣是一個公民,只是透過我的職業和專業來這裡盡一個公民的責任。
那這兩天我在報紙上看到,會批評現場的朋友說,大家搞不太清楚服貿是什麼就站出來抗議了
,我覺得這樣的批評很莫名奇妙,我們的政府要簽訂一個這麼重要的協定,影響台灣這麼多民
眾的權益和生活,是政府的責任,要來告訴我們、要來跟我們解釋服貿的內容是什麼,今天政
府沒有做到,逼的我們必須站出來想辦法了解,這不是人民的無知,是政府的失職。

那因為我的專長是遷移還有勞動,所以我今天會特別側重這個面向來談服貿相關的內容。在開
始之前我先跟大家解釋一下,這樣就真的很像在上課,我先跟大家解釋一下一,移民(遷移)
大致有三種,勞動遷移、技術遷移,還有投資移民。

--
第一種類型就是大家常聽到的所謂的「投資移民」,所謂投資移民很簡單說,就是你用錢去買
一張綠卡、或是買一個公民的身分,所以比方說美國有所謂的EB-five、EB-5的Visa(註:
Employment-based Fifth Preference,美國第五類優先職業移民,即美國的投資移民),你只
要在美國投資美金100萬,如果你願意投資一些比較偏遠的地區、美金50萬,然後如果你投資
的公司可以創造十個人以上本地人的就業機會,你可以拿到兩年的本地居留身分,然後接下來
你可以進入辦綠卡、辦公民的程序,這個叫做投資移民。

台灣其實有投資移民的規定,根據<外國人停留居留及永久居留辦法>,外國人在台灣投資1500
萬台幣、創造五人就業機會,或買政府公債三千萬滿三年,本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都可以申
請永久居留身份。不過這五年來透過投資移民進來的案例只有十幾個,但這項規定並不對中國
大陸人民開放。
第二種狀況叫做「技術遷移」,什麼叫技術遷移?就是今天你遷移的資格是建立在你的工作簽
證上,你會拿到工作簽證是因為你具有一定的專業和技術,台灣開放的所謂的「外國白領」就
是所謂的技術遷移。但是台灣的外國白領有一個前提,就是他的薪資有一個最低薪資的規定,
也就是說,你的薪資一定要高於47971元,你才能拿到外國白領的工作證,為什麼?因為要透
過這個薪資的規定,來確保他是真正的專業勞動者,而不致於影響本地人的就業機會。

第三個類別就是我們一般講的「勞動遷移」,台灣有非常多,所謂的外國藍領,也就是我們大
家講的外籍勞工。

--
好,回到服貿協定,在服貿協定規範內裡面有沒有這三類?
有沒有投資移民?我們的政府說沒有。
有沒有技術遷移?政府說有了。
有沒有勞動遷移?政府說沒有。

好,告訴大家,服貿涉及的具體內容是什麼。跟服貿相關的法令(「大陸地區人民進入台灣地
區許可辦法」,2013年12月30日修訂,服貿簽訂後將擴大投資範圍)在這個部分的規定主要是
兩項:第一個是投資公司登記的負責人,如果你在台灣投資超過美金二十萬元,美金二十萬元
是台幣多少?六百萬!你可以申請兩名從中國大陸來的負責人,包括董事、分公司負責人等等
,來台灣居留。雖然說是兩個人,其實是兩家人,可以攜帶配偶還有一名未成年子女。再增加
投資50萬美金(1500萬台幣),則可以再增一名負責人(一家三口)來台。一個公司的負責人
最多不超過七人。

政府說這不叫「投資移民」,形式上沒有錯,因為他們不能拿台灣的身分證、不能申請永久居
留、不能成為台灣的公民,但是,第一次你可以拿到最長三年的居留資格(多次進出許可,每
年需出境一次),只要公司有營運的事實,居留可以繼續展延。所以他可能會造成實質上「長
期居留」的效果。

我並不是要去反對陸資企業調派人員來台灣,如果有事業經營的合理必要,我覺得並不需要特
別反對,允許眷屬來台也是符合人道的做法。但是我們要反對和注意的是兩種情形:第一種情
形,就是他其實是假投資、真移民,也就是很多投資移民計劃可能會有的漏洞。第二個狀況就
是,看起來是技術遷移,然而並不是技術遷移。我們要反對的是這兩種情形。

--
那回過頭來我剛剛講的,我們的規定到底有什麼樣的問題?我想第一個大家最近你們FB上都流
傳一個廣告對不對,有一個中國移民的廣告,移民公司說移民台灣只要多少?人民幣48000是
不是?我們不太清楚這個廣告是怎麼回事,我猜想比較可能是移民公司騙人的招數,但是我們
確實看到什麼?如果有人在做這樣的生意,就表示有這樣的需求,也代表什麼?可能有這樣的
漏洞可以鑽。比方說回到我們剛剛講的,投資移民的問題,我剛剛說美國投資移民要多少錢?
要50萬到100萬(美金)!可是我們剛剛說服貿協定規定到台灣投資是多少錢?20萬美金,約
600萬台幣!所以第一個:這裡的投資門檻太低了,也比台灣自己制定的投資移民1500萬台幣
的門檻低很多!

第二個問題是什麼?我剛說美國除了要求要投資金額他還要求什麼?他要創造10個以上的本地
人的就業機會,我們在服貿相關法令裡並沒有這樣的規定。各位知道很可能出現的狀況,就是
他在形式上符合這個要件,但是實質上不見得有公司營運、也不見得會創造本地的就業機會。
在案件增多的狀況下,主管機關是不是能夠有效的確認營運的事實,會是一個問題。

加拿大在今年開始取消了他的投資移民計畫,為什麼,因為他發現很多的投資移民其實並沒有
真的來投資,他只是想要取得移民資格,未必能創造本地就業機會,反而造成房地產飆漲等問
題。大家猜猜看現在全世界的投資移民的計畫最多國家是來自於哪裡?中國。我剛剛講的美國
的投資移民,有百分之四十(40%)都是中國的富豪來申請,所以我覺得我們確實必須要小心
這樣的一種「實質投資居留」的漏洞,以及可能對社會帶來的衝擊。

--
那我剛講我們要注意的第二個問題,是防止「技術遷移」其實可能變成一般的「勞動遷移」,
怎麼說呢?服貿相關法令有關陸資來台人員的規定還有第二項,除了剛剛講的「負責人」以外
,還可以有「經理人」、「主管」、「專業技術人員」。一個企業投資30萬美金(或前一年度
營業額達台幣一千萬),便可以申請一名經理人來台灣工作,每增加50萬美金投資,再增加一
名主管或專技人員(一家三口),一個公司連同經理人最多可申請八人 (八家)以類似工作證
的方式來台。
可是我們怎麼樣界定這個「專業技術人員」?在相關條款裡面只規定了需有大學學歷與兩年工
作經驗,無大學學歷者在相關領域有五年工作經驗,「經理人」則無學歷或工作經驗的規定,
兩者都沒有像我們規定外國白領那樣的最低薪資的規定。由於兩岸關係非常特殊,所以中國大
陸人民常常在我們的法律制度裡面,不能被定位成一般外國人,因為中華民國憲法還是宣稱全
中國都是我們的統治範圍,所以因為他們不是外國人,就無法適用於我們現在規範外國人聘雇
的《就業服務法》,也沒有適用我剛剛講的外國白領的47971元的最低薪資的規定,這些狀況
都造成很多時候所謂的「專業技術人員」,並沒有薪資、職級的明確規定,所以很可能這裡面
就創造了漏洞可以鑽,那我覺得這個部分確實是我們很需要注意的地方。

--
好,那麼我們在講所有的自由貿易也好,無論是兩岸之間的自由貿易,或者是全球的自由貿易
,其實坦白說他創造的利益都只對少數人有利,對什麼樣人有利?當然就是有資本的人,而且
這些有資本的人是「資本規模大的人」,不是中小企業,而且特別是有政商連帶的人,特別容
易在這個過程中得到很多謀利的機會,相對起來,以台灣的內需市場為主的中小企業,在這樣
的一個自由貿易化的過程中,往往不會得利反而容易受害。

除了有資本的人,另外一群容易得利的人事實上是有技術、有專業的人。這兩天台灣政府告訴
我們說,服貿簽訂以後,很多在台灣沒有辦法找到理想工作的人,可能可以到對岸得到高薪的
工作。台灣政府要把這樣的結果看成是一個政績,我也覺得很奇怪,奇怪的地方在於,其一,
事實上在沒有服貿協定簽訂的現在,已經有很多台灣人在台灣沒有理想的工作的狀況下,已經
到了中國工作,這並不是服貿協定的政績。讓我覺得更奇怪的是,明明這樣的現象,從一個政
府執政的角度來說,他應該要感到很丟臉,因為他沒有辦法創造好的就業機會讓台灣的人才留
在台灣,反而強化了這樣一個人才外流的狀況。這是一個政府執政的失敗,他竟然把它看成是
服貿協定的政績!

那回過頭來我們想,我剛剛說,這些自由貿易的協定簽訂後,事實上只是便利少數人的流動、
少數人的謀利,那麼對大多數人來說,對我們的影響是什麼?很多人會這樣說阿,說服貿協定
其實跟大部分人都沒有關係啦,所以我們不需要個別站出來、不需要特別關心這個問題。

錯。

即使我們不離開台灣、即使我們多數人不流動,服貿協定的簽訂仍然會影響我們。政府的說帖
是說:中資的進來會創造就業機會。也許會創造一些就業機會,可是他會不會剝奪、會影響更
多人的就業機會?或者他創造的就業機會是什麼樣的就業機會?很多人說自由貿易可以促進競
爭、可以活絡競爭、可以透過競爭來改善服務的品質,這是一種好的競爭,如果是好的競爭發
生,確實會有正面的效果。但是很多時候,競爭造成的是負面的競爭、惡性的競爭、削價的競
爭,所以在不同的產業有很多不同的狀況。

以台灣的服務業來說,因為我們的內需市場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很多時候服務業已經是在一個
供過於求的狀況,可是我們的消費力上,因為我們的人口有限,我們的消費力其實不太可能無
限度的擴張,所以我們的服務提供者、這些經營服務業的人,事實上已經相對飽和了,在這個
狀況下增加新的競爭者,往往可能導致一種負面的、惡性的競爭,也就是削價的、低價的競爭
,表面上看起來對我們消費者好像很好阿,東西越來越便宜對不對,但是另一面是什麼?意味
著什麼?──在裡面工作的人,他的工資會越來越低,他的勞動條件會越來越差。臺灣的服務業
吸納了大部分的勞動人口,而台灣的服務業是有名的工時長、薪資低,我們還要我們的勞動條
件繼續惡化下去嗎?我們年輕人的薪資還不夠低嗎?所以我覺得這一個服貿協定事實上是攸關
多數人的權益,是我們所有人都應該要來關心的。

服貿協定的內容其實非常複雜,因為不同的產業有不同的狀況,這是為什麼我們要求我們的國
會必須要逐條審查、逐條討論,而不是用這種偷偷摸摸的方式包裹通過。

--
我總結一下,我剛剛要強調的地方包括:
一、我們對於投資居留的規定必須要有清楚的規範、提高投資門檻、要求創造本地就業機會,
以避免「假投資、真移民」。
二、我們對技術遷移的規範,必須要對他的薪資和職位有明確的專業要求,以避免是用技術遷
移的名義夾帶一般勞工的遷移。
三、最好能夠對上述這兩種移民有每年申請配額的總量管制,以減少對社會的衝擊。
四、我們要注意外資的引進、貿易的自由化,是否會在某些產業形成惡性競爭,進而讓勞動條
件更加惡化。
最後,我也要強調,我們不需要對中國大陸來的學生、勞工予以敵視、歧視或醜化,他們如果
想來台灣買奶粉、生孩子,甚至移民,也不過跟我們所有人一樣,只是想給自己的家庭更好的
生活。我們要質疑與挑戰的是制度,這個制度是不是能對資源和機會做合理的分配,以及照顧
到本國人民,尤其是弱勢人民的權益。

我覺得我們今天在這裡,其實不只是在捍衛民主,我覺得我們也在選擇、決定台灣的核心價值
應該是什麼。我想請問各位,你希望台灣的核心價值,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嗎?你希望
台灣的社會是一個贏家全拿、財團主導的社會嗎?我想我們希望的台灣的核心價值,是一個重
視社會平等、是一個重視階級正義、是一個重視勞動人權的社會。我們希望簽訂的貿易協定是
一個全民的協定,而不是一個財團的協定。所以,讓我們的聲音被聽見,讓我們行使公民的權
利、站出來,不要讓服貿協定偷偷摸摸的通過,不要讓自由貿易隨隨便便地決定了台灣的未來,謝謝大家。

--
[補充說明]
以下是打逐字稿的人的話:
之所以把這份逐字稿打出來,純粹是覺得藍佩嘉老師是用深厚的學術基底來支撐她平直淺白、
人人都能理解的語言,來向大家敘述她對這個議題的想法。我最感動的地方是,這不但是專業
的一堂課,更是充滿了社會關懷的一堂課,聽完的當下就很想跟身邊的朋友們分享,所以就用
逐字稿的方式打出來。
因為是一個路人聽錄音檔打的逐字稿,也沒有經過老師的檢查,非常有可能是聽不清楚或我對
用字的理解有誤。但我發現好像很多人分享的,可能還是要有可以反應修正的地方,所以如果
有以下的情況,歡迎大家在下面這個連結提出上面文字也許有誤、需要修正的地方,我看到之
後會即時修正。(補充:目前已經由藍佩嘉老師修正補充過!謝謝老師!)
1.段落分段的方式,以及括弧內的註都是我加的(非藍佩嘉老師直接提到)。另外原本的
想法是藍佩嘉老師的敘述結構很清楚,為了幫助朋友們閱讀就加了一些段落小標題,但也
許這另外加的東西有文字意義上投錨錯誤的風險,所以就決定拿掉,保留最原本的逐字稿
就好!
2.標點符號的量不似一般書寫的文章精簡,但我主要是符合藍佩嘉老師課堂上的使用語言
的起伏跟斷句,避免因為要潤飾閱讀節奏而影響到藍佩嘉老師要傳達的意義才這樣處理。
重複的贅詞有刪掉一些(但真的很少,太強啦)。
3.有錯字請快告訴我!
(至於內容的話可能就要問老師本人啦XD)
《服貿、遷移與勞動》 逐字稿勘誤意見提供: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gOEtZS5ECokXbJOkEihwqlmA7bC7Sdf3udaqvgR3_oo/e
dit(無需登入,可以直接編輯!)
謝謝大家!
Bragi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