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笨蛋,兩岸服貿協議的問題不在「經濟」!臺灣政府活像是隻「文化恐龍」系列1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 劉俊裕副教授 (2014.03.22)

原文臉書網址

_ _

__

去年六月就談過,兩岸服貿協議對臺灣文化服務業,以及臺灣的社會文化內涵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也談過國家應當有整體的文化經濟論述。只是沒有什麼人關切,文化部門也從來沒有打算好好面對!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問題癥結真的不在「經濟」,這不只是哪邊開放80項、哪邊開放64項的單純「算數」問題,而在民眾日常生活感受,在服務貿易協議這個公共政策的「後設文化價值」辯論,以及公民文化情感的受傷與不被尊重。2012-2014從兩岸服務貿易談判到服貿協議的簽署、立院審查的過程,充分暴露出臺灣政府經濟邏輯掛帥的粗糙決策,欠缺文化敏感度與文化意識!

在兩岸服貿協議中,除了電影產業,各界較少談及的會議、會展、翻譯、口譯、研究與發展服務業、運動及其他娛樂服務業的服務部分都列入開放清單,允許大陸服務提供者在臺灣以獨資、合資、合夥及設立分公司等形式設立商業據點,提供經紀商服務。這些產業都可能對台灣的文化產生不同的影響。

以會議、會展產業以及翻譯、口譯服務來說,大家可以想像在台灣舉辦的國際會議中,透過專業口譯人員從耳機裏傳來的是:「臺灣的本科生(大學生)在家裡透過電腦光盤(光碟),一起收看將即將上映的影片「後天」(明天過後),然後再以「激光打印機」(雷射印表機)「打印」(列印)出宣傳海報..」嗎?先不論語言翻譯的信、雅、達,透過會議、會展、翻譯、口譯產業的邏輯所可能產生的文化影響,就是兩岸生活語彙、文化用法(書籍、雜誌的翻譯、簡體字、繁體字的是否「識繁書簡」的翻譯議題)的被迫必須思考統合,而不在維持臺灣文化的主體性與兩岸文化的多樣性。基於中國簡體字市場的龐大和翻譯、口譯人才的「經濟」價格大批進駐台灣,台灣的翻譯和口譯業,出版翻譯界真的挺得住嗎?生活文化用詞語彙擋得住嗎?基於文化統合的敏感性,臺灣人民現階段就是不願見到兩岸政府進行「兩岸文化交流協議」談判,但服貿協議卻是一種從產業經濟利益思維,來迫使文化價值就範的整合手段。

當臺灣的藝文展演場館的經營管理也開放中資,民眾就得面對展演的內容充滿中國策展人、藝術家挑選的作品、曲目,面對資本更加強大的「商業超級大展」,古蹟修復、文化場館經營管理可能是中資,要面對的是「誰」來進行「台灣」的文化資產維護的問題。研究與發展服務業開放陸資的意思是,民間研究智庫、文創產業研究機構等等的研究報告,都可能要面對中資研究人員對所有「民生議題」、「選舉民調」的研究結果,調查結果與詮釋結果(現在的台灣媒體民調還不夠立場分明嗎?連民間學術研究智庫都要讓它更複雜「操作」嗎?)!如果連五月天的阿信在網路上po了「起來」都要被中國網友群起抵制,張懸在演唱會帶個國旗都要被大陸粉絲斥喝,而將來在臺灣的演唱會展演場館是中資,展演的場所經營管理是不是該要評估一下中國的網路文化民粹主義可能產生的影響呢?而在運動休閒產業方面,服貿更是涉及台灣人的日常生活娛樂的點滴。過往臺灣網球、棒球、桌球選手的選邊站問題已經另多少臺灣民眾扼腕,若透過運動服務業的中資開放,大家可能要面對的是如「兄弟象」面臨經營困境時,是否要接受改為「華為象」或「中國移動象」等等的問題。我無意貶低「中國」藝術文化或休閒文化的價值,我只是要問,政府在簽署兩岸服貿協議前,究竟有沒有想過這些對台灣社會、生活文化影響的評估和配套措施?有的話在哪裡?文化是簡單的、單純的,不希望存在太多權力、利益的算計,但文化卻是與人民生活最切身最有感的議題,而台灣的政府卻活像是一隻「文化恐龍」!

在電影、視聽服務部分(根據大陸有關規定設立的製片單位所拍攝、符合臺灣相關規定所定義之大陸電影片,經臺灣主管機關審查通過後,每年以10部為限,可在臺灣商業發行映演,並應符合大陸電影片進入臺灣發行映演相關規定。)根據臺灣有關規定設立或建立的製片單位所拍攝的、擁有50%以上的電影片著作權的華語電影片「經大陸主管部門審查通過後」,不受進口配額限制在大陸發行放映。該電影片主要工作人員組別4中臺灣居民應占該組別整體員工數目的50%以上。在台灣好不容易爭取到的言論、創作自由,中國電影來台可以共享。但台灣電影人想要呈現的文化價值、臺灣主體性價值、民主人權、佔領國會爭取公民權利的價值,卻必須受中國政府的審查才能進入中國。(臺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新聞在中國都幾乎看不到任何報導,再多這樣的新聞節目進的中國有意義嗎?大家對年前大陸廣電部公告的「限娛令」、「禁奢令」應當都還記憶猶新吧?這是自由市場機制嗎?如果未來的「華人星光大道X」、「我是歌手X」,臺灣如林志炫、黃小琥等唱將都老是都必須考量「收視市場」只能排在大陸歌手之後,這樣的流行音樂節目大家希望多製作幾個嗎?如果市場開放後進入大陸的電影、電視節目,都還必須是看不到臺灣主體文化價值、追求民主、自由、公民社會價值、日常生活價值的節目,再多的臺灣「商業影片」進入大陸市場,對於臺灣的文化人又有什麼意義?別說文化人、電影人,一般台灣人能接受嗎?

唉,兩岸服貿協議的問題不(只)在經濟,更涉及民眾的日常生活和感受,在服務貿易協議這個公共政策的「後設文化價值」辯論,以及公民文化情感的受傷與不被尊重。所謂「文化整體影響評估」絕對不僅僅只是文化部所謂的「文化產業的衝擊影響評估」(這是最基本的!),而是整個國家社會的「文化整體影響評估」。縱使兩岸服貿協議對於台灣的經濟產業利益或許可能是讓利的(雖然這也沒有仔細評估過),但在文化利益層面中國顯然是更大的獲利者,這真的不只是哪邊開放80項哪邊開放64項的「算數」問題。面對這麼敏感的文化整合議題,臺灣的文化部門竟然聰耳不聞,沒有人管,好像沒他們的事一樣,或者這其實凸顯了執政當局的「文化政治」立場!「文化影響的難以評估」絕不等同於「文化影響不需要評估」,或者「文化影響完全無法評估」。但現的是兩岸服貿協議所看到的是,台灣政府根本沒有進行任何的「文化整體影響評估」!自由市場貿易對於台灣文化產生的影響是殘酷的,台灣文化主體性的保存不應當是放任市場自由競爭、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達爾文社會叢林法則,資本主義社會的自由市場價值沒有這麼崇高!同樣用英文的加拿大的雜誌期刊出版業如果擋不住美國而必須訴諸WTO/UNESCO,台灣更應當思考同樣用中文的兩岸期刊、雜誌、印刷、翻譯、口譯、會議會展、研究、運動休閒、娛樂等等文化服務貿易產業,以及背後所涉及的後設「文化價值爭辯」。2012-2014兩岸文化服務貿易談判到服貿協議的簽署、立院審查,充分暴露出臺灣政府經濟邏輯掛帥的粗糙決策,欠缺文化敏感度與文化意識,經濟、商業意識罷凌文化的思維,公民參與文化生活及文化政策的權利被剝奪。臺灣的國家文化策略究竟是什麼?面對大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公民運動,我們看到的臺灣政府真像是「文化恐龍」:文化中樞神經麻痺...

 
over 5 years ago

從經濟學角度回應馬的談話
作者:陳吉仲

馬總統23日記者會說明瞭許多理由要大家支持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但是這些理由不是政府的宣導再重述外,亦須要經濟學的檢驗,底下針對馬總統的談話用經濟學的角度來回應。

一、馬總統說為何和中國簽署服務貿易協議的主要理由是台灣的對手國南韓已簽署多項自由貿易協議,故台灣要盡快和對岸簽署,這是似是而非的說法。首先我們要問的是南韓的FTA簽署過程中,是先美日加拿大等先進國家,再來和中國簽署,這是重要的貿易自由化策略。和先進國家如歐美日等國簽署FTA後,再和中國簽署,對南韓的經濟發展才有利。反過來說,若台灣和對岸先簽署兩岸的貿易自由化協議,不只整個國家的經濟更依賴中國市場,加上加入TPP的各種條件是高規格,這反而無法讓台灣未來加入TPP 會面臨更嚴重的挑戰。具體舉例而言,台灣對農藥殘留有650幾項的管制,對岸只有160幾項,未來兩岸貨貿的簽署降低了農產品品質的規範,此將造成台灣難以再輸出至日本等國家。故我們想請問政府,為何不先加入TPP再來討論兩岸的貿易自由化? 而非先兩岸貿易自由化再來加入TPP? 兩者間不同的貿易自由化策略將對台灣的經濟造成不同影響。

二、馬總統不斷強調簽署兩岸服貿協議對台灣經濟有很大的貢獻,馬總統的說法完全和他的團隊在立法院或者是對外公開的場合中,所提出兩岸服貿協議的經濟評估報告相互衝突。在經濟部去年七月中旬的報告中,明確指出兩岸簽署服務貿易協議對台灣的GDP只會增加0.025至0.034%(即9700萬至1.34億美元),如此微小數據而來說明此服貿協議對台灣的經濟貢獻良多? 我們甚至懷疑是弊多於利,因為政府的評估報告往往是高估。更重要的是馬政府的團隊從不告訴我們,簽署之後的所得差距會變大,亦即未明確告知社會大眾服貿協議的得利與損失的具體說明,那如何同意所謂的利大於弊呢?

兩岸簽署服貿後對台灣的影響,香港剛好是可以讓全台灣做參考,這也是馬總統說明中所強調。2003年6月29日香港和中國簽署CEPA(稱為第一階段), 第二階段(2005年1月生效)開放713產品貨貿零關稅及11個服貿產業,第三階段(2006年1月)開放23項服務產業。 中港零關稅及開放中國遊客到香港自由行,房價快速反彈,大量熱錢湧入香港,房價在六年左右飆漲近六成。住屋物價指數(指租金)每年以7%成長(即2010年指數是100,107和114為2011及12年指數)。香港15到24歲的年青人薪水,2001年是3萬台幣,10年後仍是3萬,但其中40%是大學生。但是各種物價已大幅度上漲。CEPA生效後,進出口批發零售業、運輸倉儲通訊服務業及製造業的實質工資從2004年至2010年是一路下滑。香港人口有六百多萬人,從中國至香港定居未足七年之人數有171,322人,佔其總人口的2.5%。香港是全球已開發國家中GINI係數(衡量所得差距的指標, 目前是0.54)最高,大量的中產階級消失不見。請問這樣的香港是我們要的嗎?

三、馬總統第五點聲明中說明外界對服貿的誤解,其中特別說明沒有開放大陸勞工來台,這顯然是在文字認知的差異,在服貿協議中的開放模式四的自然人呈現中,若投資330萬美元中資企業為例,其中專業人士7人、經理人1人、主管及技術人員7人,如果配偶子女同行,該企業最多可申請15*3=45人來台,故不是藍領勞工來台,但卻是白領勞工來台。

四、馬總統在聲明中不斷強調簽署兩岸服貿協議的好處,我們認為只說明瞭一半,因為貿易自由化有得必有失,底下就是我們認為兩岸服貿協議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之疑慮。

1.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具有貨品開放影響效果

開放服務貿易與貨品貿易,最大差別在於對市場的影響完全不同。貨品市場開放後,進口商品會取代國產品,進而影響國內生產、產值及就業。但服務市場開放後,外資在國內若新設企業,會有新增產值與新的就業,若投資國內現有企業,就業機會仍留在國內。故貨品市場開放之影響是「取代」效果,而服務市場開放影響是「替代」效果,即提供多樣性的服務。

以上的說明適合台灣與其他的貿易國家,但不適用在台灣與中國。因為兩岸語言和文化等因素,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議對台灣的經濟影響會同時產生「取代」 及「替代」效果。這中間牽涉到兩個重要的名詞,「替代」和「取代」效果。商品開放是屬於「取代」和「替代」效果皆有,如某一國外的農產品進口,若是國內有生產,那就會同時產生「取代」和「替代」效果,但是若沒有生產的產品進口,如奇異果,那就只有「替代」效果。各國的服務貿易協議則是「替代」效果,亦即為增加服務業的多樣性。但是和對岸簽就會產生所謂的「取代」效果,舉例而言,馬英九對外舉一個麥當勞的例子,而這個例子更突顯我們為何反對此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外資引進麥當勞是增加投資,會讓台灣的餐飲業增加多樣性,消費者不是每一餐皆至麥當勞消費。但是考慮到兩岸語言及文化等因素,中資投資服務業「取代」我們的服務產業,餐飲即是被「取代」的例子,如引廣東菜和的餐飲就是一例。因為服務業是一種面對面的產業,有相同或類似的語言及文化的國家簽署服貿,將會是取代而非增資。若有取代效果就會造成就業市場的失業。

2.兩岸服貿協議對台灣不對等

此協議充滿了許多不對等的內容,首先就開放的四種模式中,台灣允許中國跨境提供服務的有47項,反之對方只有17項,此將造成台灣可提供跨境服務的產業(如電子商務)至中國,來同時提供對中國和台灣相關服務產業,但所創造出的就業效果及產值皆是在中國。

在商業據點呈現方面,台灣有56項產業是以沒有限制的方式開放,即讓中資可以來台獨資、合資合夥及設立分公司等形式設立商業據點,反之對方只開放39項產業可以獨資。

不對等的案例還包括中國針對糧食等產品是採65%控股方式,台灣則屬沒有限制的開放。不對等的另一案例是中國在許多產業的開放有限制地區,如金融業和海洋運輸服務業只在福建、醫療照護只在福建和廣東。台灣則是全國開放。上述的不對等就會造成負面的影響衝擊。

3.服貿與貨貿何者為先

「先服貿再貨貿」與「先貨貿再服貿」對台灣的經濟影響不同。以中國和其他國家所簽定的貿易自由化案例而言,有11個國家是貨貿與服貿一起簽定,有5個國家是「先貨貿再服貿」,為何只有台灣是「先服貿再貨貿」? 「先服貿再貨貿」會讓中資透過服貿先控制國內市場之流通(或市場power),接著再透過貨貿將商品(或原料)進口至國內,影響衝擊較大。

最後要特別說明的是,從經濟學的角度看貿易自由化,其必有得有失,現在主要問題在於政府只說明瞭「得」的部分,如說明GDP會成長或那產業會獲利,但從不告訴人民那些產業會損失?尤其是在所得差距和就業市場方面。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得失影響更會比台灣和其他國家簽署FTA的影響,因為其中已牽涉到兩岸文化、語言及政治等因素所造成的複雜影響,解決之道就是將資訊透明而因應策略清楚,否則將難以說明人民支持。

*作者為台灣守護民主平臺理事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review/detail/1e3f6b7b-b274-11e3-b850-ef2804cba5a1/?uuid=1e3f6b7b-b274-11e3-b850-ef2804cba5a1#ixzz2x44a8kVv

 
over 5 years ago

比較《天下雜誌》刊出的 Christopher Hughes 訪談與英文逐字稿內容

2014.3.22 Zonble

http://zonble.net/archives/2014_03/1588.php

《天下雜誌》昨天刊出〈林孟潔:服貿協議的草率令人震驚──剛與馬總統會面的倫敦政經學院教授Christopher Hughes談話側記〉乙文,同時刊出中文採訪內容與英文逐字稿。《天下》在文末提到:

此文為作者擇重點摘要與側記觀察。作者表示,由於部份教授談話內容沒有錄音,作者是憑筆記與記憶進行翻譯,並且加上作者現場觀察掌握的語氣與氣氛,因此會出現部份中文內容找不到錄音整理的英文原文,而部份錄音整理的英文原文則沒有翻成中文。

那麼,到底有哪些中文內容不再英文原文內容內,又有哪些英文逐字稿當中的內容沒有翻譯成中文呢?我們來幫《天下》服務一下讀者好了。

一、英文稿中根本就沒有提到 Christopher Hughes 哪裡對服貿協議草率震驚。英文中第一段是「我已經記不得去年在台參加研討會的細節了」,但中文卻變成「去年夏天我受邀至台灣的政府部門討論服貿協議,為其草率感到相當震驚,因為許多涉及重要且敏感的部門並沒有經過審慎的調查與評估,政府並沒有更仔細的檢視這個協議一旦通過所帶來經濟上隱含的意義和後果。」

按照《天下》的中文版本的行文邏輯,第一段與第二段根本連不起來。如果我寫一篇文章,導言像《天下雜誌》這樣,先說,許多重要敏感部門沒有審慎調查與評估,還有服貿協定有哪些經濟上的意義與後果,那我的第二段應該是到底哪些敏感部門應該要審慎評估,第三段應該會寫這個協議有經濟上的意義與後果…。但天下接下來又跳回「這讓我想起了ECFA…」。整個導言像是天外飛出來的,而《天下》卻以這個天外飛出來的導言設計標題。

對照英文逐字稿,Christopher Hughes 的意思該是,無論是 ECFA 與服貿協定都沒有必要,因為談到大陸對台灣的開放程度,在 ECFA 之前就已經夠開放了,繼續開放並不會對經濟發展有什麼顯著改善,但大方向上,如果讓台灣的經濟更向中國大陸傾斜,只會傷害讓台灣發展經濟的基石—科技研發。—既然整個文意偏向「ECFA 與服貿對台灣經濟發展都不怎麼有用」,那為什麼要為服貿協定的草率震驚呢?到底在震驚什麼?

我們不在現場,想來無法觀察到現場的語氣與氣氛。

二、與李登輝與陳水扁有關的部份,都不見於中文版本。

當我們看到中文版本中的這句「台灣仍然有機會在中國的干預下與其他國家仍然有所連結,然而馬政府連嘗試都不願意」,我們難免會有以下疑問:台灣怎麼在中國干預下與其他國家有所連結?馬政府應該嘗試什麼方式?英文中提到,在李登輝與陳水扁時期,在無法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狀況下,台灣還是會嘗試加入各種國際組織,這就是連結其他國家的方式,也是馬政府所應該嘗試的。這一大段被刪了。

在《天下》中文版中可以看到「貿易並不是對於一個國家的生存而言唯一重要的事情」,但英文原意我認為該是「貿易跟國家安全相比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什麼是影響國家安全的事?照我所看到的英文原文,是許多國民黨高層信奉中國民族主義,信奉中國統一,在中國大陸有豐富的人際連結,這件事情會影響國家安全,而台灣之前防治這點的方式,是李登輝與陳水扁時期發展台灣民主與自我認同。這一大段也因為現場語氣與氣氛不見了。

三、《天下》中文版與英文逐字稿中對於台灣政黨政治的描述,真的差很多。

原文中認為台灣政黨政治的最大問題,在於因為國民兩黨的黨產差異懸殊,即使可以自由投票,權力仍然是大幅度向國民黨傾斜,在野黨則被長期排除在外。《天下》版本中雖然提到「在政黨政治較為良好運作的國家,我們可以確信,就算一黨掌握了相當長時間的政治權力,總有一天,它若不夠兢兢業業,必然會有失勢的一天。」但是卻少了英文逐字稿中所提到的—民進黨缺乏黨產,難以贏得選舉,所以國民黨就算不怎麼兢兢業業,民進黨也難以讓國民黨有失勢的一天。

英文逐字稿中基本上對於民進黨的前景呈現悲觀的態度,認為朝野力量不均,是種不健康的政黨政治。《天下》的中文版本相較之下,倒是大幅放大了民進黨的影響,像是:

「在台灣另一個令人憂心的問題是嚴重的藍綠惡鬥」

「民進黨的問題在於它深陷於過去的歷史,沉浸在80、90年代的民主運動的氛圍和脈絡裡…如果檢視民進黨的權力結構,很大一部分仍然為五六十歲的人所掌控,糾葛於自身過去的歷史與記憶。民進黨需要更多年輕世代真正進入權力結構的中心,它需要改變,需要往前走而非總是糾纏在過去的民主運動史的記憶與經驗之中。」

看來「部份教授談話內容沒有錄音」的這部份還真不少。

逐字稿嘗試翻譯如下:

我已經記不得去年在台參加研討會的細節了,但我還記得,那時候有場跟 ECFA 相關的盛大討論。我相當懷疑 ECFA —有必要嗎?你們為什麼真的需要 ECFA?就算你從國民黨的角度來看,都可以發現 ECFA 對 GDP 的衝擊相對來說很小,遠小於預期。同時,外界也有許多政治反對聲浪,而無論支持或反對,我想,雙方都是政治著眼大於經濟。就馬政府來說,他們得表現出一些兩岸關係的進展,以獲得北京的支持。他們的論調是,我們必須改善兩岸關係,才能與南韓競爭。這點根本不成立,如果你想與南韓競爭,應該將希望投注在高科技發展上,但現在這方面已經被 WTO 涵蓋了。

台灣的大問題其實不在經濟上。我並不是經濟學家,但這話是從經濟學的角度說的。你也知道…我不是台灣人,你比我更了解台灣。但問題出在台灣的國內事務,包括產業結構、商業實務以及金融業。事實上,台灣的商業公司其實很容易登陸大陸,雇用大陸的廉價勞動力,使用大陸的廉價土地,於是造成台灣缺乏驅動產業升級的動機,以致於有愈多台灣企業前往大陸,也就更缺乏實質上可以為台灣國內產業建立新架構的動機。同時在根本上,台灣現在用來研發新產品的科技實力,實際已經逐漸落後。相對於南韓,台灣的公司其實更容易在大陸存活。

所以,你也知道,他們說南韓已經與大陸建立貿易協定,如果我們不趕快跟進的話,我們就會被孤立。我根本不覺得這種說法站得住腳,這完全只是種政治話術,而這是馬政府從開始簽訂 ECFA 開始最主要的說法之一。在 2008 年選舉期間,馬陣營的主要宣傳內容之一,也是南韓與大陸簽訂 FTA,所以南韓更容易進入大陸市場,所以我們就會在東南亞一隅孤立。我真的不覺得這裡頭哪裡有什麼經濟考量,就只是政治話術。這種說法讓注意力從真正的問題上轉移開來,而真正的問題是台灣自己—國內事務、製造生產與研發。同時金融業也沒有被好好改善。

我想,如果你好好看待這些問題,台灣已經有很多優勢。這邊所說是相對中國來說經濟上的優勢。我們回頭看…其實現況不是從國民黨執政開始的,從民進黨時期就開始。他們對中國大陸的經濟做了不少開放。這麼做很容易。我的意思是,這麼做總不可能錯吧?我猜,這樣就連我都有辦法開個賺錢公司了。所以就某方面來說,過去這麼做對台灣經濟還不錯,但是這麼做太容易了,而且造成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於是有太少的力氣放在全球視野上,無論是歐盟或美國,所有的注意力除了放在中國上,還是中國。如此便造成了經濟上的依賴與畸形。

現在則是服貿協定。你們必須要問,服貿協定有什麼必要?誰會從中獲得利益?誰是贏家?誰又是輸家?而服貿同時也是政治問題…服貿協定會對台灣造成什麼政治影響?我們當然也看到了香港的狀況,看到如果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大陸,就會變成什麼樣子。經濟倚賴大陸後就會引來各種政治作用,包括出版自由、媒體控制、學術自由…諸如此類都是這種巨大經濟作用的反應。

問:如果服貿協定通過,台灣就會變成下一個香港嗎?

我可以想像這就是抗議學生所憤怒與憂心之處。我想有不少好理由可以讓他們這麼想,而這又取決於台灣政府是否能夠善加管制。就我個人而言,我不覺得馬政府值得信任。我的意思是,他們的意圖到底是什麼?馬英九到底要什麼?在他身邊明明有那麼多智庫。

(我在台灣的時候)服貿協定尚未簽訂,但去年就已經討論過了。我每年都會去台灣做一些研究,當然也會去大陸,兩邊都去。

你無法將經濟的影響從政治的影響中區隔出來,因為中國的政策很明顯就是要拿經濟影響力達成政治目的。中國的官方政策就是拿經濟影響力達成統一。這是他們公開的政策,不是什麼秘密。所以問題是—台灣如何對應?你會這麼假裝嗎?「喔,經濟與政治是兩回事,這只是單純的經濟事務,我們可以把這些事情跟政治分開」你絕對不能這麼說,因為北京就不是這麼看事情。對北京來說,經濟與政治就是同一件事,中國共產黨從以前就是如此。

問:台灣與中國之外的其他國家有可能建立關係嗎?

我想是有可能的,而且值得一試。但是馬政府從來沒試過,他們一直以來的政策是…如果你看看馬英九的政策,可以發現是從 2005 年胡連會而來,當時他們達成協議,這也是現況的來源。馬英九 2008 年大選時的政策,完全只聚焦在兩岸關係上,而完全沒有任何真正的外交政策。關於台美政策,就只有一頁,說要做哪些事情…不過等於什麼都沒說。馬英九就只有說如果我們搞好兩岸關係,達成經濟統合,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他們就這麼想、這麼選舉…就試試看吧。他們以為只要我們有了好的經濟關係,我們就可以與北京建立信任,之後我們就有辦法爭取更多的國際空間,但他們從來就不解釋,為什麼這套邏輯可以運作,以及為什麼北京會想這麼做。從胡連會開始,他們就把政策建立在某種信任上。

嗯,你知道很多人真的信這一套,而且在短時間之內有可能紓解台灣的若干壓力。但這不能作為長期策略。這整個依賴在外交政策與國防政策上…並不真實。我的意思是,這哪算外交?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在倫敦,台灣在倫敦的代表處在做什麼呢?他們居然召開討論清朝的會議。真的很有趣,他們根本從來就不提台灣。

我們都知道台灣處處遇到限制。英國並不打算承認台灣是個國家,我希望我們承認,但是因為中國大陸的阻力,我們不會這麼做。但過去台灣其實有許多爭取國際空間的灰色地帶,雖然無法獲得外交承認,但是可以加入各種國際組織。嘗試加入國際組織需要外交上的勇氣,以及招惹北京恐嚇的壓力。北京從過去到現在都不斷拿戰爭威脅,但台灣已經無法回到過去那段時間了。

如果兩岸關係改善,台灣也會有更多的國際空間,這就是李登輝在 90 年代時的策略。至於陳水扁也是,但無論陳水扁做什麼,北京都不會信任他。陳水扁也嘗試改善兩岸關係,但北京就是不信任。至於馬英九,當他 2008 年上任時,他有很好的機會,因為北京最深的恐懼就是民進黨執政,所以不管馬英九做什麼,都可以得到更多。他照理說可以讓台灣的國際空間更往前推一大步,他真的有辦法…只是他根本沒去試。他完全沒有外交政策,我認為他讓台灣失去了機會。他是可以回去照著李登輝的策略做一些事情,這對民進黨來說很難,因為民進黨致力台灣獨立,所以北京無法信任民進黨。如果馬英九這麼做,有機會改變未來,我們也不知道 2016 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馬英九與國民黨考慮台灣的利益,就應該往長遠處看,他們應該嘗試建立跨黨派的共識、國內的共識,真正著眼台灣的利益,但是我完全看不到馬英九這麼做。我所看到的是,國民黨所有的政策就只建立在一件事情上—不計代價,讓民進黨滾開。

另一件我所擔心的事情是,很多國民黨員真的信奉中國民族主義,他們心裡嚮往的就是中國、以及中國的統一。他們位居國民黨的高層,馬英九也可能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們又要問:他們的意圖到底是什麼?馬英九真的只是無能嗎?他是因為無能所以不善用他的機會,或是他真正的意圖就是想與習近平達成某種協議?因為統一獲得諾貝爾獎?我所參加的研討會,並沒有反應台灣真正的民意。前一個世代的人雖然這麼想,但是他們還有多少影響力?我知道有年輕人不喜歡這套…年輕人也不喜歡這些中國民族主義者與中國的個人連結…他們在中國花了多少時間、在中國跟誰談過話…他們的整個人際網路。這全都聚焦在中國。這也是中國自 1979 年以來的政策下的產物。

台灣該怎麼做可以平衡這點?在李登輝與陳水扁時期,他們嘗試建立民主與憲政改革,改變教育體系。建立堅實的台灣民主與自我認同,是非常好的策略。但馬英九做了什麼呢?他又修改了教科書裡的事實,說你們全都還是中國人!憲政改革?他有什麼策略?就只會說「如果我們對中國好,中國就會對我們好」。這根本就談不上是策略。他想要只處理實務問題、經濟問題,但我們把所有的政治問題留到未來。如果你想這麼做,你就需要一套平衡的策略。你需要提出更好的外交政策、內政政策、政治政策、文化政策、教育政策與國防政策。這些問題在台灣全都是一團亂,台灣根本就沒有國防政策。你們嘗試發展募兵制,但完全沒用。

相較國家安全,貿易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們也需要健全運作的政治體系,過去三十年來,台灣的民主化並沒有完成,台灣的憲法還是一團亂。雖然台灣人民可以自由投票,但因為政黨財務的關係,選舉並不公平,國民黨有充裕的黨產,但民進黨沒有。在這一塊的最後一輪政治改革的結果讓人十分不滿—民進黨幾乎不可能贏得選舉。台灣還有很多問題。所有的民主體制都需要不斷的改革,台灣的民主體制還有非常嚴重的問題。光是可以投票不代表真正的民主,對吧?如果你注意黨產的問題,就看到台灣的選舉是場不公平的競爭。最後,台灣的憲法很有問題,因為憲法是在大陸、而不是在台灣制定。顯然憲法很難改動,但總是有辦法,例如增加增修條文。每次台灣有任何改變,無論是金融改革或總統選舉,中國都會提出武力威脅,但他們從來就沒付諸行動過。

提到社會問題,如果每個人都無時不刻都得努力工作、通過升學考試,只想提昇自己的生產力與效率,而不允許投身任何政治活動的話,我不認為會有辦法凝結強大的公民社會。這樣的社會並不強大,在表現上或許看起來如此,但是根基十分脆弱。台灣有很多可以建立強大公民社會的力量,這點直到最近以來都是共識,而如果你們這一代覺得這股力量越來越弱,會很可惜。我不會自己評斷這一點,但你來自台灣,你應該要評斷。我只能說你們在評斷的時候應該更加小心。我猜你可以比較台灣與美國的差別,美國人比你們更懶、也更浪費,他們也花了更多時間在政治上,但是他們也有非常有效的經濟,也很有生產力。

台灣現在處在開發過程中的另一個階段。現在的大問題之一,就是人們在 1980 到 1990 年代時的經驗。當時經濟發展快速,就像現在的中國,人們每週都覺得愈來愈富有。沒有一個經濟體能在一段時間以上繼續維持這種發展速度,台灣已經離開這個階段了。台灣現在的焦點是服務業,像是旅遊、藝術與文化。創意產業所指的其實就是科技,以及打造一個環境,讓有天份的青年科學家擁有創新的自由,可以犯錯、做出無論愚蠢還是成功事物的自由。美國人所做的就是這樣,我們也試著這樣發展,但是在中國則非如此。

有多少發明是來自中國呢?中國就只有一點好,就是取得國外投資,然後生產大量商品,品質也很高。但是在研發上並不好,雖然近來有些改善,但還是不及美國、日本與歐洲。只要是出色的科學家,不論接下來要去哪裡,都會立即離開中國。首先,他可以自由呼吸—媒體自由、民主都來了。科學家也都是人,他們也不想晚上待在實驗室裡,他們可能想看戲、聽聽音樂、散散步呼吸一些新鮮空氣,孩子們也可以在健康的環境中長大。但北京不是這種環境,無論中國投注多少金錢在研發上,都是徒勞無功。但台灣現在是亞洲最好的地方之一,所有的外國人、商人、外交官員,都因為環境安全而想要住在台灣。你不會被共產黨監視。跨國企業都偏好為了研發而住在台灣(譯註:這邊寫的是 R&B,但怎麼想都應該是 R&D 才對…),而這也是台灣應該想辦法建立的環境。

2008 年後民進黨便一直在野,這也很正常,所以他們還有很多工作該做。台灣的正常發展道路因為中國因素而變得畸形,浪頭現在不在台灣這邊。如果有個政黨長期執政,我們還是可以接受,雖然這樣真的不健康,但還是可以接受,畢竟我們知道總會有別的政黨會回來執政。在台灣,因為中國因素造成的持續畸形,有一個政黨長時間被排除在外,則會引發不一樣的問題,而會有所不同。這就是為什麼台灣民主難以健全運作。中國的影響讓一切都畸形了,想要改變這個局面,需要非常具創意的思考。我們不用想得太遠,但…總不能毫無策略就輕率投入。馬英九的策略非常不清楚,我們不知道他心之所往,也不知意圖何在…如果他真的有什麼意圖的話。

也許是你該告訴我目前台灣的情形。畢竟你來自台灣,會比我要來得瞭解情勢,而且這是你的世代要面對的問題。你的世代情勢會如何發展呢?

==================================================================天下雜誌blog原文(已撤下)

剛與馬總統會面的倫敦政經學院教授Christopher Hughes談話側記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187/article/1138

三月二十號禮拜四,倫敦時間上午十一點半,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係系館Christopher Hughes教授的研究室裡,他手上拿著兩個禮拜前在台灣和馬英九總統的合照,照片裡他笑得有點窘,因為好像大家都不太願意跟總統握手,結果最後只好把他推向前去。

Christopher Hughes教授十分猶豫到底應不應該把這張照片上傳到個人網頁。他的研究興趣聚焦於中國外交政策、兩岸關係與國族認同,每年都會飛到東亞待一段時間做研究。禮拜四是他固定的OFFICE HOURS,本周正逢台灣服貿抗爭風波,作為研究兩岸關係、剛與馬總統會面的英國政治學者,他對此表達了觀察與想法。

以下為Christopher Hughes教授的談話側記:


去年夏天我受邀至台灣的政府部門討論服貿協議,為其草率感到相當震驚,因為許多涉及重要且敏感的部門並沒有經過審慎的調查與評估,政府並沒有更仔細的檢視這個協議一旦通過所帶來經濟上隱含的意義和後果。

這讓我想起了ECFA。台灣的問題其實並不完全如政府所說的是在經濟上,而是馬政府從以前到現在所指稱的,如果不簽經濟協定,台灣就會落後南韓,這並不是全部的事實。馬政府從未真正提出一個對策和足以服人的論點來說服人民。

這些如果不簽就會導致失去競爭力的說法,其實只是讓政府找到藉口轉移注意力,不去正視問題的核心──台灣真正的問題是在國內的產業結構與財經部門並沒有很好的運作,亦缺乏對研發與創新部門的投資。當台灣的企業在過去很輕易的就得以登陸使用他們廉價的勞工和土地等,那長期下來其實並不太可能提供台灣自身產業創新的誘因,台灣正逐漸失去在科技和創新產業上所掌握的技術。其實台灣並不是沒有優勢,只是政府應該正視並對國內產業結構與整體環境進行調整,提出實際應對的政策。

馬政府上台後更加深對中國的經濟依賴,而不去考量到台灣的其他可能性,例如,更加強與歐盟或美國的經貿合作,或者把台灣放入全球化的脈絡來思考其他的可能性。唯一強調的就是中國。所以現在的服貿協議,必須要問的問題是,到底為什麼需要這個,台灣真的需要嗎?誰會從中獲益?誰是贏家誰是輸家?這又牽涉到政治層面的問題,到底服貿協議隱含了怎樣的政治意涵。當台灣過度依賴中國這個經濟體,後果將會從經濟層面滲透到政治與社會,包含媒體、學術自由等。台灣有沒有可能變成第二個香港?

馬政府一廂情願地認為,只要我們對中國好,他們就會對我們好。然而事實上卻不是這個樣子。不可能將經濟政策的影響與政治上的影響切割開來,因為中國很顯然地就是在使用它的經濟影響力去達成它的政治目的,這是個公開的政策而非秘密。但問題在於,台灣如何去面對?你不可能假裝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兩者不相互影響,北京不是這樣想的。對他們而言,政治和經濟是同一件事。

台灣仍然有機會在中國的干預下與其他國家仍然有所連結,然而馬政府連嘗試都不願意。如果你看他的政策,其實很多源自2005年連戰胡錦濤會面時的討論框架。在2008年馬的競選中他單單聚焦於兩岸關係,事實上,對一個國家而言,這絕非真正的外交政策。經濟合作並非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他總是認為,只要和北京保持良好經濟關係,取得其信任,那就可以漸漸爭取到更多在國際上發言的空間,但事實上這兩件事情並沒有關聯,永遠不可能知道北京是怎麼想的。

貿易並不是對於一個國家的生存而言唯一重要的事情。一個國家還需要良好運作的政治系統,台灣的民主化尚未完成,憲政秩序也一團糟。因於政黨在競選過程中募資能力的不同,選舉雖說是自由的,但並非公平。台灣的民主政治還有很多尚待解決的問題,單單是可以自由選舉、投票並非真正的民主,任何的民主政治系統都需要持續性的改革。

至於在社會現狀的層次,我不認為一個真正體質健全的社會是你永遠超時工作,非常有效率有生產力,認真讀書通過考試,但關心政治是不被允許的,當人們不太關心自己所身處的社會時,例如在中國,那並不是一個真正完善的公民社會。或許它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很強大的社會,但事實上並不然。台灣近幾年達成了一個公民社會的共識,是民主化的過程讓台灣社會有達致這種社會共識的能力。

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已經不復存在,1980-90年代有一段時間我人在台灣,甚至連我這樣的局外人,都得以在當時高度經濟發展的台灣社會分一杯羹。每天每天人們變的更加富有,而那個在過去的台灣,經濟高速成長的時代是現在中國正在經歷的。台灣早已過了那樣的高速經濟發展階段,不可能再重返。然而,必須注意的是,在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執政者不能只將政策聚焦於經濟成長本身,而必須注意許多層次,所有可以讓生活變得更好的地方:服務業、旅遊、藝術、文化等產業,凡舉此些具備創造性(creative industry)的產業,需要政府去經營一個良好的環境,吸引真正有創新能力的人才,必須要有自由的環境,可以不斷的嘗試錯誤和失敗,之後才能有機會成功而達致創新,創新才是讓經濟向前的核心動力。這是美國所提供的環境。

但中國並不是這樣的地方,你能夠數出多少真正具有原創性和創新的產品/技術是完全源自中國?中國擅長的地方,是吸引外資,以及量產(非原創性)商品,研究發展部門(Research and Development)是羸弱的,雖然在近些年有好轉,但仍然遠遠不及美國、日本與歐洲。但好的人才、有能力創新的人才,大部分都不願意留在中國,他們都去了別的地方。為什麼要留在中國?很重要的一點是,對於那些有創新能力的人才而言,他們甚至不能夠自由的呼吸。媒體、言論、民主等自由是不可能置外於追求經濟創新的整體環境的。例如,科學家也不是總是待在實驗室裡,晚上他們可能會想去散步、去看戲去聽音樂會、呼吸新鮮空氣,希望他們的孩子在安全的環境下長大。並不是單單把錢砸在研究機構裡就可以。中國砸了多少錢在研發創新部門但卻不能夠達致相對應的成效,關鍵便是肇因於此。

台灣是在亞洲最適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很多從事商業或外交等的外國人,或具備創新能動性的外國人才,會十分傾向留在台灣。然而,我並看不出來馬政府有任何更具體的策略去營造把人才留在台灣的環境。

在台灣另一個令人憂心的問題是嚴重的藍綠惡鬥。在美國,縱然民主黨與共和黨視對方為競爭對手,但仍然是可以相互溝通甚至握手言和的。因其歷史淵源,或許民進黨仇視國民黨是比較可以理解的,但雙方依舊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李登輝時代降低了兩黨間的分歧,推動憲政改革,發展出基本的共識。據我所知中國和部分國民黨人士並不喜歡他。但如果仔細評估李登輝時代所替台灣做到的許多事情,是不可以輕忽其貢獻的。

民進黨的問題在於它深陷於過去的歷史,沉浸在80、90年代的民主運動的氛圍和脈絡裡,那很重要沒有錯,但我並不清楚,那些沉重的過去對你們這個世代到底有多重要,年輕的世代與上個世代並不同,你們並沒有活過那樣的年代,你們思考更現實的問題,關於如何找到工作、獲得多少薪水、或者追求自己生存的基本保障等。如果檢視民進黨的權力結構,很大一部分仍然為五六十歲的人所掌控,糾葛於自身過去的歷史與記憶。民進黨需要更多年輕世代真正進入權力結構的中心,它需要改變,需要往前走而非總是糾纏在過去的民主運動史的記憶與經驗之中。

全世界的民主國家都正在面臨一個問題:年輕人並不關心政治。這也是為什麼在許多國家選舉時,候選人偏好提出利於老年的政策和預算偏向,因為他們知道,年輕人不投票,再爭取也只是枉然。年輕世代應該尋求更大程度的政治參與,民進黨需要年輕世代的意見,國民黨也同樣需要年輕人的參與,以擺脫其中許多根深蒂固的中國國族主義的影響。政黨政治的循環是這樣,以英國為例,在1997年工黨勝選以前,保守黨執政了十八年,有可能十五到二十年權力皆為同一個政黨所掌控,這並不是罕見的現象,輪替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會迫使一個政黨仔細檢視它在政策運作、領導權力結構上的缺失。在下一次選舉時再尋求改進。

台灣的問題在於,無法置外於中國因素(China Factor)的影響,它扭曲了正常的政黨政治和民主程序。在政黨政治較為良好運作的國家,我們可以確信,就算一黨掌握了相當長時間的政治權力,總有一天,它若不夠兢兢業業,必然會有失勢的一天。然而,時間的優勢並不在台灣這一邊,台灣並沒有這樣的奢侈可以想要擁有多少時間就擁有多少時間去妥善處理中國因素。政府又提不出一個更具體的方案來妥善處理現況。民主要良好的運作對台灣而言是艱難的,因為中國因素過份地影響了台灣的政黨政治。需要非常有創造力的思考和應對,才能尋求新的出路和可能。然而現在的政府看起來是全然地放棄,根本毫無任何的策略可言。

誰知道台灣的下一個世代會變得怎麼樣?

更好或更壞,這就交給年輕世代來處理和面對。

這秩序繽紛的世界/就留給你整理。

(作者為台大歷史系/政治系四年級 英國倫敦政經學院訪問學生;英文逐字稿部分由台大外文系四年級/現為德國杜賓根大學訪問學生林欣蓓整理)

 
over 5 years ago

賴飛羆教授
(台大電機/資工 台大醫院副院長,「羆」讀音「皮」)

主席各位先進,大家午安。

首先呢,我想以兩個問題來就教於大家:

一、我們準備投降了嗎?

二、你們準備「落跑」了嗎?

我想呢,如果答案是Yes,那我們趕快簽吧,我也不想再講了。

如果答案是No,那我們要好好的再討論一下。

基本上,台灣的政府決策圈,是由有錢人所組成的;或是,等你參與了決策圈,你很快的就會變成有錢人。各位還記得嗎?共產黨的老祖忠「列寧」早就說過:「當我們需要繩子把商人勒斃的時候,他會賣給我們的」

我看了這些很多官方的各部會提供的文件,的確規劃非常的完整,戰術也很好。

應該呢,會打贏很多場戰役;可是呢,可能會失掉整個國家。

看看這些內容,整個結論呢,就是說「說的比唱的好聽」

所謂的「三嚴」我們要「嚴格審查,嚴厲監督,嚴密防護」(註1)

我覺得呢,整個問題出在「執行力有問題!」

我們來看看美牛事件,「三管五卡」(註2)結果最後變成「三不管自己管」(註3)

華為資通(註4, 註5)的設備,請問有沒有規範?

那各位看看,總統府有聽進去嗎?調查局有聽進去嗎?

我們台灣ERP的大廠「鼎新」(註6)在進到大陸之後,結果呢變成中資了,

請問我們的投審會(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有說句話嗎?

電腦系統是個非常嚴肅的議題,我們常常說要換系統就好像要換腦袋一樣,

非常困難。你可能在換系統的時候,就好像神外(神經外科)在開刀,

可能呢,這個病人不會再醒過來了。

我們用了某一個系統,簡單來說呢,很快就會被他綁住、勒住了脖子,很難再脫身。

所以呢,各位一直強調要國際化,我當然也贊成要國際化。可是這個國際化,

我們跟中國之間並不是正常的國與國的關係,如果可以能夠把它列入國際化的議題裡面,

我們當然不怕美國來競爭,印度也好,巴基斯坦也好,通通歡迎。

他們也沒有口口聲聲說台灣是他們的一部份,請問有這個issue嗎?

各位在討論國際化的議題,有把這個問題給考慮進去嗎?

如果各位的護照都準備好了,牙刷準備好了,銀行的賬戶也準備好了;

當然呢,這百分之一的有錢人他們隨時搭個飛機跟大家說再見是很容易的,當然是贊成啊。

服貿開放了大陸的一片天地讓他們去發揮,也把自家的這些弱勢丟給人家,

自己取得了龐大的利益,可能每家的賬目都是天文數字,你們跑得很快啊,

可是把90%的台灣人丟在這邊,怎麼辦呢?

良心一斤多少錢,良心一個一塊錢,網路上有賣。

這個食用油的事情,前幾天還聲稱食品業要有良心來經營,

台灣的企業有99.9%的人是很有良心的,只有0.1%的人沒有良心,

結果呢沒有幾天,他自己就從99.9%的掉到那個0.1%的,

可能變成0.2%了,因為他進去了之後把這個base給撐大了。

各位,要提升台灣的競爭力,當然開放大陸的市場是有必要的。

但是,絕對不能夠以台灣人民當做你的籌碼,把他端上談判桌去任人宰割。

你們說你們會很努力的做,有各種法律。

我想請教一下,這法律碰到美牛事件會不會轉彎?碰到華為的資通訊設備,有沒有人理它啊?

還是總統府跟調查局耶?我不曉得國安局,他是說沒有,但是,可能就沒有吧。

那請問將來這些大企業到大陸去之後,誰敢保證他不會變成中資,回來再反吞我們台灣呢?

我們看看這些所謂的台灣有良心的企業,他在大陸,奇怪就變得遵守大陸的法律。

可是哪,對台灣的法律就視而不見。因為呢,在台灣他們是大黃蜂,可以很快地衝破那脆落的法律網路。

一般的中小企業,一般的人民呢,只是蒼蠅蚊子,一下就被那法律的網路給黏住了,動彈不得。

大黃蜂、大老鷹可以自由飛翔,翅膀一拍,那個法律就為他開了好幾個大洞

我希望台灣人民可以覺醒起來嚴格監督。

  1. http://www.ecfa.org.tw/ShowATSFAQ.aspx?id=158 ECFA/服貿常見問答集

  2. http://www.coa.gov.tw/view.php?catid=20473 農委會/三管五卡

  3. http://www.nownews.com/n/2013/10/31/1006836 NOWnews/美牛亂竄

  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Huawei Wikipedia/華為

5.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3/10/131031_taiwan_huawei_ban.shtml BBC/台灣總統府防洩密換掉華為品牌行動網卡

  1. ERP: 企業資源規劃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MVF-ViSE6w#t=7h5m0s

 
over 5 years ago

https://www.facebook.com/irisdu2003/posts/10203661885817154

Iris Tu

服貿沒有開放出版,你們吵什麼?

小妹在出版業服務超過十年,到太陽花革命第八天,還要被問這種問題,真是忍無可忍。

服貿沒有開放「出版」,但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實際上應該是說,服貿沒有開放「中國的出版」。因為服貿開放的是台灣的「印刷業」。大家可能不曉得,台灣的印刷廠很多都還是中小企業,但是中國的印刷可都是特許、有政府資金色彩的大型印刷廠。如果要拿兩者對比,可以回想一下「雜貨店」跟7-11。小七前七年可都是虧損的!但是等到小七站穩腳步後,雜貨店可謂不堪一擊全部潰散。從小七在1979年設立,到今天可以一個路口有三家小七,總共經過了三十年,這是時代的轉變。但是,今天這個小七的規模可是更大、銀彈更飽、來頭更猛。

我們可以試想,當龐大資金可以控制印刷&紙張等同一個服務鏈的時候(一條龍作業),並且以龐大資金削價競爭,逐漸併吞台灣的印刷廠(或消滅),最後會剩下哪一家印刷廠呢?屆時,當印刷業被中國人掌控時,中國說不可以印,誰幫你印?(那我們還有出版自由嗎?)

服貿的問題牽涉的廣度問題就是這樣,如果不在這個產業,無法知道這個合約的嚴重性。

所以,堅持服貿「沒有開放出版業」就是「天下太平」,會令彼此的討論根本不在同一個平台上。這是服貿可怕的一面,因為不在那個行業的,不會知道這個行業被交易的利弊之處。

我曾看到網民說,那可能這樣就會影響言論自由?你以為台灣沒有網路嗎?台灣人很笨嗎?這個問題,我回答如下:網路的崛起並沒有「擊垮出版社」的原因是,有些東西你不得不靠出版。因為知識的流傳是有門檻的。我們可以看到中文出版品,並不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其中有許多譯者、作者的努力。或許您可以閱讀英文、懂日語,同樣能吸收國際新知,但你能讀瑞典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嗎?(是的,您或許能從網路或是透過kindle電子書買到各種語言的書籍。)

假設中國大陸針對某一外文讀物列為禁書,於是禁止任何人出版,請問,讀者有可能從網路上整篇讀完嗎?(這就是大陸現在的景況)。倘若中國印刷廠決定不可以印,難道譯者要無償翻譯、違法盜板把整本書放在網路上嗎?(那是不可能的!這不是韓劇!)

我必須重申,你與我這種平民,根本不可能可以讀懂服貿裡面的「所有」條文,就像出版業才會知道出版業的問題,也只有醫療業能知道醫療業的問題。服貿的全貌很難透過任何一個人來掌握,如果網民說「你真的懂再來講」,我可以明白回答:是的,真的沒有人可以懂「全部」!但這不代表我們就要因此噤聲、隨便交易吧?(我私心相信現在在立法院的學生懂得比大家都多。因為他們可是台灣培育出的最優秀的一群師生,花了數千小時共同研究。)

另外也回應一個問題。有網友說,服貿有規定,印刷業只能來投資,不能來設廠,且不能超過50%獲得主導權。到底幾趴可以得到主導權,50%以下就好嗎?倘若以股份公司而言,只要是公司最大股東就可以獲得主導權。或是另外一種做法,以AB兩家公司分別持股20%&40%,難道不會是最大股東嗎?

估且也可以不用論及持股比例,工作者想在企業裡面衝撞,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更容易的是照章行事。我們對印刷業開放的危機,一方面來自它對中小企業的衝擊(有多少家庭要因此失去印刷所帶來的這份薪水),二方面也擔憂它對自由的衝擊。言論審查這件事情,有時候不需要別人說,是自己就會去做。諸君或許可看旺報,裡面多少台灣記者卻是寫出多少中南海觀點即可知。

出版業者是有敘事能力的,是有發言權的。但是出版公聽會一片反對,卻也被許多支持服貿的人予以忽略。不是我看不起其他服務業,但我相信他們的聲音更微弱、更沒有掌握事實真相的能力。卻被商業司18個正職&約聘人員就此「交易」。這才是真的最讓人無法接受的。

牽連台灣如此深廣的服貿,一點可靠性都沒有。那不是靠總統一再跳針保證就可以的!

出版公聽會結論:http://savetaiwanreading.com/savetaiwanreading_brief.pdf

 
over 5 years ago

https://www.facebook.com/yuanyuan.lin/posts/10202277434232152

本篇用以回應我的一些有中國工作經驗的朋友,或希望服貿通過的朋友,以各自經驗作為前提的狀況下,以致於相信服貿是解藥者等,請三思,更請各位不要非議抗議者。

不諱言,其實我一度也是贊成服貿的,贊成的原因很單純的是希望台灣的企業或慣老闆們能夠好好有個機會接受所謂的市場衝擊與代謝,但這很大的一部分是在於我對於台灣企業能力的不信任、以及台灣產業轉型牛步怠惰的報復心態,轉而期待真正的自由經濟主義,說實在的我相信我是準備好的,很多台灣人也是準備好的;然而,學生們尚且接收不到所謂的產業現實、而社會新鮮人卻直接成為產業現實的受害者,加上反資本主義又是崩世代顯學,如果今天告訴他們,這一切的苦悶,背後是我們政府正與那個強大(而且邪惡?)的中國聯手,他們怎麼樣都會相信,這不是他們被洗腦、被煽動,如果他們對生活的想像有著如同那些1%般安居樂業的信心,我相信他們不會上街。

而究竟是誰讓他們產生了中國就是邪惡的想像?請想想教育、媒體、還有二十年前就到中國的台商帶回的中國的落後,以及現在全世界都在反中國的暴發戶粗俗的潮流正確性,恐懼與歧視就在有意無意之中造成,這完全可以理解;這批參與社會運動的年輕人,並沒有享受過台灣的經濟成果、更沒有我們在中國的經驗,那些與中國人在職場環境中的短兵相接的機會、以及互相熟識之後變成朋友的經驗,他們不可能對中國改觀,同樣的他們對未來不會有信心。

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他們的反中情緒是不對的、不知上進的、沒有競爭力的,因為我們社會除了罵他們爛草莓,更在無形之中給了他們對於中國態度的暗示。

並且,我現在認真地覺得服貿是錯的,是完全沒有思考清楚的。因為我們在產業裡認識的中國人仍是不等同於中國共產黨;能和中國人交上朋友,並不能代表中國共產黨會和台灣交上朋友,中國與台灣的國際關係是外交面子與歷史共業的層面,在經濟上與台灣的交好根本是痛腳的互換,還記得十幾年前去中國的台商們的姿態,到這幾年中國終於探到了台灣產業實力的水溫,此一時彼一時。

另外,期待服貿能帶給台灣企業的自然替代、或是激起一種競爭壓力等是非常天真的。試想,台灣企業在喊了十幾年的產業轉型口號之後,仍是不能不當馬友友,不會造成二次政黨輪替的八年馬執政;如果台灣企業氛圍真的對輸給韓國痛定思痛,不會到現在還覺得削價競爭與剝削勞工是共體時艱的表現, 吶喊思變的警鐘響過千萬次,台灣企業如果有心,不必等到這次服貿。

台灣這種病夫型企業體是該消失,但是一旦開放給中國企業的金援海洗甚至收購等行為,無疑是叫這些老闆們立刻去死,覆巢之下,年輕人該怎麼辦?我舉個例子,淘寶最近的38生活節就可以燒掉一億人民幣的行銷費用,這麼大的金流,用在台灣便可能造成任何一個產業的壟斷。這絕對是比資本還資本的強勢競爭,難道不是台灣政府該好好權衡的事情嗎?對中國的開放在什麼時候變成一種拯救經濟的最後的手段,以及不成功便成仁的恐懼的號召?

我曾經遇過一個老闆,在22K政策下為了向政府領產學合作補助費,從學校點選了7個新鮮人,但在用滿一年之後把他們全部辭退,這一年內,既不訓練、也不輔導,就把他們當雜工用;另一個大型電子企業是靠高超的對沖基金操作,讓他們進口原物料時還可以順便期貨操作而獲利,獲利根本不在產品製造端。這樣的企業真該去死但是他們不會,他們會繼續惡質到下一次的選舉,如果我們有下一次選舉的話,他們還是會出來替現在的執政黨站台。

我真的認為,很多台灣的企業本該因為真正自由的市場機制而被淘汰,但淘汰他們的絕對不應該是中國。我們只知道服貿開了門,卻不知道進門來的是誰,因為中國這兩年的景氣實在不好,處處錢慌,不過有錢的公司還是很多,當然也包含『國營企業』。中國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的獨裁國家,與台灣的國情與政治結構完全不同;資本主義與中國的成功學乃是中國共產黨一個作為向世界展演的包裝。當然我不否認這其中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部份。

中國在菁英升學主義的固有競爭性與現代企業中的的狼性文化,絕對可以培養非常非常多的人才,我相信他們絕對是具有全球移動能力的人才,我當然希望他們來台灣貢獻交流;但同時我更遺憾經濟部昨天說的:『服貿開啟後,台灣人才可以去大陸工作,不用再領22K。』,年輕人這次不上街,什麼時候開始上街?他們以國民黨踐踏台灣民主的抗議訴求實在是太客氣了!

這樣的訴求或許可以視為一種求生意志,或者是說對中國的敵人想像讓他們終於產生了台灣主體性的思考與愛國心,愛國心是非常非常珍貴的東西。請不要責難抗爭者。

 
over 5 years ago

By Cecily Pan (Editor)

本次服貿開放貨運承攬服務業:允許大陸服務提供者在臺灣以合資形式設立商業據點,提供貨運承攬服務,投資航空、海運貨運承攬業總持股比例須低於50%,不具控制力。

老實說我還以為早就開放了,因為台灣可以叫順豐啊,順豐快遞員會來收還會拿很先進的機器,直接印發票給你耶。價錢也不貴,寄到上海才NT 135元,比郵局便宜太多了。

wiki上關於順豐:順豐速運中國一家大型民間營運的獨資速遞公司,於1993年成立,總部位於廣東省深圳市。順豐速運擁有38家直屬分公司、3間分撥中心、近100個中轉場、近5000個基層營業網點,覆蓋中國大陸所有31個省級行政區、近300個大中城市及逾1700個縣級市或者城鎮。此外,順豐在香港澳門台灣韓國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美國都設立網點,或者開通收派業務。

大陸還有一家快遞叫天天,台灣的名字叫天順。

互動百科上關於天天:"天天快递"创建于1994年10月,是国内著名快递企业,公司品牌被誉为"中国驰名商标"。2010年5月10日,海航集团北方总部与詹氏兄弟签约重组天天快递,正式组建海航天天快递有限公司。海航天天快递目前拥有北京、上海、南京、杭州、东莞、武汉6个全资子公司,200余家加盟企业,20多个集散中心,2000多个网点,网络遍布国内1200多个城市,形成了以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环渤海地区为重点的快递网络布局。目前全国从业人员2万多人,拥有各种快件提送车辆6000多辆,主干线班车运输线路近400条,国内航空快件业务全线实行直达。

我也不知道用天順寄過幾次東西到大陸了,不曉得他們怎麼繞過來的,但人家總是有辦法不是嗎?服貿開不開,影響真的不大啊。

 
over 5 years ago

原文網址

【大聲公】服貿是毒藥?還是仙丹妙藥?

本文經同意,轉載自維京人酒吧。作者stanley chen另有自由經濟示範區X自由經貿島系列文章,也值得讀者們閱讀。

但是我真心的希望,不論你是否有對國際貿易談判的認識,或者只是單純捍衛台灣民主的人,都能靜下心來好好看這篇文章,因為服貿關乎台灣這片土地的未來。我試著用第三人的角度,比較全面、完整的描述服貿的內容。我希望這篇文章能讓大家看到服貿的全貌,而不單單只有網路懶人包的觀點。網路懶人包的內容大多出自鄭秀玲教授的研究,鄭老師很用心的了解服貿,並開多次座談會帶著學生與民眾認識服貿,然而人都有疏失之處,有些鄭老師無法顧及的地方,這篇文章將試著提出來給大家另一個思考角度。

另外,這篇文章,只打算單純探討協議的內容,關於政府的失職和程序的荒謬,我不打算多談。對於服貿整個處理過程,我完全不滿意政府黑箱作業和強行闖關,理由就和大多數人的觀點一樣,台灣是自由民主國家,不是馬氏王朝,這部分不太有爭議。所以接下來的內容,我只聚焦在協議條文本身的利害關係與影響,大體而言是經濟層面的東西。

什麼是服務業貿易?

首先,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ECFA的一環,除服貿外,尚有合作架構(2010年6月29日簽署)、投保協議(2012年8月9號簽署)、貨品貿易(預計2014年底完成談判)與爭端解決機制(時程未定)。

「服務貿易」是什麼?若談到「貨品貿易」,大家都很熟悉,台灣是IT王國,出口筆電、手機、半導體、面板、IC晶片等高科技產品;除此之外,台灣也有高品質且多元的中小企業,出口機能衣、光學鏡片、腳踏車、法藍瓷、輪胎等眾多商品,使台灣長期為貿易出超國──但是,在貨品貿易之外,服務貿易也逐漸成為世界潮流。

國際服務業貿易有四種模式,跨境提供服務(cross-border supply)、境外消費(consumption abroad)、設立商業據點(commercial presence)與自然人呈現(movement of natural persons)。

「跨境提供服務」指服務提供者在本國境內提供服務給位於外國的外國人,例如國高中課本常提到的印度服務業外包模式,印度服務人員在印度提供客服給在其他國家的服務需求者;或者是近年來很夯的電子商務,淘寶網在大陸提供服務給其他國家的消費者,也是跨境提供服務的代表。

「境外消費」則指外國人到本國接受本國的服務,例如日客來台觀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到新加坡接受教育等。

「設立商業據點」是整個服務企業投資國外,在國外設置服務據點,例如麥當勞到台灣投資,設立實體店面,就是美國對台灣的服務業出口。

「自然人呈現」則是單一個人到他國提供服務,例如我國教授被挖腳到大陸大學,或是美國醫生來台從業,前者是我國對大陸出口,後者是美國對我國出口。

對一國經濟發展而言,跨境提供服務、境外消費能吸引資金、人才進入國內,其發展對國家經濟具較高正面效益。設立商業據點帶來國外先進的管理技術和服務品質,有助於改善國內既有服務,並刺激大眾消費,有時對國家也是有利的。自然人呈現則常被認為是人才流失,因而為人詬病。

服貿對台灣經濟有幫助?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就是兩岸的服務業出口與進口的貿易條約,雙方談判好相互開放的產業以及該產業的四種開放模式的限制,並依照條約履行開放承諾。

也就是說,在兩岸服貿協議範疇內,雙方人民可以為對方提供服務。對台灣而言,可能是在台灣跨境服務大陸客人,或者是吸引大陸客人前來消費,或是大陸設立商業據點搶佔大陸市場,或者台灣人可獨自到大陸從事服務業(但有投資金額限制)。

服貿和所以自由貿易協定一樣,政府與自由開放的支持者,都期望能透過服貿除去雙方法規限制,使資金、貿易加速流動,並藉由開放提升產業競爭力,創造產值,並推升經濟成長動能,讓台灣經濟永續發展。

然而,開放市場意謂更激烈或不對等的競爭,惡化貧富差距;允許民間資金投入醫療、公共建設等特定產業,更可能讓社會曝於危險之中;因此有些人反對市場自由化,要求政府轉換開放市場拚經濟的思維,不要再讓市場價值綁架國家。

為何先簽服貿?再簽貨貿?

在ECFA中,對於各項協議簽署日期並無訂定,但一般國家如韓國在談判FTA時,會先簽貨貿再簽服貿,或兩者同時簽,或像港澳一樣逐步開放,避免一次開放帶來太大衝擊。畢竟一般國家的工業發展比較穩定,服務業發展較脆弱,先開放較強的貨品貿易對國家衝擊較小,較為合適。

然而,為甚麼台灣政府要先簽服貿再簽貨貿呢?

事實上,兩岸服貿和貨貿是同時進行談判的,並沒有要先談服貿,而只是服貿先談完,所以先簽,政府認為,貨貿和服貿的一起談,簽署時差頂多半年,順序的影響並不大,沒必要等到貨貿也談完再一起簽。

兩岸服貿簽的很爛?

普遍對服貿的認識是,協議的規定不對等,台灣對大陸開放很多項目且限制很多,但大陸對台灣的開放卻多有限制。為證明這點,鄭秀玲教授很用心的和他的研究生一起將中國對台灣和中國對他國的服貿協議整理成表格,讓大家能夠清楚得知中國對台灣的開放程度確實很不理想。

鄭老師比較中國對台灣與對他國的服貿協議 圖片來源:服貿自救寶典,鄭秀玲

由圖表可知,根據整理比較結果,台灣的服貿排名是第8名,簽得極爛。

從鄭秀玲教授給媒體的詳細資料中,我們可以清楚得知台灣的服貿跟其他國家的服貿到底差在哪裡。

資料中指出,電腦服務、旅遊服務、不動產服務、運輸服務、其他商業服務、洗衣、美容美髮、餐飲等項目,中國加入WTO時承諾開放的項目很多都不在兩岸服貿對台灣的開放範圍,但卻有開放給其他國家,兩岸服貿開放給台灣的顯然不多。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服貿協議尚未生效,協議中也不包括餐飲業,85度C、全家、頂新、COCO等等餐飲服務,為何能夠在服貿生效之前風靡中國市場?

曼都國際為何能在中國賺飽飽,成為一家跨國美容美髮企業?服貿也沒納入美容美髮啊!

答案,就在中國對WTO的承諾。事實上,不是中國沒有開放這些項目給台灣,而是對於WTO的承諾,中國幾乎已全面開放給台灣,因此不必放在服貿協議中。這是鄭秀玲教授最大的錯誤,服貿不是很多沒有開放,而是早就已經開放,服貿是更進一步爭取優惠。

所以,所謂台灣開放給中國,中國卻沒開放給台灣的項目,諸如電腦服務、其他商業服務、觀光旅遊、餐飲、洗衣、美容美髮等,沒寫在服貿協議中的細項,很多都已比照WTO入會承諾對台灣開放。

中國對WTO承諾早已開放給台灣,台灣則透過行政命令「走後門」,開放約我國WTO入會承諾40%的服務業(以開放項目估計)給中國,且有寫在服貿中。

兩岸服貿協議中,準備開放給中資投資台灣的64個項目裡,有47項,也就是三分之二的項目(對WTO入會承諾的40%),根本早已開放,只有17項才是新開放的(加起來是對WTO入會承諾的60%)!

也就是說,真正的兩岸服務貿易,不能只看服貿協議,也要把中國對WTO承諾,甚至是先前開放的早收清單放進來一起看。

服貿包含中國對WTO的入會承諾

以電腦及相關服務業為例,鄭秀玲教授的表格中,顯示台灣對中國開放硬體諮詢(硬體安裝有關諮詢服務)、軟體執行(軟體諮詢、系統分析、系統設計、程式設計、系統維修服務)、資料處理(輸入準備服務)三塊,而中國僅對台灣開放軟體執行,相當不對等。再看看中國對其他國家,除香港外都有開放硬體諮詢、軟體執行、資料處理。

然而,事實上,因為大陸對WTO的承諾也對台灣開放,因此實際上也對台灣開放硬體諮詢、軟體執行、資料處理三塊,但服貿協議中會特別列出軟體執行,是因為在這方面大陸要對台灣進一步開放,從原本必須合資,改為可獨資經營。如此一看,雖然台灣還另外開放大陸沒有開放的資料庫服務和其他服務,但也就沒有那麼不對等了。

再來看旅遊服務,從表格中看起來,台灣對中國開放觀光旅館、餐飲服務、旅行社,但中國只對台灣開放旅行社。不過往右邊看中國的WTO入會承諾即知,中國對台灣是全部開放,並不只開放旅行社。服貿之所以談旅行社,是因為進一步開放,免除年旅遊經營總額4000萬美元的限制,以及免除400萬人民幣註冊資本額的限制,資本額比照大陸企業。

所以,真正的圖表應該長這樣子!

大陸早開放給台灣的服務,沒寫在服貿裡,台灣早開放給中國的服務,服貿中重複寫一遍,所以會產生好像我們開放很多,大陸都沒開放的錯覺。

為何要這樣自找麻煩?經貿局回應,這是基於戰略考量,一方面在協議中寫我們開放很多,讓外國覺得我們很有誠意洽談FTA;另一方面,不寫入中國早已開放的項目,以爭取貨貿的談判籌碼。

另外,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第四條公平待遇第五款規定:「關於一方影響服務貿易的措施,除符合世界貿易組織《服務貿易總協定》第二條第二款規定的豁免外,該一方對另一方的服務和服務提供者所給予的待遇,不得低於該一方給予的普遍適用於其他任何世界貿易組織會員的同類服務和服務提供者的待遇。」意思就是說,除了台灣現在因為特殊理由不願開放給大陸的那40%可以不談,大陸以開放給台灣的對WTO承諾的範圍,未來必須持續開放給台灣,不得更改。

大陸資金會來嗎?

可是要注意,台灣當初是以已開發國家的身分進入WTO,因此承諾的開放項目較以開發中國家身分進入的中國多。所以雖然中國對台灣100%開放承諾範圍,幅度也不見得比台灣開放的60%多。另外,雖有開放,但開放的模式可能多有限制,大體而言,台灣對中國的限制較中國對台灣的限制寬鬆。

然而,根據商周報導,過去雖開放40%,來台投資的案件總計不超過百件,且只有十位數的投資案審查通過,顯示大陸企業對台灣已飽和的服務市場缺乏興趣。另外,這寥寥無幾的投資案中,又有一半撤資。

但反對者的陰謀論認為,這是大陸政府的策略,故意先叫國內企業不要去台灣投資,等到服貿過了再大舉進入台灣。這樣說好像也有可能,但是大陸政府是否對民間企業有這麼大的控制力,還是陰謀論者庸人自擾,就只能見仁見智了!

大陸人會變相投資移民台灣?

網路上的服貿懶人包盛行一張圖,諷刺服貿讓大陸人能移民台灣。

這是鄭老師演講中常用的比喻,開一家餐廳,爸爸是老闆,媽媽是廚師,兒子是會計,全家就可移民台灣,很生動的描繪出服貿對投資人員流動規定寬鬆之荒謬。

根據條文內容,商務訪客停留時間不能超過三個月,這點很合理沒有爭議。但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可停留三年,並可無限延展,且對調動之經理人和專業人士的認定寬鬆,只要20萬美元該企業就可帶兩個經理人來。鄭秀玲教授指出,這是變相開放投資移民,將導致大量中國人長期停留在台灣,搶食我就業機會,甚至中國已經出現移民台灣的廣告。最好的例證是,香港自從簽訂CEPA後,已超過70萬中國人定居,壓低香港薪資水平,使薪資要馬到退,就是停滯不前,香港的悲劇可能在台灣從演。

香港的悲劇可能在台灣重演,但台灣不一樣的是,香港和中國是同一個國家,居留容易,可台灣和中國是不同國家,中國人士到台灣並不取得身分證,且台灣服務業市場相較於十年前簽訂CEPA的香港,已非常飽和,撇開陰謀論不說,陸資願意來多少我很懷疑。

再加上可停留三年並無限延展的是「國際企業內部調動人員」,也就是國際企業的經理人或專業人士,一來根據所謂經理人和專業人士的認定是根據《大陸地區人民來台許可辦法》,有資歷和學位的限制,行政部門會嚴格把關,並不只是服貿上寫的內容,且限制算嚴格。二來此跨國企業,不包括陸資企業。至於20萬美元的規定(相當於600萬台幣),其實是比照外資,規定帶一位負責人、一位經理人的投資門檻,對陸資是不是應該嚴格一點,見人見智;如果國際企業想在多帶一個人,每個人投資金額要增加50萬美元(約1500萬台幣);若是申請主管或技術人員,必須實質投資30萬美元(約900萬台幣),每多申請一人,要多投資50萬美元(約1500萬台幣)。

因此上面那嘲諷投資移民的圖,和鄭老師舉的例子,可能不是非常正確。若大陸人真要這樣到台灣長久居留,首先,他們家的餐廳要是國際企業;再來,爸爸是老闆,要600萬台幣,媽媽是廚師、兒子是會計,勉強算專業人員的話(事實上更有可能不給通過),每人也要個900萬,所以這家人總共要2400萬才能變相移民台灣。有可能為了到台灣開一家餐廳花2400萬嗎?聰明的大家自有定見!

服貿的勞工議題疑慮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大陸勞工不會來,來的是老闆和白領

另外,某報不斷報導服貿簽署後會有一堆洗頭妹到台灣搶工作,很多台灣勞工會失業。第一,根據《大陸地區人民來台許可辦法》,行政部門會嚴格把關;第二,就算行政部門放水,把洗頭妹算技術勞工好了,到底哪家國際企業會花900萬台幣請一個基層員工到台灣來,除了用陰謀論解釋大陸政府就是失心瘋要花一堆600萬毀了台灣,一般企業會花錢帶來台灣的一定是高階經理人。因此,服貿真正帶來競爭壓力的,是白領,不是基層勞工。服務完全不牽涉勞工。

除了白領受衝擊,就是部份開放獨資的服務業,老闆可能會變大陸人。

大陸人要成為老闆,也是得接受市場的殘酷競爭,不談中國陰謀論的話,台灣的服務業品質優於大陸,這是肯定的。但我們也得注意,大陸的服務業品質,很快就會跟上台灣,到時候台灣業者更要持續進步創新,才能勝過潛在的競爭者。

還記得俏江南嗎?大S老公的中國餐飲集團,到台灣投資餐飲,結果生意不佳,退出台灣的風聲頻傳。

談到這我不得不提一下,關於蕭萬長前副總統推銷服貿時,舉例麥當勞和其他國際餐飲業進入台灣,不但沒有打趴台灣,還讓台灣產業升級,服務品質更好,因此台灣應勇於創新,勇於開放。

這句話從自由主義的觀點,本身沒錯,只是他舉的例子不對,先進國家的高品質服務業進台灣,當然可以推升台灣服務業品質;但大陸服務業品質低於台灣,要如何推升台灣品質?

服貿危及國家安全?

一個很重要的反服貿論述是,台灣開放給大陸的服務部分存在「國家安全」的疑慮,像是印刷業、電信網路、金融、廣告業、交通運輸等。

台灣雖不開放出版業,辦開放印雙業。反對者認為,台灣開放印刷業,雖規定陸資不得持股超過50%,但其實只要持股1/3就能擁有主導權,陸資根本不用過半也能掌握台灣印刷業。前國策顧問郝明義先生擔憂,一旦中國掌握印刷業,就連帶掌握印刷下游的出版業,將影響我們的言論自由。

但印刷業的條文同時規定,陸資只能投資台灣現有事業,也就是台灣有的印刷廠才能投資,陸資不能自己設立。而根據經貿局做的產業調查,台灣印刷廠大多為家族私人運作,是個相當自由競爭的市場,除了陸資不太有可能取得一定股權外,要壟斷印刷業造成言論自由危害非常不容易。不過經貿局也坦承,當初在談印刷時,只考慮經貿角度,沒有把印刷業納入國家安全討論的範疇,國家安全的風險確實存在。

廣告業陸資可獨資來台設立商業據點,對言論自由的危害可能更大,因為陸資廣告業將可能以「抽廣告」當做武器,控制媒體業,進而控制台灣言論。

從另一個角度看,廣告業和印刷業一樣,是個相當競爭的自由市場,陸資廣告業要取得一定影響力到危及言論並不容易。再加上廣告資金其實掌握在廣告主手中,也就是由國內企業決定要請哪個廣告業者幫忙製作廣告,資金並不掌握在廣告業者手中,要逕行抽廣告的可能性也不大。更重要的是,根據大陸地區廣告管理規定,陸資廣告內容必須受到行政單位管制,若有不適當的內容,可強制禁播。

電信業開放上,政府宣稱只開放「第二類電信」,但第二類電信包括「存轉網路服務」、「存取網路服務」、「數據交換通訊服務」,幾乎涵蓋整個網路服務範圍。也就是說,服貿開放了中國經營台灣的網路服務。

但同時,條文也規定,大陸服務提供者須為海外或大陸上市之電信業者(不能投資我國業者)、大陸服務提供者總持股比例不超過50%,且「不具控制力」。不具控制力是和印刷與廣告很不一樣的地方,相關規範見於經濟部,有對於不具控制力在董監事人數等規定,因此大陸電信服務提供者要控制台灣網路,還是一樣,非常困難。

電信服務開放的另一個爭議點,和金融業一樣,都可能讓台灣人民的資料外流中國,形成資安風險。

交通運輸部分,我方開放海運輔助性服務、航空貨物集散站經營、公路貨物運輸、公路運輸支援服務、倉儲服務、貨運承攬服務等,有些規定不具控制力,有些規定有持股不超過50%限制,有些允許獨資,可能讓中資掌握台灣的運輸命脈,例如以修建之名,癱瘓高速公路或關閉雪山隧道,帶來國安衝擊。

投審會跨部會把關投資資金

針對有國安疑慮的部份,若能重啟談判,最好是不開放,但在國際經貿談判中恐怕行不通,建議以服貿中營造及相關工程服務業的開放條件為範本,規定大陸服務提供者總持股比例不超過12%,且不具控制力,較為得宜。

服貿中營造及相關工程服務業不但可以引進陸資協助進行工程開發,又可確保陸資除收取股利外不會有額外的任何影響。

另外,任何一個陸資來台案件,都有「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組成審查小組控管,而審查小組則是跨部會組成,並不像網路流傳得那麼可怕陸資想來就來沒人監督。審查小組曾因懷疑某陸資有媒體背景,因而駁回投資案件。

不過,台灣政府面臨很大的信心問題,不免讓人擔心投審會的把關可不可靠,再加上小組沒有民間團體,難免有官官相互的疑慮。

陰謀論和政府把關,願意相信哪個,是每個人生活經驗帶來的價值取向不同,很難有討論空間;有些人認為只要有國安疑慮就都不該開放,有些人認為在國際經貿談判中完全不開放不切實際,而是該限縮開放幅度,並加強政府控管投資的能力,尤其要納入民間團體的監督,才能適當引進陸資而避免衝擊;有些人則純粹站在經貿的角度,相信自由市場競爭,對哪些牽扯到國安看個人定義,因此不太在意國安問題。

不管你是哪種人,或你想成為哪種人,我認為都可以多思考、多討論,不要輕易下定論,畢竟陰謀論要未來才能驗證,服貿的結局我們現在誰也不知道。

貨品產銷一條龍?

服貿最可怕的地方,是台灣同時開放經銷、批發、零售三項服務,若再搭配未來簽署的貨貿協議,從貨源到銷售產銷一條龍,可能就會像陸客來台觀光一樣,排擠台灣的產業空間。

批發零售的一條龍模式,配合貨貿後,中國業者可能進口大陸的黑心食品,造成食安問題。原則上農產品不開放進口,其他食品則和過去一樣由衛福部把關。

經銷、批發、零售其實是台灣承諾給WTO的沒有開放給中國的那一塊,對外資早已開放,例如7-11就是在開放後建立產銷一條龍的例子。是好是壞,大家自有定見!

有趣的是,雖然台灣過去沒對大陸開放零售,但大陸零商產品仍可透過淘寶網賣進台灣,原因是電子商務台灣對大陸已全面開放。

醫生都會跑到大陸去?

醫療業開放也讓很多人憂心忡忡,擔心開放台灣開放大陸投資國內醫療業,大陸會來台灣投資後帶走台灣的醫護人員,帶他們去大陸賺錢,慢慢的台灣就沒有醫生可看。

醫療業開放要怎麼去看待比較好呢?首先,我們要有一個認知,台灣由於健保和醫療體系的問題,醫護人員工時過長,薪資跟不上努力程度,造成台灣醫生大量出走,這是現在進行式。第二,目前正在規劃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將醫療服務納入示範事業,打算吸引國外資金投入以發展高端醫療。

從以上兩點來看,開放醫療服務業是我方的戰略,企圖吸引大陸資金投資我國醫療,發展自經區的高端醫療服務出口,並藉此提高醫護人員收入,解決醫生流失的問題。

但是,陸資投入台灣醫療,確實會有運走醫生的風險,條文中規定非台灣人的董監事不得超過1/3,這樣的限制是否能避免陸資取得主導權,就不得而知了。

社福機構商業化?

除此之外,社會服務開放方面,台灣允許大陸服務提供者在台灣以合夥形式設立小型老人及身心障礙福利機構;大陸則允許台灣服務提供者在福建、廣東以獨資民辦非企業單位形式舉辦養老機構、殘疾人福利服務。

也就是說,大陸業者到台灣可合夥營利小型社福機構,台灣到大陸則可獨資辦理非營利的社福機構,一方可營利,另一方不可營利,顯然台灣對大陸開放較寬鬆。

再加上,台灣國內社福單位理論上是不可營利的,開放大陸來台營利,對於反對社福商業化的人,認為有犧牲人民福祉之嫌。

大陸國營企業,威脅台灣小服務業?

大陸部分服務業的規模也疑慮之處,台灣服務業約93.5萬家,99.7%是中小企業,85%是微型企業(五人以下),規模遠小於中國企業,尤其中國的金融業、印刷業資本額都相當大,甚至多數是國營企業,從陰謀論的角度來看,兩岸服務業的規模不對稱對台灣產生一定威脅。

事實上,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第三條第二項第三款:「一方提供的補貼或補助,或者附加於接受或持續接受這類補貼的任何條件。但如果前述補貼顯著影響一方在本協議下所做特定承諾,另一方可請求磋商,以友好解決該問題。應另一方請求,一方應儘可能提供與本協議下所作特定承諾有關的補貼訊息;」意即,若中國有補貼特定產業,包括國營企業,而使的市場遭到破壞,例如壟斷或削價競爭,政府可進行調查,使服貿協議不適用於該產業。

但要調查市場是否因補助遭到干擾,曠日廢時,若投資前審查不注意,事後的調查就很麻煩,調查完後還要相互磋商才能解決問題,整個過程雖然有機制,但耗時甚久,調查完可能該產業就被中國打趴了,也是有可能的,這就是大家願不願意監督並信任政府的問題了。

以陰謀論來說,中國可能來台投資美容美髮、洗衣業、餐飲業,用低價戰把台灣業者打趴。這樣的假設有可能發生,政府的控管可能來不及,但前提是中國真的想這麼做。從商業面來看,台灣服務業市場早已飽和,陸資來台根本沒賺頭,因此不太可能來,政府宣稱的就業機會和帶動投資大概也是成效不彰。

所以除非中國政府真的想用一堆錢毀了台灣,而台灣又來不及將該產業排除於服貿之外,就會有所謂的台灣業者被打趴。否則,從商業角度看,陸資根本不會想投入這塊市場。

金融、文創、電子商務是服貿贏家?

服貿中較受惠的台灣產業是電子商務和金融業。金融業已於早收清單先行開放,這次又更大幅的開放銀行業務和證券交易服務,降低銀行業資本額門檻,放寬證券業持股比例,可達51%,是服貿沒有爭議的贏家。

線上遊戲方面,陸方承諾審查臺灣研發的線上遊戲產品工作時限縮減為2個月,有助我業者爭取市場先機,解決因產品審查時間冗長而被大陸業者模仿的問題。

除此之外,服貿開放大陸電影片及合拍片可在臺灣進行後期製作及沖印作業,大陸每年生產約800部電影,開放後有助於臺灣電影後製產業之發展及人才養成。不過這部分可能只是反映現況,因為目前大陸電影就有在台灣進行後製與沖印。

電子商務則是超WTO承諾,允許台灣業者到福建設置商業據點,但持股不能超過55%,且不能跨境提供服務。不能跨境提供服務的原因在於中國不願撤銷對台灣購物網站的屏蔽,所以在中國是看不到台灣網站的,電子商務要讓其網站能被對岸看見,只能設點福建。雖限制設點福建,但服務範圍擴及全中國。

上海自貿區揭牌後,也納入電子商務合資經營項目,為確保服貿給台灣的優勢,兩岸決議增修條文,將電子商務開放台灣可持股67%,使台灣業者能在中國設置完全有掌控權的商業據點。

然而,電子商務不能跨境提供服務,意謂著對台灣工作機會增加沒有幫助,只對財團到大陸發展有所助益。另外,中國政府也未保證我國業者可取得ICP許可證。

中國大陸將經營網站視為高度管制業務,凡是有償提供特定資訊內容、電子商務及其它網上應用服務,要先取得ICP執照(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網際網路內容供應商經營許可證)。因此,台灣的電子商務業者,如PChome,到福建設點,可能一不小心,中國就以台灣業者未通過ICP年度檢查為由,禁止台灣業者在大陸經營電子商務。或著,以ICP為籌碼,要求台灣業者乖乖聽話。因此除了持股比例提高,拿掉設點限制,ICP的保證取得也是政府未來談服貿應該且必須的方向。

我們必須正視國際經貿整合賽局

政府常高聲疾呼,也常被批評是在威脅人民,全球已進入經貿整合的軍備競賽,國與國之間不但狂簽FTA,TPP、RCEP完成談判在即,亞洲區域經貿體系逐步成形,各國又紛紛設立經濟特區吸引外資投入,這場全世界的自由經貿賽局對台灣十分不利。

台灣想融入經貿整合,加入TPP,必須展現高度自由化的決心,除了政府政積極推動的「自由貿易示範區」,服貿也是他國評量台灣的一個基點,不簽服貿,將讓台灣失去國際生存空間,對台灣經濟傷害甚大。

然服貿確實存在如國家安全等諸多疑慮,尤其直接影響人民未來的生活,不可不慎。立院是政府談判的槓桿,政府絕不可自廢武功,放棄實質審查。

審查過後,若國際現實允許重啟談判,政府應記取教訓,主動評估、溝通各產業,並注重程序正義,不可便宜形式,開民主倒車;若無法重啟談判,政府必須立即審視投資審查機制及各相關國內規範,除善盡監督、把關的職責,也要設計較能取信於民的整體機制,如導入民間單位監督。

簽訂FTA非仙丹靈藥,服貿熱熱喝,台灣經濟絕不會快快好,未來如何善用服貿,創造價值,迎戰下一波的全球整合,才是台灣真正該走的路!

 
over 5 years ago

楊上翰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711938128856930&id=100001222472362

為了不讓別人誤認為小弟是為反而反

我就來特別說一下我自己眼中的服貿的利與弊

為何我認為弊大於利

以及為什麼我認為它是賣台的原因

(超過五千字,我一定是瘋了,大家慢慢看)

小弟不才剛退伍半年

當初考進去的專長與分發的單位恰好就是整天在研究中共

所以我不敢說我是李克強或習近平肚子裡的蛔蟲

但好歹一年下來比大部分的人接觸中共的第一手消息多很多

服貿協議恰巧就是在我手上研究的專題

中共那一年在國際間的所作所為也是在我眼底

1. 我認為的服貿的利:

現在網路上許多流傳的懶人包裡最大的謬誤就是”大陸勞工會大量來台”

在服貿協議的條文裡完全沒有開放大陸勞工來臺

(造成大陸人來臺誤會的是另外一條,我晚點會講)

所以有關任何”大陸勞工、醫師、美髮小妹會大量來臺造成臺灣人大量失業”的敘述都不是對的

服貿開放的是大陸老闆來台灣投資開公司,但是由於能來臺的都只是管理階層,所以真正大量雇用的是台灣的員工。服貿通過之後台灣的理想景象應該會是:到處都是大陸老闆出資的公司,但裡面雇用的是台灣的員工,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而由於大量大陸公司進入市場的競爭刺激,台灣的本土企業也被迫必須提昇自身提供的員工薪資水準與提供的服務品質才能夠在激烈競爭的市場中存活,這也是對於現在台灣企業的老闆而言這確實是個衝擊的原因。整體來說,馬政府應該是把振興經濟的希望都押寶在這一塊上,而照理上這確實能夠活絡台灣的整體市場與經濟。

2. 我認為服貿的弊:

首先我先問一下,大家還記得國中(還國小阿?)公民(社會?)課本裡說中共的國體與政體是什麼嗎?

是獨裁共和

在我當兵一年的觀察裡,我只想說,想要中共跟台灣只談經濟不談政治是不可能的啦

(很多網路上流傳的純粹從經濟面角度支持服貿的文章大多也都是敗在這裡)

服貿協議是一份看似經濟,實質帶有強烈政治意義的協議,所以當這些文章在純經濟分析這份協議的時候會有些盲點。

a. 移民與國安問題

承我在第一段講的,會讓大家誤以為會有大量大陸勞工來臺的其實是這條:投資超過20萬美金者可在攜帶兩名”管理人”來臺,每多50萬美金可再多帶一名,來臺者只要有定期去申請延長滯台期限則可以無限期滯台,所以如果男主人指定管理人分別為自己的妻子與兒子,又可以無限期滯台,則看起來幾乎與移民無異。事實上這樣的移民門檻極低,因為大陸實行一胎化政策很久了(最近似乎有考慮解禁),一家三口的情況剛好是這條”投資者+管理者”的人數,所以有篇支持服貿的文章故意舉一家四口移民來臺的金額其實很容易故意去抬高那多出來的50萬美金門檻。再者,真正心裡想著要移民的移民者會在意或被吸引的是移民後的當地生活環境品質(工作、教育、醫療健保),故能夠來臺移民的都是具有高收入或原本在中國就很富有的家庭(或是具有政治目的性的計劃移民),所以有篇文章說中國平均GDP只有6000美元所以要靠舉債來移民來臺的門檻超高的論點並不成立,還有純粹就投資賺錢的成本角度來解釋用高於台灣主管級的水準請大陸人來臺當主管不符合成本所以不可能有技術性移民這個論點也並不成立,因為中國人要是真想移民來的話就不是想來做生意,有錢就能來台灣享受健保跟已開發國家的生活品質還跟你計較什麼成本 (難道今天能夠讓你只繳六百萬就有美國綠卡不會一堆有錢的台灣人爭著要去還嫌貴?) (有人說會要來臺的人士應該有審查制度吧,我只想回,那今天服貿要過關有誰審過了?想進來的偽造文件一下、套套關係、賄賂一下就進得來阿) (另外,大陸來臺留學生已經開放健保囉,所以將來為了刺激大陸人來臺”投資”意願,釋出有更多的福利與誘因完全不是不可能,不過目前確實沒有工作權就是了所以”暫時”沒有什麼大陸勞工大量來臺問題)。

  再者,這些來臺的人士們,如果只是來想移民來台灣,數量慢慢多起來,會對台灣原本的文化、社會素養、房價帶來什麼影響倒是其次(雖然我只跟朋友去上海看世博玩了一個禮拜回台後就不小心講了一個禮拜的捲舌北京話),其實很多國家有這樣的前車之鑑了我就不再贅述,但如果這些來臺的人士懷的不是好意,是類似間諜等滲透的共產黨刻意安排近來的人物,台灣已經沒有足夠的能力去監控這些人,前國安局的委員在一年前的報導中已經坦承以國安局的人力趕不上近年來開放大陸婚姻以及服貿開放之後的來臺人數的數量增長,「台灣現在到處充滿著不該來的大陸人」這位前委員這麼說。雖然現在在那邊喊”保密防諜之心人人不可無”好像有點八股,但事實是中共從來沒放棄過任何武力犯台的機會阿,一千多顆飛彈從來沒撤過,南京軍區、濟南軍區、廣州軍區有多少部隊是在做兩棲登島演練(要登哪個島阿? 對台灣跟菲律賓的問題都用得上,你覺得咧?)、陸航直升機與地面坦克的空地一體信息作戰演練、航母遼寧號的艦載機起降訓練(拜託自己去中共的中央電視台自己找,都有影片連結),這些演練是對拿哪國練的阿?兩年內還有台灣的大氣水文局的將領出賣台灣附近海域的水文圖給中共過(會造成台灣的潛水艇能躲藏的位置暴露),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華春瑩(至少我退伍時還是)整天都在對國際喊”中方堅決反對任何損害中國主權與分裂領土的行動與意圖”,這些來臺人士會對台灣造成的國安問題與配套措施從來沒人討論過,服貿就要這樣讓這條過了?(更別提我在中央電視台早上7:30的”海峽兩岸”節目看到邱毅頂著中華XX會主席等高級頭銜大言不慚的說「兩岸統一是現在台灣的主流民意,只有惡毒的民進黨在從中作梗」)

b. 國情差異對純經濟條約造成的影響

在服貿的條文中,台灣到中國的企業大部分必須要合資,而中國到台灣的大部分(強調!非全部)行業可以獨資,而兩邊的國情差異會在這項規定上造成什麼差異呢?首先,在中國境內其實非常排外,小弟本人的老爸目前就是台商(他被告到法院的次數已經讓他苦笑說中國法院根本他家廚房),中國自己內部相當團結地對付台資企業,台資企業的一舉一動都要看中共地方政府的臉色,因為中共的法院是站在中共那邊的(其實賄賂超多、很黑),所以今天如果服貿還規定服務業到中國必須要合資,那結果將會是只要有中資合資的台資企業快要做出可以威脅當地純中資企業的時候,中資隨時都可以抽走讓你做不下去,也求助無門(再次重申法院真的他們家開的= =),但在台灣就不一樣了,獨資的中資企業做出規模時,萬一真的太強了造成壟斷市場,它是獨資你也趕他不走,因為台灣表面上還是民主社會,到時候很有可能因為僱用的都是台灣員工,還一堆台灣立委想辦法在幫忙立法護航。另外有文章說中國人為什麼要來台灣做生意阿?其實就成本來說根本不划算阿,然後快速的分析說所有的原物料成本要從中國來臺加上運輸成本後只會更貴不會更便宜,所以真正的成本在人,然後轉而說從中國多找人來一個要多加50萬美金所以很不划算,試問:台灣現在有多少原物料原本就是要靠進口才有的?騙我不知道台灣現在多少的原物料本來就是仰賴進口啊?原本就是從中國進口的也不在少數阿,現在更可以中國人的原物料直接配給中國人開的公司,運輸成本一樣,自己人為什麼不算便宜一點阿?所以你說真的中資公司來臺後要惡意削價競爭是不可能的嗎,當然有可能,一來是這種原本原物料就從中國來的公司可以特地讓中資企業有較低成本,二來是如果中資企業背後有龐大的資金(或甚至是帶有惡意目的的,例:為了讓台灣市場更加依賴中國),則可以故意定得比市價超低破壞市場行情,但中國來的資金比台資企業的資金多的時候,兩者在台灣長期打同服務品質的虧本削價競爭,怎麼樣也一定是台資公司先餓死倒閉阿,等壟斷玩了再把價錢抬回來,能用低價競爭的新台資公司也不是說出來就出來(真以為創業就靠張嘴巴講講就創好啦?不用考慮物流通路等需要長期建立的信用關係?),到最後還是一樣回到台灣民眾最後要看中資企業的臉色的問題,要搞死中資企業卻不能像台資企業在中國被搞死一樣,因為我們是民主社會。

  所以看似平等或有幫助的條文在一邊是獨裁+黨國一體的國情下不一定能享受到一般在民主開放社會中的自由貿易的好處,這樣表達不知道有沒有讓大家發現政府談得太天真了點?(所以如果今天是跟其他民主國家簽的話我就比較放心)

c. 不完善的退場機制

一般來說,兩個強弱差太多的國家如果簽貿易協議,為了在事後有爭議的時候保障較弱的那一國,通常都會再額外指定一個中立的第三國作為調解者或有其他的調解機制,這在國外的貿易協議已有先例,但在這次的服貿裡面寫的退場機制只有:「雙方得以就爭議進行協商調解」。WTF?不認識中共在國際上的強硬態度的人可能不知道,中共一貫態度就是:中方堅決反對blablabla、中方一貫強調blablabla的立場,所以blablabla,連強占了菲律賓的黃岩島都可以講得義正詞嚴,你真的相信中共會跟你「協商調解」的話你一定是白痴,所以到最後要是協議實行到一半發現對台灣有過度的不良影響,中方也只要一直堅持不退讓,或是要求台灣提出相對籌碼進行交換的話,我們根本拿中共沒輒,所以在這樣一個沒有第三方調解機制的協議裡面其實這條形同虛設。

  另外,假設真的上述的理想情況都發生了,中國企業來臺創造台灣的就業機會,穩定的成為台灣的經濟支柱之後,如果哪天台灣人忽然哪天又頭殼壞去選出了個排斥中國的在野黨總統,則這些在台的中資企業隨時可以成為中共對台的威脅籌碼,任何非國民黨的候選人選上了將不能做任何違背中國臉色的政策與決定,否則將會優先面對中資全數撤回(因為退場機制不全,雙方因為各自的強硬態度調解失敗)、民生經濟支柱崩毀、大量台灣人民失業的情況(別懷疑,中國人就是這麼忠貞地服從”黨的指揮”,只要是為了黨國意識,他們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前一陣子安倍跟中共鬧得不愉快的時候,在中國的日本廠商全數遭殃,中央電視台還有播很多日本車行遭到砸毀破壞的報復新聞,官網上都查得到),所以現在我們要把所有的經濟希望都寄託在一個對我們政治敵對且黨國不分、政治影響經濟的國家,這樣的協議我們還簽得下去?

3. 結論:

  結論就是今天我們要跟哪一國簽經濟貿易協議我都沒有意見,但是你跟一個政治、軍事上跟我國敵對、黨國一體、政治影響經濟的國家說只要簽一個”純經濟”的貿易協議,我不同意。

  就理性的角度而言,一個協議必定是雙方各有所犧牲、有所獲得沒錯,請問服務業占中國的GDP超過幾%?抱歉,是個位數,那台灣咧?超過40%,如果這個協議過了,上述的條文細節與國安等問題不好好把關,中共獲得的將是對台灣的經濟支柱掌控權、軍事情報、社會與文化的同化影響,順帶附加可能統一的政治影響力,對中共來說,能不費一槍一彈(最多耗損一點服務業的個位數GDP)就可以統一台灣,利益遠大於弊,中共當然積極推動,因為他們最會的就是兩面手法阿,表面上跟你說好,但隨時準備統你一刀 (歐巴馬跟習近平見面的時候談的多開心,說要共同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結果兩國在南海地區輪流軍演示威拉攏東南亞各國;李克強會見印度總理的時候也說得多友好,結果中印邊境情勢緊張)。台灣咧?服貿過了之後有可能讓經濟好轉,就業率大增,但同時也讓超過40%的GDP掌握在一個政治軍事敵對的國家手上,一旦兩國交惡的時候第一個垮台的就是經濟,讓國家的民主不再自由(因為選上的人為了民生要看大陸臉色),國安也隨時受到威脅,基於以上理由我覺得弊大於利(也是我認為賣台的理由),除非你覺得台灣有沒有民主自由與主權比不上你口袋裡有沒有錢來得重要(事實上台灣跟國際上更多國家比起來根本沒有貧窮到要出賣主權的地步阿),那麼這份協議對你來說當然只有利沒有弊。(還有人整天只會說不簽就是鎖國跟不上國際,怪了,我怎麼不知道全世界只剩下中國一個國家?美國主導的TPP是為了防堵中國,台灣有去簽?馬政府有試著找日本、韓國、新加坡、澳洲簽?那麼多國家可以去談,你偏要挑一個有超過一千枚飛彈對準我國的,然後不過了在來怪我們鎖國,這到底是誰眼界狹隘?)

  阿對了,這以上都還不包括已經被講到爛的未照程序逐條審的問題喔,所謂的黑箱不是說服貿條文不公開(後來有放在網路上我們都有念),是談判期間跟國內說不能洩露商業的籌碼所以我們不能公佈,一公佈的時候就說已經跟中國談好了,然後立法院只能選擇全部通過或全部不通過,不准逐條審(為了讓在野黨如果真要擋下來就必須要背負”檔下服貿協議”的罪名),最後被卡關三個月以後直接整份宣佈過關,從頭到尾立法院都沒審到的過程,這才叫黑箱,拜託服貿的支持者搞清楚狀況一下。(還有更好笑的是大力推動服貿的陸委會王郁琦在立院忘記關麥克風脫口說出的,公聽會都是他們找來的學者與媒體,希望能營造出一個有利於服貿通過的社會氛圍。這樣你還覺得這些學者真的有在照專業講喔?)

e. 附錄(其他額外的個人理念)

  我覺得近年來的台灣人很奇怪,為了錢什麼都可以不要,為了要賺錢,所以餐廳跟原物料都用假的、黑心的也沒關係,只要自己荷包賺飽就好;新聞記者亂報也沒關係,只要說:我也要養家餬口阿,為了生存只好照上頭的意思報,狗仔不顧一切道德地挖別人隱私也都只會萬年一句:我要餬口阿。最好笑的是總會有一推理由可以來包裝,連妓女出賣自己的肉體來糊口都比這些人坦蕩蕩。所以我們真的要為錢把國家亂搞一通?至少我不想。

  還有阿,關於每次只要有這種抗議活動就只會說抗議的都是暴民的請看這篇: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5230374.A.CBC.html,這篇已經把我想講的話都講完了。還有些人整天在怪資訊不對等,以為大家都是盲從、被綠營煽動,然後自己也不去做功課。至少我是照我自己有做過的功課作發表啦,也許有錯,歡迎指教也歡迎轉錄。

  最後呼籲有去現場的朋友們注意自身安全,同時注意自身紀律,以免落人話柄。

 
over 5 years ago

服貿對台灣表演藝術的衝擊

文 孫平(資深藝術行政)

https://www.facebook.com/swsg95/photos/a.271173981381.139494.50835451381/10152265884241382/?type=1

反服貿...之...如果你是我的家人和好朋友

請知道我個人為什麼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給我1分鐘就好)

無論認同與否,麻煩您閱讀我的部份想法

我們可以討論分享觀點,也可以心領(不)神會

我只希望更多人知道為什麼我可以接受經濟發展的良好願景

卻不能接受這項兩岸服貿協議

這次的兩岸服貿協議,包含了與我們表演藝術工作者息息相關的項目

也就是劇院經營管理的項目,是包含其中的

別人可以隨便說,我沒有你們瞭解其他服務業

或不懂金融,電信,醫療或其他商業服務體系,是多麼渴求服貿的簽訂

但是我絕對知道,我們的藝術場館機構可以讓中國入資

是多麼危險的事情

回台灣工作這8年來,已經陪伴許多藝術家創作各種作品

也陪伴他們出國巡迴演出征戰許多大大小小的藝術節

你若知道,每當國外藝術節要推廣台灣藝術

若是被中國當局知道的話,他們就會接到中國關切的聲音

直接聯繫他們的市政府,或者劇院,對於支持台灣藝術進行打壓與騷擾

有的藝術節主辦單位跟我說,他們的長官挺得住

所以我們才有機會演出

或者是,他們長期支持台灣藝術創作,所以中國知道攻不下這個山頭......

卻也真的有不少地方,捱不住中國的“關切”

決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乾脆放棄台灣藝術節目去演出

以免造成許多麻煩或困擾等等

我們只是藝術活動的交流分享,都要這樣被打壓

你要我相信中國大陸投資台灣的藝術場館,是抱著如何如何良善的念頭

我真的不會相信

(大陸如何打壓中國自己的藝術家,我們也很清楚,不是嗎?)

我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原因有很多,這只是其中之一

希望你們可以聽見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聲音

也歡迎你們去現場直接觀察街頭運動中,理性的一面

你會知道,當官逼民反時,人民走上街頭,甚至佔領國會

都是不得已的選擇

而台灣的抗議活動現場,其實,真的和國外非常不同

許多溫柔細膩的一面,你在國外的抗爭看不見

(這些之後再聊吧,我累了,孩子要吃早餐啦.....)

謝謝你願意讀到這裡

我們支持經濟發展,貿易政策良善的推動

但我們也有更多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原因

請傾聽這些原因,與我們正面交流

我們不是暴民,不是非理性的人

否則,你不會是我的好朋友,或是我的家人,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