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醫療] 醫勞盟:醫療環境更加險峻

http://www.tmal911.org/26032328622084421578.html

醫勞盟聲明:服貿將使台灣醫療環境更加險峻

爭取醫事人員勞動權益的醫勞盟,今發表聲明指出,台灣醫界面臨許多的挑戰,包括醫療崩壞、醫護過勞、而健康依舊不平等,但這些都比不上接下來即將面臨的外部挑戰,即政府擬全面開放中國醫療機構及社會服務機構來台設置。健康與社會服務不是商品,不是純服務業,不能僅由市場和資金決定國家社會安全的規劃,台灣衛生福利制度應朝向已開發國家的社會安全制度而努力,才能建立台灣全民最基本的健康保障,並且符合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的最低要求。(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聲明內容:

  1. 反對政府企圖以服貿作為解決任何醫療崩毀現況及健保財務困境的手段。

  2. 依現有的服貿條款,台方受益最大者是在於企圖擴張卻受限於法規不得從事財務操作的財團法人醫院,而過去財團醫院的無限制擴張卻是醫療崩毀與血汗醫療,甚至造成國家健保財政負擔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強烈要求政府在服貿協定之前,立法強制財團法人醫院除現有公開簡式報表外,需接受外部第三方會計簽核,並依現有國際醫療會計準則規範之,並從嚴規範財團法人醫院盈餘流向,使財團法人醫院回歸法人的公益性。

  3. 在醫療崩毀及分級醫療的相關根本問題尚未得到政府正式解決方案之前,反對以服貿協定作為財團法人醫院擴張及加速醫療崩毀的幫凶。

  4. 對包括中國在內的醫療開放協定,必須在一個完整的國家醫療健康及產業戰略目標之下思考,除了對中國之外,更要考慮周邊國家甚至全球醫療產業的競合,而這個戰略目標必須是國家層次的醫療健康及產業遠景。沒有願景的論述與現階段作法,都是支離破碎的短期近利,徒然空耗了台灣優質的醫療國力。

  5. 針對外籍醫事人力執照認可,必須站在全球菁英爭奪戰的高度來規劃,目標應該是各國的醫療頂尖菁英,絕非針對特定國家,或是特定的富二代官二代醫二代量身訂做。

  6. 在醫療產業方面,中國醫療市場對台灣醫療產業的最大助力,是在於中國醫療的後台市場,包括醫藥物流,中醫藥原料市場,新藥研發,醫材醫藥證照取得,長照事業等等。這些台灣的優勢產業項目,中方不是尚未開放,就是實務上諸多刁難限制。而這些需要政府替民間產業積極爭取的項目,在這次的服貿談判中完全付之闕如。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暨病人安全促進聯盟堅持捍衛台灣人民的健康權及台灣醫護勞動正義,對於政府草率與中國簽訂ECFA及服貿協定、全面開放健康與社會服務業進入台灣、嚴重違反民主程序、並忽視整頓台灣醫護勞動現況,表達嚴正的抗議,並持續為台灣全民健康照護體系及勞動正義而努力。

 
over 4 years ago

服貿對台灣表演藝術的衝擊

文 孫平(資深藝術行政)

https://www.facebook.com/swsg95/photos/a.271173981381.139494.50835451381/10152265884241382/?type=1

反服貿...之...如果你是我的家人和好朋友

請知道我個人為什麼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給我1分鐘就好)

無論認同與否,麻煩您閱讀我的部份想法

我們可以討論分享觀點,也可以心領(不)神會

我只希望更多人知道為什麼我可以接受經濟發展的良好願景

卻不能接受這項兩岸服貿協議

這次的兩岸服貿協議,包含了與我們表演藝術工作者息息相關的項目

也就是劇院經營管理的項目,是包含其中的

別人可以隨便說,我沒有你們瞭解其他服務業

或不懂金融,電信,醫療或其他商業服務體系,是多麼渴求服貿的簽訂

但是我絕對知道,我們的藝術場館機構可以讓中國入資

是多麼危險的事情

回台灣工作這8年來,已經陪伴許多藝術家創作各種作品

也陪伴他們出國巡迴演出征戰許多大大小小的藝術節

你若知道,每當國外藝術節要推廣台灣藝術

若是被中國當局知道的話,他們就會接到中國關切的聲音

直接聯繫他們的市政府,或者劇院,對於支持台灣藝術進行打壓與騷擾

有的藝術節主辦單位跟我說,他們的長官挺得住

所以我們才有機會演出

或者是,他們長期支持台灣藝術創作,所以中國知道攻不下這個山頭......

卻也真的有不少地方,捱不住中國的“關切”

決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乾脆放棄台灣藝術節目去演出

以免造成許多麻煩或困擾等等

我們只是藝術活動的交流分享,都要這樣被打壓

你要我相信中國大陸投資台灣的藝術場館,是抱著如何如何良善的念頭

我真的不會相信

(大陸如何打壓中國自己的藝術家,我們也很清楚,不是嗎?)

我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原因有很多,這只是其中之一

希望你們可以聽見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聲音

也歡迎你們去現場直接觀察街頭運動中,理性的一面

你會知道,當官逼民反時,人民走上街頭,甚至佔領國會

都是不得已的選擇

而台灣的抗議活動現場,其實,真的和國外非常不同

許多溫柔細膩的一面,你在國外的抗爭看不見

(這些之後再聊吧,我累了,孩子要吃早餐啦.....)

謝謝你願意讀到這裡

我們支持經濟發展,貿易政策良善的推動

但我們也有更多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原因

請傾聽這些原因,與我們正面交流

我們不是暴民,不是非理性的人

否則,你不會是我的好朋友,或是我的家人,對不對?

 
over 4 years ago

賴飛羆教授
(台大電機/資工 台大醫院副院長,「羆」讀音「皮」)

主席各位先進,大家午安。

首先呢,我想以兩個問題來就教於大家:

一、我們準備投降了嗎?

二、你們準備「落跑」了嗎?

我想呢,如果答案是Yes,那我們趕快簽吧,我也不想再講了。

如果答案是No,那我們要好好的再討論一下。

基本上,台灣的政府決策圈,是由有錢人所組成的;或是,等你參與了決策圈,你很快的就會變成有錢人。各位還記得嗎?共產黨的老祖忠「列寧」早就說過:「當我們需要繩子把商人勒斃的時候,他會賣給我們的」

我看了這些很多官方的各部會提供的文件,的確規劃非常的完整,戰術也很好。

應該呢,會打贏很多場戰役;可是呢,可能會失掉整個國家。

看看這些內容,整個結論呢,就是說「說的比唱的好聽」

所謂的「三嚴」我們要「嚴格審查,嚴厲監督,嚴密防護」(註1)

我覺得呢,整個問題出在「執行力有問題!」

我們來看看美牛事件,「三管五卡」(註2)結果最後變成「三不管自己管」(註3)

華為資通(註4, 註5)的設備,請問有沒有規範?

那各位看看,總統府有聽進去嗎?調查局有聽進去嗎?

我們台灣ERP的大廠「鼎新」(註6)在進到大陸之後,結果呢變成中資了,

請問我們的投審會(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有說句話嗎?

電腦系統是個非常嚴肅的議題,我們常常說要換系統就好像要換腦袋一樣,

非常困難。你可能在換系統的時候,就好像神外(神經外科)在開刀,

可能呢,這個病人不會再醒過來了。

我們用了某一個系統,簡單來說呢,很快就會被他綁住、勒住了脖子,很難再脫身。

所以呢,各位一直強調要國際化,我當然也贊成要國際化。可是這個國際化,

我們跟中國之間並不是正常的國與國的關係,如果可以能夠把它列入國際化的議題裡面,

我們當然不怕美國來競爭,印度也好,巴基斯坦也好,通通歡迎。

他們也沒有口口聲聲說台灣是他們的一部份,請問有這個issue嗎?

各位在討論國際化的議題,有把這個問題給考慮進去嗎?

如果各位的護照都準備好了,牙刷準備好了,銀行的賬戶也準備好了;

當然呢,這百分之一的有錢人他們隨時搭個飛機跟大家說再見是很容易的,當然是贊成啊。

服貿開放了大陸的一片天地讓他們去發揮,也把自家的這些弱勢丟給人家,

自己取得了龐大的利益,可能每家的賬目都是天文數字,你們跑得很快啊,

可是把90%的台灣人丟在這邊,怎麼辦呢?

良心一斤多少錢,良心一個一塊錢,網路上有賣。

這個食用油的事情,前幾天還聲稱食品業要有良心來經營,

台灣的企業有99.9%的人是很有良心的,只有0.1%的人沒有良心,

結果呢沒有幾天,他自己就從99.9%的掉到那個0.1%的,

可能變成0.2%了,因為他進去了之後把這個base給撐大了。

各位,要提升台灣的競爭力,當然開放大陸的市場是有必要的。

但是,絕對不能夠以台灣人民當做你的籌碼,把他端上談判桌去任人宰割。

你們說你們會很努力的做,有各種法律。

我想請教一下,這法律碰到美牛事件會不會轉彎?碰到華為的資通訊設備,有沒有人理它啊?

還是總統府跟調查局耶?我不曉得國安局,他是說沒有,但是,可能就沒有吧。

那請問將來這些大企業到大陸去之後,誰敢保證他不會變成中資,回來再反吞我們台灣呢?

我們看看這些所謂的台灣有良心的企業,他在大陸,奇怪就變得遵守大陸的法律。

可是哪,對台灣的法律就視而不見。因為呢,在台灣他們是大黃蜂,可以很快地衝破那脆落的法律網路。

一般的中小企業,一般的人民呢,只是蒼蠅蚊子,一下就被那法律的網路給黏住了,動彈不得。

大黃蜂、大老鷹可以自由飛翔,翅膀一拍,那個法律就為他開了好幾個大洞

我希望台灣人民可以覺醒起來嚴格監督。

  1. http://www.ecfa.org.tw/ShowATSFAQ.aspx?id=158 ECFA/服貿常見問答集

  2. http://www.coa.gov.tw/view.php?catid=20473 農委會/三管五卡

  3. http://www.nownews.com/n/2013/10/31/1006836 NOWnews/美牛亂竄

  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Huawei Wikipedia/華為

5.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3/10/131031_taiwan_huawei_ban.shtml BBC/台灣總統府防洩密換掉華為品牌行動網卡

  1. ERP: 企業資源規劃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MVF-ViSE6w#t=7h5m0s

 
over 4 years ago

[金融] 第五場服貿公聽會重點整理:銀行業超同意,但,是拿誰的錢去冒險呢?

(來源: 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9676/

國泰世華銀行汪國華高級顧問說「取得分行執照之後,在大陸的發展很快,再加上台灣的銀行放款的利差大約0.6%,那邊是2%以上,一樣的放款,台灣所能賺的錢只有大陸的1/4,因此在大陸開分行是很好的契機,而且開得越多錢賺得越多。」

中華經濟研究院吳惠林研究員「中國的經濟是崛起嗎?其實金融風險非常嚴重,最近這幾年地方債、企業債的問題還有系統性的風險都已經要出現了,你現在還要帶錢到那裡去,能夠吸收什麼存款啊!這些錢都是我們人民的。如果是對岸到我們這裡來,也是在吸我們的錢,你能夠相信他們嗎?」

民進黨田秋堇委員也拜託政府官員,不要報喜不報憂,也不要把服貿說成有百利而無一害「台灣有這麼多家銀行到中國去,我們政府有沒有去把這些分行經理找來,問他們在中國吃了什麼苦頭,遇到什麼問題,服貿對他們所吃的苦頭、所遇的問題有解決到沒有?」

* 正文開始 *

台灣大學經濟系許振明教授認為,過去10年的金融改革讓台灣銀行體質已經相當健全,所以應該要踏出去 ,市場應該再擴大、再積極開放。

「中國大陸的銀行資產快速成長。英國銀行家雜誌The Banker公布2013年全球1,000家銀行排名,有96家大陸銀行榜上有名,其中有4家大陸銀行進入前10,第一是中國工商銀行、第五是大陸建設銀行、第九是中國銀行、第十是農業銀行,就銀行資本來看,中國大陸的銀行在最近十年成長很快。」

「台灣銀行業的市場不應僅侷限國內的競爭,否則只會淪於殺價競爭,惡化經營環境。外商銀行從1998年有46家在台灣設立分行,到2013年6月底止僅剩28家,就因為很看不慣台灣的金融發展環境。可以看到近10幾年來,我們銀行業資產報酬率及淨值報酬率都降得很低。在資產報酬率方面,亞洲國家中新加坡1.4%、香港0.9%、中國大陸1.28%,但台灣卻大概只有0.5%左右,去年最高也只達到0.68%。」

「大家關心的是大陸銀行業的資產和資本快速成長,我們希望相關管理機關對於同業競爭或銀行管理再多加強。協議第七條商業行為規定,針對市場開放可能衍生的獨占性問題,基於公平性的角度考量,我們希望主管機關能夠仔細監督與管理,以達到海峽兩岸雙方銀行業者的公平競爭,因為中國大陸五大銀行的資產規模確實是非台灣的銀行所能匹敵的。」

臺灣大學經濟系林建甫教授表示,2009年11月簽了MOU,2010年簽了ECFA,簽了MOU是拿到入場券,簽了ECFA才開始算正式拿到一點貴賓券,而現在服貿協議是一個更大的機會為什麼不把握?

「目前我們雖然已經有12家銀行開始在那邊設分行,可是我們更要深入基層,這次給我們所謂的村鎮銀行,還有可以在福建做同省異地的支行,其實這都是機會。以泉州來講,泉州現在的定位是村鎮銀行,而泉州就有500萬人口;你如果到河南,像鄭州旁邊的新鄉,或河北的邯鄲,那大概也都有一、兩百萬人口,所以那是一個深入基層的機會。」

「我們的製造業很強,可是我們服務業的附加價值一直太低,我們的會計師、律師、銀行業者的薪水遠遠不如香港、新加坡。大陸現在正在崛起,他們的服務業目前只占GDP的43%,以先進國家的水平來講,沒有達到65%以上都算偏低的,臺灣現在大概是68%,可是美國、英國大概是75%,所以他們的服務業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銀行業其實就是服務業的龍頭,我們要趕快進去搶我們的市場、搶我們的地盤。」

彰化銀行陳淮舟董事長表示,11年前彰銀就在大陸設立辦事處,經過8年時間,直到2年前才成立一分行,爭取在昆山分行下設立花橋支行,這也是台灣銀行在大陸設立的第一家支行。

「台灣銀行業進入大陸的時間比國際間其他國家晚了很多,但台商進入大陸卻很早,大型台商企業沒有問題,因為中國的銀行還是會給他們很好的福利,但中小企業就非常非常困難了,因為大陸銀行不曉得這些企業整體經營型態及背景,因此唯有台灣銀行過去那邊才能協助他們資金方面的需求。」

「另外一方面,近2~3年來台灣的銀行放款給大陸方面的國企、大公司的比例,甚至超過台灣企業需要的資金,但要放款一定會尋找風險較低、利差較好的業務,所以在風險控管方面,因為台灣的銀行在大陸的分行只有1~2家,大陸企業那麼分散,台灣的銀行沒有辦法去掌握這些公司真正的情形,只能根據paper去判斷是否放款,如果我們能夠多設分行、增加人員,就能深入瞭解這些公司的經營狀況。」

國泰世華銀行汪國華高級顧問也說,國泰世華也和彰銀一樣,大概在10年前成立了代表處,等8年才取得分行執照,取得執照之後,在大陸的發展很快,再加上台灣的銀行放款的利差大約0.6%,那邊是2%以上,一樣的放款,台灣所能賺的錢只有大陸的1/4,因此在大陸開分行是很好的契機,而且開得越多錢賺得越多。

「但就目前來講,我們在大陸還受到很多放款對象的限制,譬如必須是經過台灣政府機構核准或投資的企業,我們才能放款,如果是從美國、香港過去投資的台灣企業,我們都不可以放款。假如這次服貿協議可以成功簽訂,我們放款的對象可能可以增加好幾倍,因此獲利的能力可以提升很多。」

「相對的,我們也必須開放4項業務讓大陸的銀行承作,雖然他們的資本很大,但過去我們有幾十家的外商銀行來台,他們的資產規模和大陸這些銀行一樣大,但是台灣的銀行賺的錢還是比他們多,因為台灣的銀行和台灣企業的熟悉度、聯繫度及對信用的瞭解,比外商銀行、大陸銀行好太多了。所以我倒是不認為開放對台灣的銀行有任何威脅。」

黃天麟前國策顧問則指出,就任何開放、商機的追求,個體企業的利益和整個國家的利益必須要平衡,而且個體利益不可以凌駕於全體的利益。

「現在有很多的金控銀行已經磨刀霍霍準備要登陸,有更多分行、子銀行要過去,過去一年到現在為止,為此增加的核心資本大概有1600億台幣,與此關係很密切的生意就是貸放資金,人民幣的存款已經開放,到年底一定可以突破1000億人民幣,兩者合計等於是有6400億新台幣已經默默地從臺灣移到中國去,這些錢大概是2001年至2011年我國的M2也就是存款年平均增加額一兆兩千億的50%以上,可以說是造成我們的經濟成長率逐年降低、向下調整的一個主要原因,這也是增加國內的財富分配不均,得利跟受損害的一方情況完全不一樣,受損害的是在國內,得利的是在國外。」

「而只開放支行,但又限定在福建,為什麼不是全國?如果是在福建,我們臺灣的銀行一部分到福建去的話,可能之後會造成自相殘殺的局面,對任何一家銀行來說都是個陷阱。國家經濟現在所需要的是國際化,而不是鎖進中國的一中市場化,但是所謂走出去是走到世界去,以現在來說,我們對於中國的曝險部位已經達到308億美元,擠下美國而成為我們在世界上曝險最多的一個國家,如果服貿再開放,曝險金額可能會暴增,我們國家銀行界的安危等於是完全操之於北京手中,對於銀行的管理而言,這是一個非常不健康的走勢。」

經濟部卓士昭次長回應「某些項目中國大陸僅開放福建省的問題是涉及陸方內部協調開放的速度,陸方一開始要做到全區開放有困難,所以我們要求陸方至少要開放部分的省市,以利未來我們進一步要求陸方擴大開放。」

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韓仕賢秘書長質疑「未來中資銀行的參股,雖然短期它也許還沒有到可以併購我們本國銀行,但是它的參股比例一直提升,比如它可以參股我們金控子銀行最高到20%,進入了董事會,雖然我們主管機關的報告是說不會有個資外洩或是提供資料的隱憂,但你怎麼知道它進來之後的目的是什麼?」

「其次,未來這些中資銀行在台灣的金融市場立足站穩腳步之後,對於政府的重大公共建設、投資專案或融資需求,到底他們可不可以參貸?如果不准的話那他們會不會質疑我們政府對中資銀行有這樣的差別待遇?如果他們這樣講的時候,會不會就縮回去了?」

中華經濟研究院吳惠林研究員認為,金融業是一種沈穩甚至無趣的企業,而且非常重要的就是要有道德,因為錢不是銀行的,錢是全民的。

「金融中介是金融橋梁的角色,就是認為金融機構只應該扮演資金的橋梁或是金融中介,也就是左手從民間接受存款,右手再把這些存款貸放給要從事實質生產的業者,而且要非常盡心盡力找到有誠信又有能力、生產力高的業者,應該是這樣才對。」

「兩岸的狀況更危險,因為中國的經濟是崛起嗎?其實已經要崩潰了,而且金融風險非常嚴重,最近這幾年地方債、企業債的問題還有系統性的風險都已經要出現了,你現在還要到那裡去,你能夠吸收什麼存款啊!就是要帶錢過去,然後他們就把錢吸走了,這些錢都是我們的。如果是對岸到我們這裡來,也是在吸我們的錢,你能夠相信他們嗎?」

行政院陸委會王郁琦主任委員回應黃天麟前國策顧問、韓仕賢秘書長,以及吳惠林研究員等所提醒的事項,也表示政府機關會非常謹慎小心來注意。

「以我在這方面的粗淺常識,金融業應該是工商業很重要的後盾,因為它是工商業發展時融資的來源,所以按理來講,應該是台商走到哪裡,金融服務業就應該走到哪裡。尤其是當我們有很多台商在中國發展,而且在發展的過程又面臨中國在資金融通上緊縮的現象,如果臺灣的銀行能夠就近為台商提供融資的服務,應該對他們的發展有很大幫助。」

海基會林中森董事長說道「我到大陸參訪,跟台商舉辦過三、四十場座談會,他們都認為融資非常困難,很期待台資銀行能夠提供比較優惠的條件和比較充裕的融資,幫助他們投資興業,做他們的後盾。」

經濟部卓士昭次長表示「我要特別針對這部分補充說明,其實我們是非常重視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的,只要有國安疑慮者,我們都不會納入開放,而且我們也不容許商業利益凌駕國家利益。」

金管會黃天牧副主任委員表示,任何企業的經營都面對兩個問題,一個是機會,一個是風險,有機會就一定有風險,在座專家學者有的比較強調風險,有的比較強調機會,而金管會身為金融監督管理機關,我們比誰都關心風險,但是我們也要注意到業者的機會。

「其實我們所做的是非常審慎的、穩紮穩打的、循序漸進的,老實講,我們這次所開放的跟業者的期待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造成這個差距的原因就是我們比較在乎整個國家的經濟安全和金融安全。」

「另外,我們希望銀行走亞洲布局,今天銀行去大陸並不表示他們不去別的地方,銀行局最近也在規劃怎麼樣扶助業者去布局亞洲。但是台商畢竟從2~30年前就到大陸去發展,我們的銀行去大陸發展是幫助我們那些去大陸的台商企業,滿足他們的融資需求。」

** 第二輪提問 **

臺北大學經濟系王塗發教授指出,基本上ECFA其實是中國跟它的地方特別行政區香港、澳門所簽署的特殊經貿安排CEPA的翻版;ECFA同時也是要建構「一中市場」的開端,因為它要求臺灣與中國進一步的經濟整合,雙方商品、人員、資金、服務與資訊全面自由化。

「你說銀行可以西進,就像過去台商一樣,成功的當然會獲利,可是這裡面有很大的風險。製造業者去那邊萬一投資失敗,其損失僅限於投資額度,且完全由該投資業者自行承受;可是金融業不一樣,銀行業的投資資金大多來自社會大眾的存款,包括你我的存款在裡面,這些資金遠超過其自有資金十幾倍或好幾十倍,萬一那邊風險增加,出了問題以後,可能火就燒回來,造成擠兌潮,甚至金融危機,影響國家經濟安定。」

「另一方面是開放中資進入臺灣金融服務業,中國四大國營銀行中,任何一家的資產都超過臺灣所有銀行資產的總和,而臺灣的產業包括銀行業,大部分都是民營居多,是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但中國是以國營事業占重要地位,而且政府介入非常深,不是自由競爭的市場。還有中國銀行界的呆帳在國際上是有名的,國際上有很多評比指出中國可能有爆發金融危機的問題,這豈不等於要把臺灣推向中國的火坑!」

民進黨段宜康委員指出,絕對不可能有哪頓午餐是白吃的,所以一定要有風險評估,可是行政單位並沒有提出任何自己該做的風險和潛在獲利評估。

「譬如我們都知道現在負責經營彰化銀行的是台新金控,如果我的資料沒有錯,台新金控的持股大概是22.55%,那政府財政部的持股大概是12.19%,連同其他可以被控制的股權加起來也不到20%,所以台新金控是單一最大的股東。假設彰化銀行和對岸的一家銀行進行策略合作交換股權,當這家陸銀的持股有10%,那代表它是彰化銀行的大股東,針對彰化銀行的經營策略以及未來的布局,它當然有資格參與意見…」

「這對台灣的金融秩序難道不會產生影響嗎?對台灣的市場難道不會有影響嗎?為什麼在金管會的說明裡面,用一句『陸銀參股投資我國金融機構之家數及持股比率上限均有規定』就叫做『審慎控管機制』?你們的評估是什麼?」

台聯黃文玲委員表示「最重要的是,未來陸銀如果在台灣投資之後,聯徵的資料你們要開放讓他們進來嗎?根據今天金管會的報告,你們是說目前不會讓他們來索取相關的資訊,但是未來也不排除,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如何去保護資安的部分?金融界的資訊包括企業界的貸款等營業秘密,如果都被中國掌握,不是會嚴重影響台灣金融市場的安全嗎?也沒有看到這個部分任何說明。」

台聯葉津鈴委員覺得,這一次的服貿協議,台灣的銀行業到大陸好像受了很大的限制「只有在福建,另外就是只開放鄉鎮銀行,這樣有對等嗎?簽訂這個服貿協議,大陸給我們的條件對於銀行業有多大的幫助?鄉鎮銀行現在是中國最不願意去從事的,讓台灣去背這個風險,這樣對我們的銀行業公平嗎?」

民進黨田秋堇委員拜託政府官員、拜託大家,不要報喜不報憂,也不要把服貿說成有百利而無一害「講一個最簡單的授信徵審評估,在台灣,銀行要貸款出去有非常嚴謹的一套授信徵審評估,你的抵押品、擔保品和公司帳務的資料都要很清楚,在中國你有辦法嗎?有很多大陸企業都和中國政府有關係,你要不要給它的後台面子?」

「台灣現在有這麼多家銀行到中國去,我們政府有沒有去把這些分行經理找來,問他們在中國吃了什麼苦頭,遇到什麼問題,這個服貿對他們現在所吃的苦頭、所遇的問題有解決到沒有?」

金管會黃天牧副主任委員回應,到去年最新的資料顯示,目前國內銀行在大陸整個曝險只有淨值的0.49(淨值就是資產欠去負債,表示這個盈虧是要由股東去承擔,不會牽涉到存款人,所以用淨值做標準),還不到一半,表示金管會其實已經非常審慎的在監督了。

「在股權管理部分,我們銀行法第25條已經對股權的管理有非常嚴格的規定,超過5%以上,每1%就要申報,超過10%以後,10%、15%、20%、25%這些都要用核准去審查;對本國銀行的股權變動都要這樣審查,遑論大陸的銀行來參股我們的金融機構,它的股權變動超過1%以上都在金管會銀行局的監督之下,而且都要審查,不是自動許可。」

「有關聯徵中心的問題,只要是大陸的銀行在台灣設分行,它要成為聯徵中心的會員或者它將來因為授信需要蒐集資料,第一,會員資格必須要經過我們的審查,目前為止在台灣設立的什麼中國銀行都還沒有成為我們聯徵中心的會員;第二,如果它要求我們授信客戶的資料,授信客戶當事人必須要簽署同意書,所以這個部分有嚴謹的程序。」

「至於是不是這一次的開放只允許我們的銀行去福建,其實福建只是讓我們在分行或子行在設支行的時候更方便,這個做法超過WTO的規定,是對我們的優惠,不過台灣的銀行在大陸所有其他省分都還是可以設分行。」

「有關村鎮銀行的問題,是因為我們進去大陸市場比較晚,所以在大都市來講,我們的競爭利基上已經減損,而村鎮銀行基本上對資本額的要求小,獲利比較快,而且擴充據點比較快;同時不是只有台灣選村鎮銀行,新加坡也在進攻村鎮銀行,英國的渣打銀行也在進攻村鎮銀行,所以不是只有台灣在進攻村鎮銀行。」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全文本場公聽會影像

中華民國102年10月3日(星期四)9時4分至11時59分

 
over 4 years ago

原文網址

【大聲公】服貿是毒藥?還是仙丹妙藥?

本文經同意,轉載自維京人酒吧。作者stanley chen另有自由經濟示範區X自由經貿島系列文章,也值得讀者們閱讀。

但是我真心的希望,不論你是否有對國際貿易談判的認識,或者只是單純捍衛台灣民主的人,都能靜下心來好好看這篇文章,因為服貿關乎台灣這片土地的未來。我試著用第三人的角度,比較全面、完整的描述服貿的內容。我希望這篇文章能讓大家看到服貿的全貌,而不單單只有網路懶人包的觀點。網路懶人包的內容大多出自鄭秀玲教授的研究,鄭老師很用心的了解服貿,並開多次座談會帶著學生與民眾認識服貿,然而人都有疏失之處,有些鄭老師無法顧及的地方,這篇文章將試著提出來給大家另一個思考角度。

另外,這篇文章,只打算單純探討協議的內容,關於政府的失職和程序的荒謬,我不打算多談。對於服貿整個處理過程,我完全不滿意政府黑箱作業和強行闖關,理由就和大多數人的觀點一樣,台灣是自由民主國家,不是馬氏王朝,這部分不太有爭議。所以接下來的內容,我只聚焦在協議條文本身的利害關係與影響,大體而言是經濟層面的東西。

什麼是服務業貿易?

首先,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ECFA的一環,除服貿外,尚有合作架構(2010年6月29日簽署)、投保協議(2012年8月9號簽署)、貨品貿易(預計2014年底完成談判)與爭端解決機制(時程未定)。

「服務貿易」是什麼?若談到「貨品貿易」,大家都很熟悉,台灣是IT王國,出口筆電、手機、半導體、面板、IC晶片等高科技產品;除此之外,台灣也有高品質且多元的中小企業,出口機能衣、光學鏡片、腳踏車、法藍瓷、輪胎等眾多商品,使台灣長期為貿易出超國──但是,在貨品貿易之外,服務貿易也逐漸成為世界潮流。

國際服務業貿易有四種模式,跨境提供服務(cross-border supply)、境外消費(consumption abroad)、設立商業據點(commercial presence)與自然人呈現(movement of natural persons)。

「跨境提供服務」指服務提供者在本國境內提供服務給位於外國的外國人,例如國高中課本常提到的印度服務業外包模式,印度服務人員在印度提供客服給在其他國家的服務需求者;或者是近年來很夯的電子商務,淘寶網在大陸提供服務給其他國家的消費者,也是跨境提供服務的代表。

「境外消費」則指外國人到本國接受本國的服務,例如日客來台觀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到新加坡接受教育等。

「設立商業據點」是整個服務企業投資國外,在國外設置服務據點,例如麥當勞到台灣投資,設立實體店面,就是美國對台灣的服務業出口。

「自然人呈現」則是單一個人到他國提供服務,例如我國教授被挖腳到大陸大學,或是美國醫生來台從業,前者是我國對大陸出口,後者是美國對我國出口。

對一國經濟發展而言,跨境提供服務、境外消費能吸引資金、人才進入國內,其發展對國家經濟具較高正面效益。設立商業據點帶來國外先進的管理技術和服務品質,有助於改善國內既有服務,並刺激大眾消費,有時對國家也是有利的。自然人呈現則常被認為是人才流失,因而為人詬病。

服貿對台灣經濟有幫助?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就是兩岸的服務業出口與進口的貿易條約,雙方談判好相互開放的產業以及該產業的四種開放模式的限制,並依照條約履行開放承諾。

也就是說,在兩岸服貿協議範疇內,雙方人民可以為對方提供服務。對台灣而言,可能是在台灣跨境服務大陸客人,或者是吸引大陸客人前來消費,或是大陸設立商業據點搶佔大陸市場,或者台灣人可獨自到大陸從事服務業(但有投資金額限制)。

服貿和所以自由貿易協定一樣,政府與自由開放的支持者,都期望能透過服貿除去雙方法規限制,使資金、貿易加速流動,並藉由開放提升產業競爭力,創造產值,並推升經濟成長動能,讓台灣經濟永續發展。

然而,開放市場意謂更激烈或不對等的競爭,惡化貧富差距;允許民間資金投入醫療、公共建設等特定產業,更可能讓社會曝於危險之中;因此有些人反對市場自由化,要求政府轉換開放市場拚經濟的思維,不要再讓市場價值綁架國家。

為何先簽服貿?再簽貨貿?

在ECFA中,對於各項協議簽署日期並無訂定,但一般國家如韓國在談判FTA時,會先簽貨貿再簽服貿,或兩者同時簽,或像港澳一樣逐步開放,避免一次開放帶來太大衝擊。畢竟一般國家的工業發展比較穩定,服務業發展較脆弱,先開放較強的貨品貿易對國家衝擊較小,較為合適。

然而,為甚麼台灣政府要先簽服貿再簽貨貿呢?

事實上,兩岸服貿和貨貿是同時進行談判的,並沒有要先談服貿,而只是服貿先談完,所以先簽,政府認為,貨貿和服貿的一起談,簽署時差頂多半年,順序的影響並不大,沒必要等到貨貿也談完再一起簽。

兩岸服貿簽的很爛?

普遍對服貿的認識是,協議的規定不對等,台灣對大陸開放很多項目且限制很多,但大陸對台灣的開放卻多有限制。為證明這點,鄭秀玲教授很用心的和他的研究生一起將中國對台灣和中國對他國的服貿協議整理成表格,讓大家能夠清楚得知中國對台灣的開放程度確實很不理想。

鄭老師比較中國對台灣與對他國的服貿協議 圖片來源:服貿自救寶典,鄭秀玲

由圖表可知,根據整理比較結果,台灣的服貿排名是第8名,簽得極爛。

從鄭秀玲教授給媒體的詳細資料中,我們可以清楚得知台灣的服貿跟其他國家的服貿到底差在哪裡。

資料中指出,電腦服務、旅遊服務、不動產服務、運輸服務、其他商業服務、洗衣、美容美髮、餐飲等項目,中國加入WTO時承諾開放的項目很多都不在兩岸服貿對台灣的開放範圍,但卻有開放給其他國家,兩岸服貿開放給台灣的顯然不多。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服貿協議尚未生效,協議中也不包括餐飲業,85度C、全家、頂新、COCO等等餐飲服務,為何能夠在服貿生效之前風靡中國市場?

曼都國際為何能在中國賺飽飽,成為一家跨國美容美髮企業?服貿也沒納入美容美髮啊!

答案,就在中國對WTO的承諾。事實上,不是中國沒有開放這些項目給台灣,而是對於WTO的承諾,中國幾乎已全面開放給台灣,因此不必放在服貿協議中。這是鄭秀玲教授最大的錯誤,服貿不是很多沒有開放,而是早就已經開放,服貿是更進一步爭取優惠。

所以,所謂台灣開放給中國,中國卻沒開放給台灣的項目,諸如電腦服務、其他商業服務、觀光旅遊、餐飲、洗衣、美容美髮等,沒寫在服貿協議中的細項,很多都已比照WTO入會承諾對台灣開放。

中國對WTO承諾早已開放給台灣,台灣則透過行政命令「走後門」,開放約我國WTO入會承諾40%的服務業(以開放項目估計)給中國,且有寫在服貿中。

兩岸服貿協議中,準備開放給中資投資台灣的64個項目裡,有47項,也就是三分之二的項目(對WTO入會承諾的40%),根本早已開放,只有17項才是新開放的(加起來是對WTO入會承諾的60%)!

也就是說,真正的兩岸服務貿易,不能只看服貿協議,也要把中國對WTO承諾,甚至是先前開放的早收清單放進來一起看。

服貿包含中國對WTO的入會承諾

以電腦及相關服務業為例,鄭秀玲教授的表格中,顯示台灣對中國開放硬體諮詢(硬體安裝有關諮詢服務)、軟體執行(軟體諮詢、系統分析、系統設計、程式設計、系統維修服務)、資料處理(輸入準備服務)三塊,而中國僅對台灣開放軟體執行,相當不對等。再看看中國對其他國家,除香港外都有開放硬體諮詢、軟體執行、資料處理。

然而,事實上,因為大陸對WTO的承諾也對台灣開放,因此實際上也對台灣開放硬體諮詢、軟體執行、資料處理三塊,但服貿協議中會特別列出軟體執行,是因為在這方面大陸要對台灣進一步開放,從原本必須合資,改為可獨資經營。如此一看,雖然台灣還另外開放大陸沒有開放的資料庫服務和其他服務,但也就沒有那麼不對等了。

再來看旅遊服務,從表格中看起來,台灣對中國開放觀光旅館、餐飲服務、旅行社,但中國只對台灣開放旅行社。不過往右邊看中國的WTO入會承諾即知,中國對台灣是全部開放,並不只開放旅行社。服貿之所以談旅行社,是因為進一步開放,免除年旅遊經營總額4000萬美元的限制,以及免除400萬人民幣註冊資本額的限制,資本額比照大陸企業。

所以,真正的圖表應該長這樣子!

大陸早開放給台灣的服務,沒寫在服貿裡,台灣早開放給中國的服務,服貿中重複寫一遍,所以會產生好像我們開放很多,大陸都沒開放的錯覺。

為何要這樣自找麻煩?經貿局回應,這是基於戰略考量,一方面在協議中寫我們開放很多,讓外國覺得我們很有誠意洽談FTA;另一方面,不寫入中國早已開放的項目,以爭取貨貿的談判籌碼。

另外,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第四條公平待遇第五款規定:「關於一方影響服務貿易的措施,除符合世界貿易組織《服務貿易總協定》第二條第二款規定的豁免外,該一方對另一方的服務和服務提供者所給予的待遇,不得低於該一方給予的普遍適用於其他任何世界貿易組織會員的同類服務和服務提供者的待遇。」意思就是說,除了台灣現在因為特殊理由不願開放給大陸的那40%可以不談,大陸以開放給台灣的對WTO承諾的範圍,未來必須持續開放給台灣,不得更改。

大陸資金會來嗎?

可是要注意,台灣當初是以已開發國家的身分進入WTO,因此承諾的開放項目較以開發中國家身分進入的中國多。所以雖然中國對台灣100%開放承諾範圍,幅度也不見得比台灣開放的60%多。另外,雖有開放,但開放的模式可能多有限制,大體而言,台灣對中國的限制較中國對台灣的限制寬鬆。

然而,根據商周報導,過去雖開放40%,來台投資的案件總計不超過百件,且只有十位數的投資案審查通過,顯示大陸企業對台灣已飽和的服務市場缺乏興趣。另外,這寥寥無幾的投資案中,又有一半撤資。

但反對者的陰謀論認為,這是大陸政府的策略,故意先叫國內企業不要去台灣投資,等到服貿過了再大舉進入台灣。這樣說好像也有可能,但是大陸政府是否對民間企業有這麼大的控制力,還是陰謀論者庸人自擾,就只能見仁見智了!

大陸人會變相投資移民台灣?

網路上的服貿懶人包盛行一張圖,諷刺服貿讓大陸人能移民台灣。

這是鄭老師演講中常用的比喻,開一家餐廳,爸爸是老闆,媽媽是廚師,兒子是會計,全家就可移民台灣,很生動的描繪出服貿對投資人員流動規定寬鬆之荒謬。

根據條文內容,商務訪客停留時間不能超過三個月,這點很合理沒有爭議。但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可停留三年,並可無限延展,且對調動之經理人和專業人士的認定寬鬆,只要20萬美元該企業就可帶兩個經理人來。鄭秀玲教授指出,這是變相開放投資移民,將導致大量中國人長期停留在台灣,搶食我就業機會,甚至中國已經出現移民台灣的廣告。最好的例證是,香港自從簽訂CEPA後,已超過70萬中國人定居,壓低香港薪資水平,使薪資要馬到退,就是停滯不前,香港的悲劇可能在台灣從演。

香港的悲劇可能在台灣重演,但台灣不一樣的是,香港和中國是同一個國家,居留容易,可台灣和中國是不同國家,中國人士到台灣並不取得身分證,且台灣服務業市場相較於十年前簽訂CEPA的香港,已非常飽和,撇開陰謀論不說,陸資願意來多少我很懷疑。

再加上可停留三年並無限延展的是「國際企業內部調動人員」,也就是國際企業的經理人或專業人士,一來根據所謂經理人和專業人士的認定是根據《大陸地區人民來台許可辦法》,有資歷和學位的限制,行政部門會嚴格把關,並不只是服貿上寫的內容,且限制算嚴格。二來此跨國企業,不包括陸資企業。至於20萬美元的規定(相當於600萬台幣),其實是比照外資,規定帶一位負責人、一位經理人的投資門檻,對陸資是不是應該嚴格一點,見人見智;如果國際企業想在多帶一個人,每個人投資金額要增加50萬美元(約1500萬台幣);若是申請主管或技術人員,必須實質投資30萬美元(約900萬台幣),每多申請一人,要多投資50萬美元(約1500萬台幣)。

因此上面那嘲諷投資移民的圖,和鄭老師舉的例子,可能不是非常正確。若大陸人真要這樣到台灣長久居留,首先,他們家的餐廳要是國際企業;再來,爸爸是老闆,要600萬台幣,媽媽是廚師、兒子是會計,勉強算專業人員的話(事實上更有可能不給通過),每人也要個900萬,所以這家人總共要2400萬才能變相移民台灣。有可能為了到台灣開一家餐廳花2400萬嗎?聰明的大家自有定見!

服貿的勞工議題疑慮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大陸勞工不會來,來的是老闆和白領

另外,某報不斷報導服貿簽署後會有一堆洗頭妹到台灣搶工作,很多台灣勞工會失業。第一,根據《大陸地區人民來台許可辦法》,行政部門會嚴格把關;第二,就算行政部門放水,把洗頭妹算技術勞工好了,到底哪家國際企業會花900萬台幣請一個基層員工到台灣來,除了用陰謀論解釋大陸政府就是失心瘋要花一堆600萬毀了台灣,一般企業會花錢帶來台灣的一定是高階經理人。因此,服貿真正帶來競爭壓力的,是白領,不是基層勞工。服務完全不牽涉勞工。

除了白領受衝擊,就是部份開放獨資的服務業,老闆可能會變大陸人。

大陸人要成為老闆,也是得接受市場的殘酷競爭,不談中國陰謀論的話,台灣的服務業品質優於大陸,這是肯定的。但我們也得注意,大陸的服務業品質,很快就會跟上台灣,到時候台灣業者更要持續進步創新,才能勝過潛在的競爭者。

還記得俏江南嗎?大S老公的中國餐飲集團,到台灣投資餐飲,結果生意不佳,退出台灣的風聲頻傳。

談到這我不得不提一下,關於蕭萬長前副總統推銷服貿時,舉例麥當勞和其他國際餐飲業進入台灣,不但沒有打趴台灣,還讓台灣產業升級,服務品質更好,因此台灣應勇於創新,勇於開放。

這句話從自由主義的觀點,本身沒錯,只是他舉的例子不對,先進國家的高品質服務業進台灣,當然可以推升台灣服務業品質;但大陸服務業品質低於台灣,要如何推升台灣品質?

服貿危及國家安全?

一個很重要的反服貿論述是,台灣開放給大陸的服務部分存在「國家安全」的疑慮,像是印刷業、電信網路、金融、廣告業、交通運輸等。

台灣雖不開放出版業,辦開放印雙業。反對者認為,台灣開放印刷業,雖規定陸資不得持股超過50%,但其實只要持股1/3就能擁有主導權,陸資根本不用過半也能掌握台灣印刷業。前國策顧問郝明義先生擔憂,一旦中國掌握印刷業,就連帶掌握印刷下游的出版業,將影響我們的言論自由。

但印刷業的條文同時規定,陸資只能投資台灣現有事業,也就是台灣有的印刷廠才能投資,陸資不能自己設立。而根據經貿局做的產業調查,台灣印刷廠大多為家族私人運作,是個相當自由競爭的市場,除了陸資不太有可能取得一定股權外,要壟斷印刷業造成言論自由危害非常不容易。不過經貿局也坦承,當初在談印刷時,只考慮經貿角度,沒有把印刷業納入國家安全討論的範疇,國家安全的風險確實存在。

廣告業陸資可獨資來台設立商業據點,對言論自由的危害可能更大,因為陸資廣告業將可能以「抽廣告」當做武器,控制媒體業,進而控制台灣言論。

從另一個角度看,廣告業和印刷業一樣,是個相當競爭的自由市場,陸資廣告業要取得一定影響力到危及言論並不容易。再加上廣告資金其實掌握在廣告主手中,也就是由國內企業決定要請哪個廣告業者幫忙製作廣告,資金並不掌握在廣告業者手中,要逕行抽廣告的可能性也不大。更重要的是,根據大陸地區廣告管理規定,陸資廣告內容必須受到行政單位管制,若有不適當的內容,可強制禁播。

電信業開放上,政府宣稱只開放「第二類電信」,但第二類電信包括「存轉網路服務」、「存取網路服務」、「數據交換通訊服務」,幾乎涵蓋整個網路服務範圍。也就是說,服貿開放了中國經營台灣的網路服務。

但同時,條文也規定,大陸服務提供者須為海外或大陸上市之電信業者(不能投資我國業者)、大陸服務提供者總持股比例不超過50%,且「不具控制力」。不具控制力是和印刷與廣告很不一樣的地方,相關規範見於經濟部,有對於不具控制力在董監事人數等規定,因此大陸電信服務提供者要控制台灣網路,還是一樣,非常困難。

電信服務開放的另一個爭議點,和金融業一樣,都可能讓台灣人民的資料外流中國,形成資安風險。

交通運輸部分,我方開放海運輔助性服務、航空貨物集散站經營、公路貨物運輸、公路運輸支援服務、倉儲服務、貨運承攬服務等,有些規定不具控制力,有些規定有持股不超過50%限制,有些允許獨資,可能讓中資掌握台灣的運輸命脈,例如以修建之名,癱瘓高速公路或關閉雪山隧道,帶來國安衝擊。

投審會跨部會把關投資資金

針對有國安疑慮的部份,若能重啟談判,最好是不開放,但在國際經貿談判中恐怕行不通,建議以服貿中營造及相關工程服務業的開放條件為範本,規定大陸服務提供者總持股比例不超過12%,且不具控制力,較為得宜。

服貿中營造及相關工程服務業不但可以引進陸資協助進行工程開發,又可確保陸資除收取股利外不會有額外的任何影響。

另外,任何一個陸資來台案件,都有「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組成審查小組控管,而審查小組則是跨部會組成,並不像網路流傳得那麼可怕陸資想來就來沒人監督。審查小組曾因懷疑某陸資有媒體背景,因而駁回投資案件。

不過,台灣政府面臨很大的信心問題,不免讓人擔心投審會的把關可不可靠,再加上小組沒有民間團體,難免有官官相互的疑慮。

陰謀論和政府把關,願意相信哪個,是每個人生活經驗帶來的價值取向不同,很難有討論空間;有些人認為只要有國安疑慮就都不該開放,有些人認為在國際經貿談判中完全不開放不切實際,而是該限縮開放幅度,並加強政府控管投資的能力,尤其要納入民間團體的監督,才能適當引進陸資而避免衝擊;有些人則純粹站在經貿的角度,相信自由市場競爭,對哪些牽扯到國安看個人定義,因此不太在意國安問題。

不管你是哪種人,或你想成為哪種人,我認為都可以多思考、多討論,不要輕易下定論,畢竟陰謀論要未來才能驗證,服貿的結局我們現在誰也不知道。

貨品產銷一條龍?

服貿最可怕的地方,是台灣同時開放經銷、批發、零售三項服務,若再搭配未來簽署的貨貿協議,從貨源到銷售產銷一條龍,可能就會像陸客來台觀光一樣,排擠台灣的產業空間。

批發零售的一條龍模式,配合貨貿後,中國業者可能進口大陸的黑心食品,造成食安問題。原則上農產品不開放進口,其他食品則和過去一樣由衛福部把關。

經銷、批發、零售其實是台灣承諾給WTO的沒有開放給中國的那一塊,對外資早已開放,例如7-11就是在開放後建立產銷一條龍的例子。是好是壞,大家自有定見!

有趣的是,雖然台灣過去沒對大陸開放零售,但大陸零商產品仍可透過淘寶網賣進台灣,原因是電子商務台灣對大陸已全面開放。

醫生都會跑到大陸去?

醫療業開放也讓很多人憂心忡忡,擔心開放台灣開放大陸投資國內醫療業,大陸會來台灣投資後帶走台灣的醫護人員,帶他們去大陸賺錢,慢慢的台灣就沒有醫生可看。

醫療業開放要怎麼去看待比較好呢?首先,我們要有一個認知,台灣由於健保和醫療體系的問題,醫護人員工時過長,薪資跟不上努力程度,造成台灣醫生大量出走,這是現在進行式。第二,目前正在規劃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將醫療服務納入示範事業,打算吸引國外資金投入以發展高端醫療。

從以上兩點來看,開放醫療服務業是我方的戰略,企圖吸引大陸資金投資我國醫療,發展自經區的高端醫療服務出口,並藉此提高醫護人員收入,解決醫生流失的問題。

但是,陸資投入台灣醫療,確實會有運走醫生的風險,條文中規定非台灣人的董監事不得超過1/3,這樣的限制是否能避免陸資取得主導權,就不得而知了。

社福機構商業化?

除此之外,社會服務開放方面,台灣允許大陸服務提供者在台灣以合夥形式設立小型老人及身心障礙福利機構;大陸則允許台灣服務提供者在福建、廣東以獨資民辦非企業單位形式舉辦養老機構、殘疾人福利服務。

也就是說,大陸業者到台灣可合夥營利小型社福機構,台灣到大陸則可獨資辦理非營利的社福機構,一方可營利,另一方不可營利,顯然台灣對大陸開放較寬鬆。

再加上,台灣國內社福單位理論上是不可營利的,開放大陸來台營利,對於反對社福商業化的人,認為有犧牲人民福祉之嫌。

大陸國營企業,威脅台灣小服務業?

大陸部分服務業的規模也疑慮之處,台灣服務業約93.5萬家,99.7%是中小企業,85%是微型企業(五人以下),規模遠小於中國企業,尤其中國的金融業、印刷業資本額都相當大,甚至多數是國營企業,從陰謀論的角度來看,兩岸服務業的規模不對稱對台灣產生一定威脅。

事實上,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第三條第二項第三款:「一方提供的補貼或補助,或者附加於接受或持續接受這類補貼的任何條件。但如果前述補貼顯著影響一方在本協議下所做特定承諾,另一方可請求磋商,以友好解決該問題。應另一方請求,一方應儘可能提供與本協議下所作特定承諾有關的補貼訊息;」意即,若中國有補貼特定產業,包括國營企業,而使的市場遭到破壞,例如壟斷或削價競爭,政府可進行調查,使服貿協議不適用於該產業。

但要調查市場是否因補助遭到干擾,曠日廢時,若投資前審查不注意,事後的調查就很麻煩,調查完後還要相互磋商才能解決問題,整個過程雖然有機制,但耗時甚久,調查完可能該產業就被中國打趴了,也是有可能的,這就是大家願不願意監督並信任政府的問題了。

以陰謀論來說,中國可能來台投資美容美髮、洗衣業、餐飲業,用低價戰把台灣業者打趴。這樣的假設有可能發生,政府的控管可能來不及,但前提是中國真的想這麼做。從商業面來看,台灣服務業市場早已飽和,陸資來台根本沒賺頭,因此不太可能來,政府宣稱的就業機會和帶動投資大概也是成效不彰。

所以除非中國政府真的想用一堆錢毀了台灣,而台灣又來不及將該產業排除於服貿之外,就會有所謂的台灣業者被打趴。否則,從商業角度看,陸資根本不會想投入這塊市場。

金融、文創、電子商務是服貿贏家?

服貿中較受惠的台灣產業是電子商務和金融業。金融業已於早收清單先行開放,這次又更大幅的開放銀行業務和證券交易服務,降低銀行業資本額門檻,放寬證券業持股比例,可達51%,是服貿沒有爭議的贏家。

線上遊戲方面,陸方承諾審查臺灣研發的線上遊戲產品工作時限縮減為2個月,有助我業者爭取市場先機,解決因產品審查時間冗長而被大陸業者模仿的問題。

除此之外,服貿開放大陸電影片及合拍片可在臺灣進行後期製作及沖印作業,大陸每年生產約800部電影,開放後有助於臺灣電影後製產業之發展及人才養成。不過這部分可能只是反映現況,因為目前大陸電影就有在台灣進行後製與沖印。

電子商務則是超WTO承諾,允許台灣業者到福建設置商業據點,但持股不能超過55%,且不能跨境提供服務。不能跨境提供服務的原因在於中國不願撤銷對台灣購物網站的屏蔽,所以在中國是看不到台灣網站的,電子商務要讓其網站能被對岸看見,只能設點福建。雖限制設點福建,但服務範圍擴及全中國。

上海自貿區揭牌後,也納入電子商務合資經營項目,為確保服貿給台灣的優勢,兩岸決議增修條文,將電子商務開放台灣可持股67%,使台灣業者能在中國設置完全有掌控權的商業據點。

然而,電子商務不能跨境提供服務,意謂著對台灣工作機會增加沒有幫助,只對財團到大陸發展有所助益。另外,中國政府也未保證我國業者可取得ICP許可證。

中國大陸將經營網站視為高度管制業務,凡是有償提供特定資訊內容、電子商務及其它網上應用服務,要先取得ICP執照(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網際網路內容供應商經營許可證)。因此,台灣的電子商務業者,如PChome,到福建設點,可能一不小心,中國就以台灣業者未通過ICP年度檢查為由,禁止台灣業者在大陸經營電子商務。或著,以ICP為籌碼,要求台灣業者乖乖聽話。因此除了持股比例提高,拿掉設點限制,ICP的保證取得也是政府未來談服貿應該且必須的方向。

我們必須正視國際經貿整合賽局

政府常高聲疾呼,也常被批評是在威脅人民,全球已進入經貿整合的軍備競賽,國與國之間不但狂簽FTA,TPP、RCEP完成談判在即,亞洲區域經貿體系逐步成形,各國又紛紛設立經濟特區吸引外資投入,這場全世界的自由經貿賽局對台灣十分不利。

台灣想融入經貿整合,加入TPP,必須展現高度自由化的決心,除了政府政積極推動的「自由貿易示範區」,服貿也是他國評量台灣的一個基點,不簽服貿,將讓台灣失去國際生存空間,對台灣經濟傷害甚大。

然服貿確實存在如國家安全等諸多疑慮,尤其直接影響人民未來的生活,不可不慎。立院是政府談判的槓桿,政府絕不可自廢武功,放棄實質審查。

審查過後,若國際現實允許重啟談判,政府應記取教訓,主動評估、溝通各產業,並注重程序正義,不可便宜形式,開民主倒車;若無法重啟談判,政府必須立即審視投資審查機制及各相關國內規範,除善盡監督、把關的職責,也要設計較能取信於民的整體機制,如導入民間單位監督。

簽訂FTA非仙丹靈藥,服貿熱熱喝,台灣經濟絕不會快快好,未來如何善用服貿,創造價值,迎戰下一波的全球整合,才是台灣真正該走的路!

 
over 4 years ago

【文:陳嘉銘】
簡介:台灣國立大學兼任教師、中研院人社中心助研究員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6%9C%8D%E8%B2%BF%E5%8D%94%E8%AD%B0%E6%9C%80%E5%8D%B1%E9%9A%AA%E7%9A%84%E6%A2%9D%E6%AC%BE%E6%98%AF%E4%BB%80%E9%BA%BC/#.UzPcYVgazCS

【作者按一:文後附臉友(編按:臉書網友)David Tsai解釋六百萬移民如何超簡單的精彩例子。;作者按二:以下只是我依現況和有限資訊的最壞劇本推理。大家不要太憂慮了。只要我們善用民主的力量,一定可以保護我們的社會的!】

我今天忽然覺得想通了一件事,整個人起雞皮疙瘩,打從心底打了好幾個寒顫。

服貿協議最危險的條款是什麼?

是那些實質造成「投資移民」效果的條款。

這些條款,可能將來引發台灣內部激烈的民族族群衝突的悲劇。

台灣在服貿協議中的大多數開放項目,開放在台中資事業的中國籍公司負責人、高級經理人和專家(也就是老闆、經理和員工),來台居留,第一次居留期間三年,可每三年無限次數展延。

其中專家項目,協議中特別註明不需專業證照(員工咩)。(依照WTO的服務總貿易協議的通說,此項目自然人流動,除非有特別水平承諾,可包括藍領和白領。)

依台灣現行陸資許可辦法相關行政命令,中資投資事業,只要投資金額達六百萬台幣,就可申請兩人來台經營管理。

這兩人可依照服貿協議的自然人約定(老闆、經理或員工),申請三年一簽,無限展延。

形同於,實質上的效果,只要六百萬,就發給台灣的永久居留權,要說無限展延居留也可以(沒有道理不無限展延啊)。

六百萬太簡單了,公司名目太簡單了。移民公司只要收取手續費幾萬元,六百萬和特定名目都可以幫你作出來。

或者一家兩口,向中國的銀行借款,準備六百萬,再還回去,就可以來台開飲料店(協議內容蠻有趣的,特別舉例飲料店。)。

以上或許都還不是關鍵問題。

關鍵在於,六百萬和投資(無限展延居留)移民,中國官方有可能,有計畫、大規模、以各種方式,鼓勵和補貼中國公民來台灣無限展延居留。

為什麼說他們有可能這麼作?

因為這是中國在國際上處理邊境民族主義問題,最常被批評的典型手法,也是最危險的手法。

新疆和西藏,原本漢人都不多。中國為了遏止這些地方的民族主義發展,不斷大幅號召、半強迫、鼓勵和補貼漢人移民到偏遠貧脊的新疆和西藏定居。現在這兩個地方的漢人都已破當地人口百分之六十。幾十年前是低於百分之五。

在民族主義的文獻裡,最文明是以自決權解決,再來是給予高度自治,再者是文化自治。而中國採取的移民作法,是處理民族主義最危險的手法。

這個手段可以根本瓦解掉住民自決的正當性。就算住民想要和平自決,原來的新疆和西藏住民,也已經投不過人數更多的漢人。這等於斷絕了以和平方法,解決民族主義問題。原來的當地住民在悲憤之下,只能採取激烈的對抗手段,甚至包括自焚或恐怖攻擊。

英國當初採取這種方法對付北愛爾蘭,自食其果了將近百年。中國是全世界繼英國之後,採取這種作法的國家,我們也在這兩個地方,看到了人間悲劇。

這是悲劇。因為這不是個別移民的漢人或中國人的錯,人民不會有惡意。這是國家或政府操弄集體族群,釀成的悲劇。

最悲慘地是,永遠無解。漢人也移民住了好幾十年,有房有故鄉有感情有利益有他們的國家民族認同,也不可能離開。

只要中國官方大幅鼓勵中國移民來台。不管你是藍綠,不論你是統獨,只要住在台灣,不管該時政治情境是統是獨,以後都會面臨這些悲劇發生的可能性。

而且永遠無解。

服貿協議可以讓許多台灣企業賺錢,我們不懷疑。這些老闆們大聲支持,才更有機會通過。

但是中國對全世界言明要用錢買下台灣的民主主權,全球皆知,我們也不懷疑。

因此,對服貿協議,所有忽略中國政治意圖風險的經濟分析,可參考性都很低。恰恰經濟學者最不會的就是和市場交易、效益分析無關的政治意圖和民族主義風險分析,這是台中經貿協議只交給經濟專家分析的致命傷。

馬政府在中國政治意圖這點上,採取的策略是「有意的疏忽」(intended negligence),絕對閉口不談。因為相關政治意圖的條款,合理推理,必然是中國指定的優先條款。不「有意疏忽」,馬政府就什麼都無法簽。

以下是臉友David Tsai舉的精彩例子,為何600萬超容易。


不好意思,真的很想回答,600萬元真的超容易。

開放之後,假如我是一位住在福建省某二級城市的居民,我口袋裡不用多,只要有美金3萬元(約新台幣90萬元),我的家產不用多,只要有一棟10幾坪的房產,我有一份在當地月入約美金800元(約新台幣2萬4千元)的職業收入,銀行就可以貸給我25年期、近美金20萬元(約新台幣600萬元)的資金。

我可能是一名理髮師,有了這筆資金,我可以在新北市永和區找一間約新台幣1000萬元10坪大的小店面,因必須資金到位符合服貿規範,所以我就將600萬元投入這間店面,400萬元的空缺,沒關係,我可以將店面設定抵押給銀行,甚至可以借到800萬元也不是問題。

因為600萬元的門檻只是初登記時所需要,登記驗證完後,我就可以將資金抽走,還給大陸的那間銀行,頂多付些提前清償的違約金。

現在,我手上有資金200萬元(借到的800萬元扣除600萬元),我有一筆在台灣的不動產,以及800萬元對台灣當地銀行的負債。

我掛名這間理容院的負責人,我如果有老婆,孩子也成年了,那這兩位就是我從大陸帶來的幹部,我負責剪頭髮、老婆負責收帳、孩子負責其他庶務打理,這是我移民臺灣的小確幸。

有時候移民官或陸委會派員檢視我這間店,第一次被官員看到我正在為一名顧客理髮,官員問我有沒有僱用台灣人,我出示一張打卡記錄,跟他說我僱用的是晚班、日班各一名,日班今天碰巧休假,官員做了記錄說下次要訪視我這位臺灣員工。我說好。

我這兩位台灣員工其實是我孩子剛娶進門的臺灣媳婦和我的小三。

大陸的那間房子我出租給在臺灣找不到工作而被迫去大陸工作的年輕人,我有一筆穩定的收租。

我的理髮功夫了得,100元理髮對於台灣同胞實在便宜,我平均一天叫號到50號,一天5千元,勤勞一點週休一天,再加上大陸的收租,平均一個月賺取15萬不成問題。

我的日子大確幸,但我對台灣的經濟貢獻一點也沒有。 啊!有啊,我平抑了物價。

服貿真是棒呆了!


相關文章

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

("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進入臺灣初次停留期間為三年,惟可申請展延,每次不得逾三年,且展延次數無限制。""「專家」係指組織內擁有先進的專業技術,且對該組織的服務、研發設備、技術或管理擁有專門知識的人員。專家包括,但不限於,取得專門職業證照者。")

WTO架構下自然人移動之現狀及發展

("雖有認為,藍領服務提供者並非GATS所規範者,然多數的看法認為,GATS並未排除藍領服務提供者 。")

陸資來台投資基本規範及配套措施

("投資金額或營運資金 20萬美元以上得申請 2人,投資金額或營運資金每增加 50 萬美元得申請增加 1 人,最多不得超過7人。 ")

 
over 4 years ago

原文網址

服貿對護理勞動條件的影響,你需要站出來捍衛自己權益!

2014年3月20日 17:19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聲明稿 2014,3,20

『服貿』是甚麼?『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主文宣稱在『促進貿易服務自由化』,所以此次協議重點內容包含服務業,『醫療服務』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那麼對於醫療服務業中人數最多的護理人員,我們能不關心嗎?首先我們先來談服貿的兩個面向對護理人員的直接衝擊:

  • 服貿通過後台灣資金可以到大陸設置醫療機構,想像X庚醫院到大陸各地開設更多醫院,護理人力哪裡來?如果收費要高,醫療財團想賺錢,當然用得是台灣的人力,因為台灣的護理教育比起大陸護理教育真是天壤之別呀!所以醫院會將大量台灣護理人員調職到大陸工作,所以後果會是甚麼?
  • 早已短缺、過勞的護理人力將雪上加霜,台灣護理人員被調去大陸照顧可以幫財團賺更多錢得醫院工作,留下來的人力要作得是1:30以上的護病比嗎?還是更多?馬總統的1:7承諾不僅成為空頭支票,應該屬於詐騙集團!
  • 被調職的護理人員可以說不嗎?這種調度屬於"內部調度",資方有更大空間可以對你施壓,例如把前往大陸工作六個月當成昇遷的條件之一,你能不去嗎?而且這些遠超過勞基法可以保護的範圍,只有勞委會於2011年成立的”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會是最好的救濟機制,然而身為基層護理人員有精力走到這一步嗎?
  • 經濟部不斷放話服貿將提昇薪資,目前許多"兩岸飛刀"都是高薪受聘,這是事實,然而通過服貿後,兩岸雙方的薪資結構會是拉平的效應,所已是往下調降,而非往上調昇否則財團如何賺錢?近年我們持續爭取薪資調整的努力將化為烏有。
  • 護理人員的準備度是決定照護品質的重要因素之一,台灣護理教育堪稱與世界接軌,然而目前高階師資仍然缺乏,藉由服貿許多學校看到設立護理系的商機,罔顧師資不足的情形,如雨後春筍般搶著開設,護理教育品質也將往下沈淪。
  • 中國資金可以到台灣設置醫療機構,目前宣稱只有護理之家長期照護機構等,也可以成為醫療機構之董監事,員額在1/3之內,然而其家屬也可以依此名義申請來台。其後果是甚麼呢?
  • 設置機構之品質堪慮!目前台灣長照所缺是提供照護者,長照護理人力經常是勞動條件最差的一塊,相對於較大醫院,往往需要孤軍奮鬥,與資方更難形成抗衡的力量。
  • 醫院董監事席次的中資進入,中資化台灣醫療體系,雖然目前宣稱只有1/3限制,以目前立法院的運作,大家可以想見1/3就等於是全部,因為背後利益的誘導,護理人員職場勞動條件惡化速度將加快,血汗富X康工廠應該引以為戒。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在此呼籲全國護理人員站出來反服貿,督促服貿協議之程序透明化,立法院盡到為人民代議的職責,尊重人民的聲音,民眾關切的健康權務必納入討論不可被犧牲,否則我們將持續抗爭,直到奪回人民發言權!

 
over 4 years ago

「文化恐龍」...Part II -- 夠了!反「兩岸服貿協議」不是反自由、反開放、反市場經濟發展和反世界潮流!而是選擇了另一種文化生活的價值!

23 March 2014 at 16:33

作者: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 劉俊裕副教授 (2014.03.23)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10152146156380914

夠了!反兩岸服貿協議(特別是「文化服務貿易」)不是反自由、反開放、反市場貿易經濟發展和反世界潮流,而是反對借用「自由主義」的帽子來侵蝕、控制大部分沒有足夠錢、沒有權、沒有社會地位主張自己自由的人的自由,而卻反而去充飽這些資本家、產業人、企業財團的荷包。相對的,適度「保護」內部市場的目的就在確保台灣內部沒有錢、沒有權、沒有社會地位,但卻希望先站穩文化底蘊、先活絡創意的一般人和微型產業,擁有真正可以選擇的自由。反現在的幅貿是為了可以做足準備,再透過政府清楚的步驟、方向、政策、規劃,來迎向世界的強勢文化、引入強勢文化。而不是在台灣還找不到文化的根、找不到文化的底蘊、沒有確立文化的主體性之前,就市場大開,迎接強勢甚至對台灣懷有敵意(而內部卻不自由、不開放)的文化。

對於資本主義、自由開放的經濟發展,造成了貧富差距懸殊、階級差距拉大、藝術文化主流化資本化與產業化、日常生活方式與社會的消費化產值化... 這些對企業家、政府而言可能只是些經濟發展過程中必要的問題,或者副作用。但對很多一般民眾(和藝術文化人)而言,這些副作用卻幾乎使他們失去了生活的意義和自主生存的空間。其實,很多人並不習慣資本主義社會的生活方式,也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和價值(每天追求更多的金錢、更便宜的商品、思考怎麼更有競爭力、尋找更有效率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但現實是,一群有錢、有權的人、有位置的人做了這樣的生活方式選擇,而大家被架上了這樣的生活方式,沒人問過一般民眾他們到底想不想、要不要,而一般人民沒有選擇也沒地方可逃。

藝術文化人和還沒有進入職場的人(學生)不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他們希望保有更精緻、有選擇、有獨立思考、有反省空間、超越世俗利益權力價值的「文化底蘊和主體性」。他們無力改變、扭轉資本主義社會的價值和社會結構,但卻希望保有一點自己選擇的空間(生活的小確幸),所以他們走上了抗爭的路線。可是已經佔盡主流位置和已經獲得優厚位置的人們,卻依舊希望繼續追逐更資本化的社會,追求他們的競爭霸業和光榮位置!藝術人文化人只是說,台灣社會停下來想一下吧,反思一下吧,我們到底要往哪裡走?給大家一點喘息生活和生存的空間吧?但這群生活相對優渥、有權、有位置的人卻反問,「你們在反抗什麼世界潮流,不要扯我們後腿」?這是在逼原本選擇小確幸的人們,走向衝撞、走向反動的「大時代」!

開放文創產業服務業如果是為了讓台灣有更深厚的文化底蘊、自主性,那麼應當回過頭來看看那一群真摯在做文化底蘊和創意的藝術文化工作者,終身投入了「非營利」藝文組織、團體、個人的奉獻,究竟有沒有得到應有的回饋?他們一生困窘創作但堅持理念的生活,有沒有得到相應的改變?臺灣喊了幾十年的文創產業政策結果,藝術文化工作者的生活條件有變好嗎?沒有,但卻豐厚了一群「產業人」、「企業家」、「財團」用文化做生意。文化服貿開放將是再給那批「利用」藝術文化工作者創作內涵,但卻不願意將錢和利益回饋給核心的藝文工作者的企業家和文化創意「產業」,獲得更多的利益,繼續讓他們去跟其他有錢人、有權人競爭角力(所以臺灣出現了更多華而不實的鼎王、胖達人,用杜撰的創意欺騙賺飽荷包,或只想著創造奇蹟卻擋著救護車的大師)。文化不是在比力氣、比資金,自由競爭、弱肉強食、適者生存,資本主義市場的價值沒有那麼崇高。文化藝術人依舊苦哈哈地在堅持理念!

時至2014年,法國、中國、韓國、歐盟面對美國都還在保護「文化服務貿易」,目的就在保護國家內部文化的多樣性,不被不公平、不正義的市場機制扭曲文化創意生產環境。一但我們落到只能純粹的從「商業、經濟邏輯」來談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反服貿的一切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了。這也是為什麼歐洲國家在WTO跟美國講不通,要另闢戰場到UNESCO訂定「保護及促進文化多樣性表達國際公約」的原因。台灣政府真的這麼有自信要全面開放嗎?評估過嗎?沒有,兩岸服貿協議政府就是沒有評估過!(我根本就不想談談判立法的程序有沒有公平正義、公民有沒有參與、公聽會有沒有作用、逐條審查可不可能實質... 這些都是不值得浪費口舌力氣爭辯的議題。)看看文化部文創司的「兩岸服貿協議文化產業影響評估報告」簡單的十幾頁報告內容,有什麼除了產業、數據、產值以外的文化影響評估?學生、抗爭的人不是不知道兩岸服貿協議可能可以賺到錢,而是認為「這頂多只宣示了台灣人已經窮得只剩下賺錢」!

再說一次,台灣的現況並沒有「關門」、「鎖國」、「排拒開放」,更沒有反自由、反開放、反市場經濟發展和反世界潮流。相對的,臺灣已經在WTO的「自由貿易框架」下對世界各國門戶洞開,臺灣影視產業對世界的開放遠高於所有世界各個先進國家。反服貿是反對政府至今卻還希望透過兩岸服貿協議,讓這個已經門戶洞開的門開得更寬、更大,甚至開給對台灣懷有敵意(而內部卻不自由、不開放)的文化進入臺灣市場,卻不願大家靜下來想想、反省一下這是不是該走的方向。政府的自信從哪裡來?請用審慎的「文化整體影響評估」結果來說服我!

 
over 4 years ago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30822/

服貿協議生效後,你我鄰居組成或有大改變

陳仁豪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以下簡稱「服貿協議」)相關議題最近鬧得沸沸揚揚,除了贊成及反對兩方對內容的看法不同,針對立法院審查程序是否存在瑕疵也有爭議。

於內容上,服貿協議的贊成者多是從「台灣不能自絕於國際社會」、「競爭才會進步」、「會帶來商機」;而反對者多是從「部分弱勢產業可能被消滅」、「涉及國家安全產業不能開放」、「可能傷害到言論自由」等等角度來論述。

這類爭議很正常,每個人的生活背景、價值觀不同,在社會體系中所處的相對位置也不一樣,由於已有相當多的討論,所以本文將不再涉及。不過,筆者認為要討論之前還是請論者把服貿協議好好地讀過一次,而且不是只看完那24條本文(這類條文在類似的協議幾乎都千篇一律)就好,而是也要仔細閱讀附件的特定承諾表以及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

服貿協議中有部分條文牽涉到對岸人士在台居留的問題,由於相關論述較少,筆者對這議題也相對有興趣,所以本文將著重於討論此點。

根據服貿協議中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的市場開放承諾(4)ii(其他開放的服務業基本比照辦理),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進入臺灣初次停留期間為三年,惟可申請展延,每次不得逾三年,且展延次數無限制。(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係指被其他世界貿易組織會員的法人僱用滿一年,透過在臺灣設立的分公司、子公司或分支機構,以負責人、高級經理人員或專家身分,短期進入臺灣以提供服務的自然人。)

此規範看起來類似於筆者有些熟悉的美國L1簽證的「介紹」, 美國L1是跨國公司把高層管理人員和核心技術人員調派到美國工作的簽證類別。創設目的主要是為了讓跨國企業到美國做生意,擴大投資、刺激美國經濟、增加就業。規定申請人在申請前往美國前三年,必須在美國以外的跨國公司「連續受聘」(和聘滿解釋上不同,聘滿比較寬鬆)至少一年。

美國L1簽證的規定,「看起來」和服貿協議中的承諾有些類似,但在實際的運作上美國L1簽證並不容易取得。

首先,美國L1簽證在申請時,必須繳交非常繁雜的文件(註),如果是在美國新設立的公司,必須繳交一份商業計畫,而跨國公司指派到美國新設立的公司的L1簽證申請人,通常只會拿到「一年效期」的L1簽證,後續的延展必須視商業計畫的執行情形,例如雇用美國當地幾名員工等等而定。

而如果是美國的公司已設立一定時間,於申請L1簽證時,則必須要出具銀行每月的往來明細、合約、發票等等,證明確實有在進行商業活動,促進當地的經濟發展以及就業率。

另外,在跨國公司母公司的規模上,由於中國大陸出具的文件造假者甚多,對於中國大陸母公司的規模,在實際審查上採取嚴格的標準,有認為至少要1、公司成立3年以上;2、註冊資本高於300萬人民幣;3、年營業額不少於800萬人民幣;4、員工人員不少於30人等等。

上述這些美國L1簽證核發時的要求,在服貿協議中付之闕如,當然有論者會表示,服貿協議只是進行原則性的規定,將來會另制定詳細辦法。但將來制定的辦法有可能牴觸服貿協議的文意嗎?更況,按法規範的位階來判斷,即使牴觸者也會無效。

在開放陸資投資台灣後,目前關於陸資人員進出是參照外國人投資的相關規定,並依據「大陸地區專業人士來臺從事專業活動許可辦法」「大陸地區專業人士來臺從事專業活動邀請單位及應備具之申請文件表」,以投資金額及營業額核定來台人數以及後續管理:1、陸資投資事業其投資金額達20萬美元以上,可申請2人來台進行經營管理,投資金額每增加50萬美元,得申請增加1人,最多不能超過7人;2、前項主管或技術人員申請來台,原則上第1年只會核發1年效期多次入出境許可證,第2年起,公司營業額須達到新台幣1千萬元始得重新申請換證;3、符合一定要件的人員,可以申請配偶及子女來台等等。

問題是,服貿協議生效後還可能比照現行規定嗎?從服貿協議上開放承諾的文字來看,顯然是不可能。但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以下簡稱「投審會」)在反駁質疑服貿協議的說帖中竟然拿出來說嘴,真不知這些人的腦袋是裝什麼?

筆者並非全然反對對岸高階管理人或是白領技術人員來台,但如照服貿協議開放承諾的字義去執行,恐怕將弊病叢生。

尤其,雖然外資或陸資來台進行投資,都必須要經過投審會核准,而投審會於審定投資核准函中均會載明「本案核定之股本投資額應列入投資事業公司帳戶內,不得移作他用。」但實際上,公司設立後將股本移作他用的情形並不罕見,更有不少是借錢來充作股本,於進行驗資後即返還的情形。可以想見,將來一定會有不少對岸人士借錢在台灣設立公司,付點利息就能全家老小在台灣至少住三年,享受便宜的健保,真是小投資有大收益啊。

綜上說明,筆者強烈反對目前服貿協議中市場開放承諾(4)ii的文字,就此部分應該要重啟談判,至少對岸經貿人士居留必須和在台子公司或分公司營業額及聘僱台灣勞工的情形掛勾,並且不應該一開始就直接可以停留三年,以免給予心懷不軌人士有上下其手的空間。至於那些說服貿協議一字不能改、以為大家都是笨蛋的說詞就免了吧,隨便舉個例子就能打臉,韓國與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也是曾重啟談判,經歷6年多才生效。

註: 以下為美國移民律師所提供,有關國外母公司應準備的文件清單

  1. Copy of Certificate of Incorporation

  2. Copy of business license, if applicable

  3. Proof of the existence and viability of the business to include:

a. Advertising material and brochures

b. Certified copy of lease of premises or title deed to fixed property

  1. Latest financial statements (Balance Sheets, Statements of Income and Expenses, etc.) showing the foreign entity’s financial position

c. Business bank statements for the last twelve (12) months

d. Invoices to customers and from suppliers and/or contracts showing ongoing trading

  1. Pictures of products, premises, staff and equipment (in duplicate), where applicable

  2. Submit a list of all employees including names and job titles for the past three years, beginning date and ending date of employment

  3. Certified copies of the Internal Tax Return or relevant tax return.

  4. Copies of the company’s Payroll Summary evidencing wages paid to employees.

  5. Submit copies of the business entity telephone records for the past six (6) months

  6. Copies of export and shipping documents (if applicable)

  7. Letter on business stationery certifying:

1.Brief description of the business including nature of business, number of employees and gross annual income

a. Name of employee

b. Title of employee

c. Date of commencement of employment

d. Duties of employee (must be executive or managerial in nature, or he/she must have specialized knowledge of company’s systems or technology).

e. That the employee has been continuously employed since date of employment with explanation as to any interruptions in employment.

f. Why the beneficiary was selected for the position within the US entity.

g. List education and employment qualifications for the position in the U.S. company.

h. Additionally, explain how the parent company will continue to function with the absence of this individual for an extended period.

i. Please confirm that the business supports a petition for an L-1A visa for the employee and that his position with the business will be available to him at the end of his tour of duty.

j. Copies of payrolls pertaining to the beneficiary for the past one year to the present

  1. Submit the business plan that was prepared by the foreign company for the US entity. The plan should include SPECIFIC details as to the business to be conducted, and one, three and five year projections for business expenses, sales, gross income and profits or losses (if applicable).

  2. Evidence of proposed purchase of US Business Entity (if applicable) may include wire transfers, canceled checks, deposit receipts, etc., detailing monetary amounts for the stock purchase. Provide the account holder names and affiliation to the foreign entity for all persons making purchases and the bank accounts that were used. These must clearly indicate verifiable originators of the amounts deposited or wired

  3. Copies of Stock Certificates or separate letter from auditors or appropriate government office certifying the issued and authorized share structure of the Foreign Business Entity, the names of the existing shareholders and the numbers of shares held by each of such shareholders. (The total number of shares held by shareholders must correspond with the total issued shares of the company)

  4. If the foreign or U.S. entities are publicly traded companies, please provide the annual report indicat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entities. [Employer abroad and employer in the US].

  5. Corporate Organizational Chart showing relationship with proposed US Business Entity.

  6. Organizational Chart for Foreign Business Entity describing managerial hierarchy and beneficiary’s position within the hierarchy and staffing levels. This is best accomplished by indicating:

a. The current names of executive(s), manager(s), supervisor(s),the beneficiary’s position in the chart;

b. The names of other existing employees within each department or subdivision;

c. Clearly indicate all existing employees under the beneficiary’s supervision.

 
over 4 years ago

兩岸服貿公聽會發言稿--隱私權及個資保護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公聽會(第10場)

台灣人權促進會 副會長 邱文聰

一、 「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是否包含「入口網站」之經營,相關政府部門說法避重就輕、互相矛盾。 依據經濟部102年10月31日提供之「第10場相關資料」(第11頁),我方承諾開放之「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其開放內容「並未包含經營入口網站」。但依據國安局就本次公聽會所提供之「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議題之資料:服貿協議已開放中資在台經營「入口網站、電子商務網站、社群網站、遊戲網站等服務」;通傳會所提供之公聽會資料也同樣承認「入口網站、電子商務網站、社群網站、遊戲網站等服務,屬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行政院資通安全辦公室提供之「資安管制措施說明」,更直接指出我國與中國大陸簽署之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我方開放承諾之「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包含「6311入口網站經營業及6312資料處理、網站代管及相關服務業」在內。「入口網站」是否在開放之列,究竟誰說的算?

服貿協議「特定承諾表」所列之開放部門與次部門雖然僅有「與電腦硬體安裝有關之諮詢服務CPC841」、「軟體執行服務CPC842」、「資料處理服務CPC843」、「資料庫服務CPC844」與「其他CPC845+849」,而未明確將「入口網站」納入表內,但依據我國目前「行業標準分類」中「6311入口網站經營業」與「6312資料處理、網站代管及相關服務業」兩項細類所參照的「國際行業分類ISIC」系統,6311與6312確實分別對應至服貿協議承諾表所採用「聯合國中央產品分類暫行版」的CPC842、CPC843、CPC844,甚至是「廣告服務業CPC871」等四種產業部門所提供之產品或服務。因此,倘若經濟部宣稱兩岸服貿協議之開放內容不論是在「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或任何其他開放之服務業部門中均「不包含經營入口網站」確實才是我方之本意,則必要將該等文字「明文記載」於承諾表中,而非朝三暮四,或是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

二、 「入口網站」居於可對資訊進行篩選控制的樞紐位置,威脅國人取得開放資訊的權利,中國卻未對等對我開放 「入口網站」具有搜尋匯整資料之功能,在資訊爆炸與數位匯流的時代,入口網站在民主社會中提供自由資訊流通的重要性,更是不言可喻。入口網站一般除了提供網際網路搜尋功能外,也多半同時提供網路新聞服務。開放中資在台經營入口網站則可能面臨中資入口網站配合中國政府進行網路資訊管控,例如,對特定關鍵字之搜尋進行封鎖,在新聞服務之提供上,即使僅是轉載其他媒體的新聞,也可能對之進行篩選、編輯與操弄,而威脅國人取得開放資訊的權利。因此我們主張,除非中國對台對等開放入口網站之經營,並停止網路資訊與新聞的檢查與封鎖,應禁止中資來台經營入口網站或其他相類似的網路平台。

三、 中資來台經營「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將大量取得國人個資與企業之營業秘密,對資訊隱私與敏感科技資訊之保護帶來巨大風險 中國對其他國家的資訊滲透與操控無所不用其極,但中國對於個人資訊隱私的保障以及對其國家權力侵犯資訊隱私的限制,卻嚴重不足。開放中資來台經營「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等於同時開放中資企業大舉蒐集國人個資與企業資訊的機會。例如,中資若來台經營機票的電腦訂票服務系統,即可「合法」蒐集許多國人的個人資料;又例如中資來台經營入口網站而附帶提供郵件信箱服務,或者我國企業使用中國ERP或KM軟體,也會使得國人完整的通信秘密或企業的營業秘密成為可能被「合法」蒐集的對象。

這些「合法」蒐集的個人資料與營業秘密面臨的最大威脅,或許還不是來自於中資企業內偶然發生的資安疏失,或者是企業外少數駭客的攻擊,而是經由中資企業內部的「合法」傳輸(例如在台分公司回傳至中國境內之總公司),將個人或企業資料置於中國政府依其「國家安全法」、「刑事訴訟法」、「反分裂國家法」等,就可任意掌控的境地之中。

四、 單邊的資料保護法制無法阻止風箏在境外斷線 在面對中國欠缺個人資訊隱私保護之完善法規所造成的資訊風險時,政府各部門卻仍沈浸在我方「做好資訊安全」、「落實個資法之當事人同意」與「事後責任追究機制」即足以因應的自我催眠狀態中。台灣的「個人資料保護法」、「刑法」或其他相關的資訊隱私保障法制既無法直接在中國境內適用,政府高舉這些法制,誇言可抵擋中國對我國人與企業的資訊威脅,無異於痴人說夢。因此,我們主張唯有先與中國簽訂「資訊人權保障協議」,方能將資訊隱私保障的義務,直接加諸於中國政府,也才能確保服務貿易協議不會對國人的資訊隱私帶來浩劫。在政府與中國政府簽訂「資訊人權保障協議」前,則至少應依據現行「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1條「非公務機關為國際傳輸個人資料,而接受國對於個人資料之保護未有完善之法規,致有損當事人權益之虞者,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得限制之」規定,由各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以命令禁止個人資料傳輸至中國境內。

五、 切莫逃避政府資訊公開的責任 服貿協議的簽訂過去在黑箱中進行,已然違反民主原則。時至今日政府對於各界要求公開政府於協議簽訂前,究竟曾依據與哪些行業或業者溝通或意見徵詢之結果而做成開放決策,仍然拖詞該等資訊屬於「政府機關作成意思決定前,內部單位之擬稿或其他準備作業」,依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8條第1項第3款規定應限制公開,而拒不提供。 對於政府資訊公開之義務,最高行政法院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已不止一次表示,限制公開「政府機關作成意思決定前內部單位之擬稿或準備作業」,其立法目的僅在於保障公務員的「思辯過程」,避免有礙最後決定之作成或茲生對持不同意見之人加以攻訐的後遺症。因此,倘若資訊屬於「決策之基礎事實」,即無涉於洩漏決策思辯過程之材料,政府仍負有公開之義務,「蓋其公開非但不影響機關意思之形成,甚且有助於民眾檢視及監督政府決策之合理性」。基於此,我們除要求政府仍應提供上述資訊外,各相關政府部門也必須具體回答以下問題:

  1. 我國現行(第九次修訂)行業標準分類中6311與6312細類之行業是否對應至「聯合國中央產品分類暫行版」的CPC842、CPC843、CPC844,與「廣告服務業CPC871」提供之產品與服務?其他服務業開放部門之CPC分類,究竟又對應於我國現行行業標準分類中的哪些類別?有無其他隱藏開放之行業?

  2. 我國之「個人資料保護法」、「刑法」與「刑事訴訟法」是否可拘束中國大陸的公務機關與非公務機關?

  3. 中國是否屬於「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1條第項第3款所稱「個人資料之保護未有完善之法規」的國家?於我方與中國政府簽訂「資訊人權保障協議」前,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是否應限制非公務機關將國人個資傳輸至中國境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