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https://www.facebook.com/irisdu2003/posts/10203661885817154

Iris Tu

服貿沒有開放出版,你們吵什麼?

小妹在出版業服務超過十年,到太陽花革命第八天,還要被問這種問題,真是忍無可忍。

服貿沒有開放「出版」,但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實際上應該是說,服貿沒有開放「中國的出版」。因為服貿開放的是台灣的「印刷業」。大家可能不曉得,台灣的印刷廠很多都還是中小企業,但是中國的印刷可都是特許、有政府資金色彩的大型印刷廠。如果要拿兩者對比,可以回想一下「雜貨店」跟7-11。小七前七年可都是虧損的!但是等到小七站穩腳步後,雜貨店可謂不堪一擊全部潰散。從小七在1979年設立,到今天可以一個路口有三家小七,總共經過了三十年,這是時代的轉變。但是,今天這個小七的規模可是更大、銀彈更飽、來頭更猛。

我們可以試想,當龐大資金可以控制印刷&紙張等同一個服務鏈的時候(一條龍作業),並且以龐大資金削價競爭,逐漸併吞台灣的印刷廠(或消滅),最後會剩下哪一家印刷廠呢?屆時,當印刷業被中國人掌控時,中國說不可以印,誰幫你印?(那我們還有出版自由嗎?)

服貿的問題牽涉的廣度問題就是這樣,如果不在這個產業,無法知道這個合約的嚴重性。

所以,堅持服貿「沒有開放出版業」就是「天下太平」,會令彼此的討論根本不在同一個平台上。這是服貿可怕的一面,因為不在那個行業的,不會知道這個行業被交易的利弊之處。

我曾看到網民說,那可能這樣就會影響言論自由?你以為台灣沒有網路嗎?台灣人很笨嗎?這個問題,我回答如下:網路的崛起並沒有「擊垮出版社」的原因是,有些東西你不得不靠出版。因為知識的流傳是有門檻的。我們可以看到中文出版品,並不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其中有許多譯者、作者的努力。或許您可以閱讀英文、懂日語,同樣能吸收國際新知,但你能讀瑞典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嗎?(是的,您或許能從網路或是透過kindle電子書買到各種語言的書籍。)

假設中國大陸針對某一外文讀物列為禁書,於是禁止任何人出版,請問,讀者有可能從網路上整篇讀完嗎?(這就是大陸現在的景況)。倘若中國印刷廠決定不可以印,難道譯者要無償翻譯、違法盜板把整本書放在網路上嗎?(那是不可能的!這不是韓劇!)

我必須重申,你與我這種平民,根本不可能可以讀懂服貿裡面的「所有」條文,就像出版業才會知道出版業的問題,也只有醫療業能知道醫療業的問題。服貿的全貌很難透過任何一個人來掌握,如果網民說「你真的懂再來講」,我可以明白回答:是的,真的沒有人可以懂「全部」!但這不代表我們就要因此噤聲、隨便交易吧?(我私心相信現在在立法院的學生懂得比大家都多。因為他們可是台灣培育出的最優秀的一群師生,花了數千小時共同研究。)

另外也回應一個問題。有網友說,服貿有規定,印刷業只能來投資,不能來設廠,且不能超過50%獲得主導權。到底幾趴可以得到主導權,50%以下就好嗎?倘若以股份公司而言,只要是公司最大股東就可以獲得主導權。或是另外一種做法,以AB兩家公司分別持股20%&40%,難道不會是最大股東嗎?

估且也可以不用論及持股比例,工作者想在企業裡面衝撞,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更容易的是照章行事。我們對印刷業開放的危機,一方面來自它對中小企業的衝擊(有多少家庭要因此失去印刷所帶來的這份薪水),二方面也擔憂它對自由的衝擊。言論審查這件事情,有時候不需要別人說,是自己就會去做。諸君或許可看旺報,裡面多少台灣記者卻是寫出多少中南海觀點即可知。

出版業者是有敘事能力的,是有發言權的。但是出版公聽會一片反對,卻也被許多支持服貿的人予以忽略。不是我看不起其他服務業,但我相信他們的聲音更微弱、更沒有掌握事實真相的能力。卻被商業司18個正職&約聘人員就此「交易」。這才是真的最讓人無法接受的。

牽連台灣如此深廣的服貿,一點可靠性都沒有。那不是靠總統一再跳針保證就可以的!

出版公聽會結論:http://savetaiwanreading.com/savetaiwanreading_brief.pdf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總經] 林樂昕:自由市場的本質是「壟斷」,而不是競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