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選自PTT:[討論] 你們年輕人就是怕競爭

by thejam (thejam)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5381465.A.881.html

面對長輩們這種最無知的論述,要如何回答? 我想這篇文章就自由貿易開放競面對長輩們這種最無知的論述,要如何回答? 我想這篇文章就自由貿易開放競爭討論了一些重點 。

*1. 先了解什麼是服貿,以及為什麼服貿協議可能會對經濟有利 *

服貿協議,其實是屬於所謂的自由貿易協定的一種。而什麼是自由貿易協定呢? 大家一定 會想到我們的總統馬英九整天喊著台灣不加入自由貿易協定的話就會被世界潮流丟棄(笑) 。但很多人大概對於自由貿易協定的理解也僅止於 -好像是個要有加入,經濟才 會變好的東西。

但如果你對於自由貿易協定的理解只有這樣的話,那其實你是不能理解為 什麼要反這個版本的服貿的,所以要了解到底該支持或反對服貿,其實得先了解什麼是自 由貿易協定。 而什麼是自由貿易協定呢? 其實簡單來說,就是兩個國家之間,決定讓彼此的金錢、貨物 、勞力可以某個程度的互相流通,這個程度從 0~100% 都有可能。

而自由貿易協定為什麼會對經濟有利呢? 這就要牽扯到經濟學的基本原理之一的比較利益 法則了。什麼是比較利益法則呢?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假設小馬跟小扁兩人都是木匠,都會製作桌子跟椅子,小馬比較會 做椅子但不太會做桌子,所以一天可以做四張椅子或兩張桌子,而小扁比較會做桌子但比 較不會坐椅子,一天可以做四張桌子或兩張椅子。因為市場同時需要桌子跟椅子,所以這 兩人平常都是用 50% 的時間製作椅子,另外 50% 的時間製作桌子。所以小馬每天可以 做出兩張椅子+一張桌子,而小扁每天則是可以做出兩張桌子+一張椅子。兩人每天總共可 以做出三張桌子跟三張椅子。

然後突然有一天, 小馬跟小扁說,我們來合作好了,我專心做椅子,你專心做桌子,所以 在這個神奇的合作協議之後,兩個人的總產出就變成四張桌子跟四張椅子,哇,真是太棒 了,每天總產量足足多了一張桌子跟一張椅子耶~~ 上面這個例子,就是經濟學中的比較利益法則,簡單用一句話來描述,就是讓每個人都只 做自己在行的東西,不要去做自己不在行的東西,然後互相交換,這樣的總產出會比較多 。而這個原理,就是自由貿易的最根本立論。

假設美國很會生產糧食,台灣很會做晶圓,那乾脆台灣就完全不要生產糧食,只專心做晶 圓,美國則是完全不要生產晶圓,只專心生產糧食,然後台灣從美國進口糧食,美國從台 灣進口晶圓,這樣就可以達到最大的產出,看起來很完美不是嗎? 所以這就是經濟學中,認為自由貿易協定是對經濟有幫助的最主要論點。這個法則,在理 論上是成立的,但是實際上還是有許多的問題跟漏洞。

2. 自由貿易協定 & 比較利益法則哪邊出了問題?

比較利益法則,在現實應用上,有三個非常重大的問題,讓這個理論上該成立的法則,在 現實中出了許許多多的問題,也讓理論上該是健康食品的自由貿易協定,在很多時候變成 了毒藥。

第一個問題,就是出在比較利益法則是假設合作的雙方,各有所長時,合作時會有最佳結 果。問題是,現實中真的是這樣子嗎? 在某些狀況下,很有可能合作的雙方,在所有項目 都是其中一方勝出,這個時候,弱勢的一方,就會遇到嚴重的問題。

以剛剛舉的台灣跟美國的例子來說,原本美國該用它的農業征服台灣的農業市場,而台灣 應該用強項的晶圓製造能力去征服美國的晶圓製造市場。但若當美國的晶圓製造效率(品質 &價格)也超過台灣的時候,那狀況就會變成美國征服台灣的農業市場跟晶圓製造市場,然 後台灣只能傻傻地看市場被征服,錢被美國人賺走,但卻賺不了美國人的錢 。

經濟實力不對等,是比較利益法則的第一個大問題。如果 A 國跟 B 國協商開放了 100 樣 產業,但 A 國在其中 98 樣產業都有絕對優勢,B 國只有在 2 個產業占有優勢,除非 B 國那兩個產業賺的錢可以跟 A 國的 98 個產業加起來相比,否則 B 國絕對會吃一個超級 大虧。

自由貿易跟比較利益法則遇到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技能的僵固性。

還是用美國跟台灣的農業與晶圓的例子來舉例好了。當自由貿易協定通過,美國的農產品 全面攻克台灣時,請問台灣的農民要幹嘛? 去轉作因為自由貿易所以在台灣很興盛的晶圓 代工嗎? 所以養了五十年豬的豬農要改去當生產線作業員,然後種了三十年稻米的農夫要 去改當製程工程師,這有可能嗎? 由於技能的僵固性,讓不同產業之間的勞動力其實是非常難以移轉的。

以 A/B 兩國的例子 繼續舉例的話,帳面上跟理論上,B 國絕對可以把弱勢的 98 個產業裡的勞動力與資本, 都改投到強勢的 2 個產業去,但現實上卻是不可能的事。所以 B 國除了沒辦法獲得所有 理論上自由貿易該拿到的好處以外,還會面臨很嚴重的失業問題。 各國政府無力處理失業問題,才是讓全球化/自由化在過去十年其實是踩剎車的主因。

而第三個大問題,就是利益分配的問題。

如同前面講到的,理論上,自由貿易協定,是一種取捨的遊戲 - 取自己強項,捨自己的弱 項。 問題是,請問到底哪些項目算強項,哪些項目算弱項呢? 在這些項目的取捨上,到底是能 夠有客觀的判斷,還是絕大多數是用主觀在認定的呢? 考慮到經濟學家向來沒有能力準確 預測經濟的歷史紀錄,經濟雪人我,覺得強項弱項的取捨,根本是奠基於不準確的主觀預 測,加上可能來自於各方面的壓力來取捨。

別跟我說這些項目的判斷絕對是客觀的,假設 你是台灣商業總會的理事長或者是黨政高層,你會容許政府在談判時把你的產業歸為弱勢 產業來放棄嗎? 更糟糕的是,如果在自由貿易協定之後,有一百個人得到了價值一百萬元的好處,但有一 萬人每人損失了一萬元,整個國家拿到的好處跟損失是相等的,但那一百個人會把手頭的 一百萬分給那受損的一萬人嗎?

然後請大家捫心自問一下,你覺得你跟連勝文相比,誰會成為那獲利的一百人,誰又會成 為那受損的一萬人呢? 簡單來說,既有的特權階級與富人,透過對政府的影響力,相對的更容易在自由貿易協定 獲利。而對於政府談判沒有影響力的升斗小民,就會成為受害的一群了。

而以上的三大問題,就是讓自由貿易協定這個原本應該吃了要強身健體的食品,在很多時 候會變成毒藥的關鍵。

3. 那台灣跟中國大陸要簽的服貿協定呢? 是遇到了以上的哪個問題嗎?

很不幸的,台灣現在要強行通過的服貿,以上三大問題都遇到了。以台灣跟中國經濟與產 業的相似性,台灣幾乎在絕大多數的產業都是居於劣勢,連資金面也大輸,兩岸的自由貿 易,只會有一個結果,就是台灣的產業全面敗戰(當然,會有少數優秀的公司可以生存並大 展鴻圖,但那是個案,不是通例)。而且還有第四個問題,就是目前談判出來的服貿,似乎 根本就是沒有仔細評估過強項弱項,而是讓談判代表一廂情願去亂談出來的貿易協定。

以台灣目前跟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對比,台灣如果要跟中國簽訂任何的自由貿易協定,都 應該要非常謹慎小心才是。畢竟,中國方面可以忍受的談判誤差範圍,可以是台灣的百倍 以上。然而,相反的,在這次的服貿談判裡,中國方面做的功課遠比台灣方面足,也就是 說,這份貿易協定,絕對是對中國遠比對台灣更有利的 (除非你願意相信所謂的中方善意 ,但別忘了,連中國方面都說讓利時代已經過去了)

4. 假設服貿真的有問題,那為什麼台灣還是有很多人支持服貿?

別忘了,現在執政黨是哪一個黨。在現在這個階段,會願意出來支持服貿的,大概就是以 下幾種人

A. 極端的自由貿易信徒

B. 受益產業的相關從業人員 (以金融業為主,好笑的是,金融業西進,卻是以存戶的風險來換取從業人員的利潤)

C. 跟黨政高層關係良好的商人

D. 已經輸到脫褲,看能不能至少拿回點東西的商人 (如這幾天有所謂的遊戲業支持服貿廣告,看在內行人眼中根本笑掉大牙。台灣現在遊戲產業的錢根本都被中資賺光光了,遊戲廠商會支持服貿,大概是抱持著反正不開放中國廠商也都進來台灣了,那台灣廠商能多少拿到一點東西也好)

真正稍有良心的學者跟商人,我還沒有看過是支持目前這個版本的服貿的。簡單來說,服 貿其實有點像核四,核能不一定有問題,但亂蓋的核四問題可就不小了,同理,自由貿易 協定未必有問題,但亂談判亂簽的服貿問題可就大了。

5. 那現在的服貿到底該怎麼處理?

很簡單,一個有問題的協議,根本不該通過。立法院應該否決這個版本的服貿,然後由行 政院來重新召開決策透明的全國產業會議,讓每個產業都能夠好好研究到底哪些該開放那 些不該開放,以及以全球總經的研究,分析到底哪些可以是台灣的強勢產業,而那些是弱 勢產業,歸納出幾條核心談判原則,然後用民調或公投的方式,來取得全民的共識。

這樣的方式絕非史無先例,歐洲在歐元共同體的整合上,就有不少國家採取公投決定的方式。

所以,為了台灣的前途與未來,我們不該讓目前版本的服貿強行通過。別讓張慶忠的三分鐘,成為宣判台灣未來死刑的關鍵時刻。 全面檢討後重新談判,才是正確的選項。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文化] 許思賢:電影與表演藝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