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服貿表演藝術了嗎?
Otto Chiu
2013年7月31日 15:09
原文臉書網址

我不知道這個表格(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0NsS2a-Qx8ZOWpSR2hTX2Y0Nkk/edit?pli=1)的正確性與否,如果正確的話,服貿的衝擊僅止洗頭小妹嗎?文化產業除了出版之外,少見討論,令人更加憂心。

就我知道的表演藝術/展覽產業,早在服貿都還未曾聽聞的這幾年間,有多少廠商/媒體為了賺錢而出賣專業的人格與靈魂,早就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中國的表演團體/展覽,為了登陸台灣,以完全不合乎自由經濟的模式,自費來台,台灣承辦單位因為不用承擔票房風險,為了賺取承辦業務費也樂於承接,從上游的經紀公司、到下游的燈光音響、展覽布置、廣告公司、媒體(以及某些媒體名人),到周圍的飯店餐旅、交通航空等產業,大家都受惠。好吧,賺錢何樂不為,觀眾有便宜(甚至免費)的節目看又有甚麼關係,即使知道背後的經費來自於中國官方,也可以自我洗腦「文化不涉政治」而心安理得。

文化產業真的是如此清新嗎?當然不。2013年某個大陸演出單位,強烈要求台灣的合辦單位「中央大學」不能掛名「中央」,因為「台灣是地方,不能有中央」;文化部官員不能掛名「文化部」,國父紀念館要改為「孫逸仙紀念館」,傳藝中心全稱中的「國立」不能出現;一堆芝麻綠豆小官來台,也要求要會見某某官員、某某館長,或是要求要有某某等級的台灣官員出席活動,飯店房間要免費升級,參觀故宮要專人導覽......

算了,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就當作是兩岸的文化差異吧,一笑置之,能盡量處理的就盡量安排。至於法律明文規定不能做的新聞置入,各自早就形成潛規則,媒體要如何包裝、台灣白手套要如何付款銷帳、對岸鈔票要怎麼入島......都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好啦,現在要服貿是吧,展覽服務業、廣告服務業、文教批發零售、舞台燈光音響業、旅館、文化服務業(表演場館經營)、空運陸運等都開放中國資金來台經營,原本靠著中國生意賺點小利潤的這些公司,是否再也接不到中國生意?或者,面對對岸在台資金在台開設公司的競爭,要以更沒有自尊的手段與價格搶下這塊商機?政府說要開大門走出去才有競爭力,其實更像是在這五年間對中國開了偏門,讓台灣的公司在中國的餵養下漸漸喪失競爭力,最後門戶洞開,各人生死由命……

這顆中國的毒蘋果占各行業的營收比重多高,或許不是多高的數字,但是在普遍不景氣的藝文產業,拿掉了這些穩賺的營收後,是否就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羽毛?

也罷,基於「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生存法則,如果經營不佳的台灣藝文產業公司因此而退出市場,只要對岸進入台灣市場的公司所雇用的人數超過受影響的失業人口,對一般受雇者而言,就只是換了老闆,一樣照常工作,一樣從事台灣的藝文活動,似乎影響不大。真正受到衝擊的是那些長期掌握資源、吃香喝辣的老闆(或所謂的藝文大老們)?果真如此嗎?關於台灣方面的承諾:在自然人部分(大家最關心的大陸勞工來台),跨國企業的負責人、高級經理人、專家可以無限制次數展延申請三年來台……怕了嗎?藝文工作者即使不是機構的負責人、經理人,有哪個不在其領域具備一定的專業能力,在藝文這個高度勞動密集的產業,我們準備好要面對對岸的人力競爭了嗎,我們準備好接受對岸的領導了嗎?

縱使上述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或伸首一刀慷慨就義),走出藝文的小小圈子,我們的社會能夠承受中國插手台灣藝文產業的影響嗎?眾所皆知,兩廳院超過1/4世紀的運作下,長期壟斷製造(以民間所不能比擬的預算、人員、空間使用、檔期安排、票價結構等,進行自製節目、合辦節目)、通路(兩廳院售票系統)、媒體(PAR雜誌、兩廳院售票月刊、兩廳院會員系統)等資源,與民間單位形成不平等的競爭;兩廳院的資源取自於全民,即使這樣的產業競爭不利於民間機構,只要可以推出物美價廉的演出,其他單位也只能眼巴巴視為必要之惡;然而,如果中國大舉投資台灣的藝文場館,並且從上游到下游一條鞭整合,喪失了藝文產業的公共性與多樣性,這會演變出什麼樣的災難?

稍有接觸的人都可以輕易體會對岸來台展演活動的背後,帶有多少的「統戰」目的。不僅是對岸的文化企圖大舉入侵,台灣本地的藝文機構,早在這些年間,又有多少人早已自動歸順降服?表坊的《寶島一村》事件殷鑑不遠(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nov/1/today-p7.htm),2014年即將到來的六四天安門25週年,是否有任何檯面上的民間單位會推出相關的紀念展覽、活動,且令我們拭目以待!

撇開敏感的政治意涵,純粹的古典音樂總無礙吧!近年來,保利劇院、上海東藝、北京國家大劇院等中國大型表演機構,大力扶持本地的藝文團體/個人,例如邀請國際級管弦樂團與指揮家到訪演出,但是搭配的是中國本地的獨奏家,為年輕的中國音樂家創造舞台;台灣呢?我們的文化部連音樂人才培育庫的計畫都不再進行,試問怎麼面對市場規模與資本規模遠大於台灣的對岸?面臨吹熄燈號的松壽路新舞台,或者任何經營不善的公、私立劇院場館,如果被中資搶下(或入股),會不會最終成為保利劇院或中演集團的一員,成為中國表演團體/個人登陸台灣的灘頭堡,左右了觀眾挑選節目的選擇空間,傷害了我們一直引以為傲的創作自由與言論自由?

依目前的協議,規定演出場所開放大陸服務提供者在臺灣以合資、合夥形式設立劇場、音樂廳演出場所的經營單位。大陸服務提供者總持股比例須低於50%,不具控制力;嗯,政府官員似乎覺得不具控制力(50%以下就不具控制力的荒謬就讓經濟學家去分析吧)就可以回答了大家的疑慮。看看漢聲電台記者高瑞麟怎麼寫的:主管文化政策的中央部會邀請數得上名的台灣本土藝文團體說服他們西進大陸投資,席間台灣知名現代舞劇團的一把手提問:「中國財團可以買下已經是『行政法人』的兩廳院嗎?」政府官員回答說:「依照協議,是可以的。」……雖然,官員強調,中資不能持股超過50%,但,另一藝文大老問起:「如果新加坡淡馬錫也投資20%,再和中資達成協議,是否就能左右未來兩廳院的表演節目排程?」官員急忙強調:「那麼,我們一定會想辦法避免兩廳院被收購。」

雖然,收購兩廳院的問題隨後被董事長朱宗慶在網誌上反駁(http://blog.udn.com/jublog/8037360),沒回答到的問題是,那收購新舞台呢?策略聯盟衛武營呢?入股經紀公司呢?如果傷害了台灣本土的藝文發展,主管單位又有何對策?

就套用馬政權的觀點,認為台灣市場太小必須走出去好了,開放台灣市場的傷害與前進大陸的商機是一體兩面,我們應該更有「國際觀」的放眼對岸……果真如此嗎?扣掉外交部與文化部駐外機構出錢在國外舉辦的活動外,一年當中台灣本土的表演藝術團體/個人(除了流行音樂之外)有多少真正接受過國際藝術節、經紀公司、劇院的邀請,輸出至世界的表演舞台?台灣弦樂團前往德國演出的旅費問題還沒解決(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jul/30/today-art1.htm?Slots=TPhoto);戲劇表演藉語言相同之便,近年大舉前進中國,看似一片台灣熱的風潮下,其實只有紅了少數特定明星團體/個人,《如夢之夢》的香港版、北京版、上海版、深圳版用了多少的台灣幕前幕後工作人員,大家可以去查查;最後是否就像當年大舉前進對岸的中小企業,肥了穿梭兩岸的老闆,但犧牲了留在台灣的員工?難道我們的政府不思如何改善自我的環境,只想把人民往外送,就叫作自由開放?但是對岸對於演出環境的管制、行規背後不能明說的潛規則、國營企業背景操控的場館等,都不是外地人所能夠掌握;君不見日本、美國、澳洲等各大經紀公司在中國相繼鍛羽而歸的前車之鑑,規模更小的台灣團體與個人,真有辦法可以在對岸落地深耕?少了原生土地與文化的滋養,到對岸的目的又是什麼?

法國面對美國文化的入侵所高舉的「文化例外/文化多樣性」主張,早在文建會時代就被提出(http://www.moc.gov.tw/aboutcca/INK/2009/no4/images/book-08.pdf);而現在升格的文化部,反而在龐大且種類繁多的各式業務下,顯得精神錯亂而目無章法,缺乏中心理念的問題在陳妍希唱片補助案上顯露無疑,而即將到來的服貿協定呢?在部份出版、電影業界大老的強烈反彈下,文化部沒有具體回應,至於表演藝術呢,從不看表演藝術的龍應台似乎不太緊張,但是很多人都已經憂心忡忡。所以,這些質疑的聲浪都是馬英九口中的「造謠」與「不理性」嗎?......WTF!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公聽] 公聽會10:資訊工業、租賃業、航空器意見整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