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文化恐龍」...Part II -- 夠了!反「兩岸服貿協議」不是反自由、反開放、反市場經濟發展和反世界潮流!而是選擇了另一種文化生活的價值!

23 March 2014 at 16:33

作者: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 劉俊裕副教授 (2014.03.23)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10152146156380914

夠了!反兩岸服貿協議(特別是「文化服務貿易」)不是反自由、反開放、反市場貿易經濟發展和反世界潮流,而是反對借用「自由主義」的帽子來侵蝕、控制大部分沒有足夠錢、沒有權、沒有社會地位主張自己自由的人的自由,而卻反而去充飽這些資本家、產業人、企業財團的荷包。相對的,適度「保護」內部市場的目的就在確保台灣內部沒有錢、沒有權、沒有社會地位,但卻希望先站穩文化底蘊、先活絡創意的一般人和微型產業,擁有真正可以選擇的自由。反現在的幅貿是為了可以做足準備,再透過政府清楚的步驟、方向、政策、規劃,來迎向世界的強勢文化、引入強勢文化。而不是在台灣還找不到文化的根、找不到文化的底蘊、沒有確立文化的主體性之前,就市場大開,迎接強勢甚至對台灣懷有敵意(而內部卻不自由、不開放)的文化。

對於資本主義、自由開放的經濟發展,造成了貧富差距懸殊、階級差距拉大、藝術文化主流化資本化與產業化、日常生活方式與社會的消費化產值化... 這些對企業家、政府而言可能只是些經濟發展過程中必要的問題,或者副作用。但對很多一般民眾(和藝術文化人)而言,這些副作用卻幾乎使他們失去了生活的意義和自主生存的空間。其實,很多人並不習慣資本主義社會的生活方式,也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和價值(每天追求更多的金錢、更便宜的商品、思考怎麼更有競爭力、尋找更有效率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但現實是,一群有錢、有權的人、有位置的人做了這樣的生活方式選擇,而大家被架上了這樣的生活方式,沒人問過一般民眾他們到底想不想、要不要,而一般人民沒有選擇也沒地方可逃。

藝術文化人和還沒有進入職場的人(學生)不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他們希望保有更精緻、有選擇、有獨立思考、有反省空間、超越世俗利益權力價值的「文化底蘊和主體性」。他們無力改變、扭轉資本主義社會的價值和社會結構,但卻希望保有一點自己選擇的空間(生活的小確幸),所以他們走上了抗爭的路線。可是已經佔盡主流位置和已經獲得優厚位置的人們,卻依舊希望繼續追逐更資本化的社會,追求他們的競爭霸業和光榮位置!藝術人文化人只是說,台灣社會停下來想一下吧,反思一下吧,我們到底要往哪裡走?給大家一點喘息生活和生存的空間吧?但這群生活相對優渥、有權、有位置的人卻反問,「你們在反抗什麼世界潮流,不要扯我們後腿」?這是在逼原本選擇小確幸的人們,走向衝撞、走向反動的「大時代」!

開放文創產業服務業如果是為了讓台灣有更深厚的文化底蘊、自主性,那麼應當回過頭來看看那一群真摯在做文化底蘊和創意的藝術文化工作者,終身投入了「非營利」藝文組織、團體、個人的奉獻,究竟有沒有得到應有的回饋?他們一生困窘創作但堅持理念的生活,有沒有得到相應的改變?臺灣喊了幾十年的文創產業政策結果,藝術文化工作者的生活條件有變好嗎?沒有,但卻豐厚了一群「產業人」、「企業家」、「財團」用文化做生意。文化服貿開放將是再給那批「利用」藝術文化工作者創作內涵,但卻不願意將錢和利益回饋給核心的藝文工作者的企業家和文化創意「產業」,獲得更多的利益,繼續讓他們去跟其他有錢人、有權人競爭角力(所以臺灣出現了更多華而不實的鼎王、胖達人,用杜撰的創意欺騙賺飽荷包,或只想著創造奇蹟卻擋著救護車的大師)。文化不是在比力氣、比資金,自由競爭、弱肉強食、適者生存,資本主義市場的價值沒有那麼崇高。文化藝術人依舊苦哈哈地在堅持理念!

時至2014年,法國、中國、韓國、歐盟面對美國都還在保護「文化服務貿易」,目的就在保護國家內部文化的多樣性,不被不公平、不正義的市場機制扭曲文化創意生產環境。一但我們落到只能純粹的從「商業、經濟邏輯」來談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反服貿的一切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了。這也是為什麼歐洲國家在WTO跟美國講不通,要另闢戰場到UNESCO訂定「保護及促進文化多樣性表達國際公約」的原因。台灣政府真的這麼有自信要全面開放嗎?評估過嗎?沒有,兩岸服貿協議政府就是沒有評估過!(我根本就不想談談判立法的程序有沒有公平正義、公民有沒有參與、公聽會有沒有作用、逐條審查可不可能實質... 這些都是不值得浪費口舌力氣爭辯的議題。)看看文化部文創司的「兩岸服貿協議文化產業影響評估報告」簡單的十幾頁報告內容,有什麼除了產業、數據、產值以外的文化影響評估?學生、抗爭的人不是不知道兩岸服貿協議可能可以賺到錢,而是認為「這頂多只宣示了台灣人已經窮得只剩下賺錢」!

再說一次,台灣的現況並沒有「關門」、「鎖國」、「排拒開放」,更沒有反自由、反開放、反市場經濟發展和反世界潮流。相對的,臺灣已經在WTO的「自由貿易框架」下對世界各國門戶洞開,臺灣影視產業對世界的開放遠高於所有世界各個先進國家。反服貿是反對政府至今卻還希望透過兩岸服貿協議,讓這個已經門戶洞開的門開得更寬、更大,甚至開給對台灣懷有敵意(而內部卻不自由、不開放)的文化進入臺灣市場,卻不願大家靜下來想想、反省一下這是不是該走的方向。政府的自信從哪裡來?請用審慎的「文化整體影響評估」結果來說服我!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醫療]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護理勞動條件將更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