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洩氣皮球銹鐵網休耕田與自由貿易/737531169614644台灣農村陣線

文/台灣農村陣線 研究員 林樂昕

昨天我帶著百轉千折的糾結,到宜蘭幫農。不是不掛記著立法院與街頭,但覺得台北已好多資源,而農忙時節,第一線遭受自由貿易之害的農民,又有誰能去農村幫農呢?

到了宜蘭,任務是整理一塊休耕多年的田地,雜草叢生、沒有水源。田間工頭佳玲(佳玲已在宜蘭學習農事三年,今年承租了三甲半的耕地種稻)給我一把鋤頭,讓我清理一片野薑花叢。拿著鋤頭,我雙手無法施力,用不順手,改拿小鐮刀,蹲進野薑花叢,割斷莖梗。這一蹲,蹲出了不一樣的眼界。

野薑花叢下,有洩氣皮球、銹鐵網、廢棄的木棧板、大小礫瓦……,撥開割斷的莖葉,蟲虫蚊蠅嗡嗡飛出,佳玲比喻說,休耕田是垃圾聚寶盆,田間只要出現個小袋子,各種垃圾就會堆積而來。除了垃圾,這塊田的水源也無著落,灌溉溝渠乾涸,佳玲甚至打算帶著頭燈,鑽進附近水圳涵洞,看看為什麼灌溉水源流不進來?入水口是不是塞住了?

要讓休耕地復耕,真的是很千辛萬苦。這害死人的休耕地,是什麼造成的?請大家看下面兩張圖表。

第一張是台灣稻米進出口趨勢,在2002年,進出口出現死亡大交叉,我們從稻米自給自足國,變成稻米進口國。2002年發生了什麼事?台灣加入了WTO世界貿易組織。再從第二張圖表,我們也清楚看到在2002年前後,我們稻穀生產面積大幅下降,而休耕地面積則驟增。

晚餐時間,大家一邊吃飯一邊聊著白天的工作,佳玲妙語比喻「徵收是車禍,是意外死亡;休耕是癌症,是慢性病」!過去我們總覺得台灣農業「沒有競爭力」,不如國外進口的農產品「俗又大碗」,過去20年台灣自由貿易的政策,可以說是全面棄守農業。20年後回首,自由貿易化的農業帶給我們什麼?

便宜的農產品嗎?曾經有,但隨著當前石油危機、氣候變遷,國外進口糧食的價格,節節攀升,面對國際糧價的上漲、炒作、甚至禁運,我們無能為力。這也看出,為什麼去年農委會很不尋常地,一反過去「農業零成長」政策,改推「活化休耕地」,開始鼓勵種植。

除了價格考量,進口農產品的品質比較好嗎?不見得,為了大規模的糧食貿易,國外農企業往往偏好種植「基改」農產,施以大量化肥與農藥,這才最符合「規模經濟」,賠上的是永續環境與人體健康安全,肥的是跨國農企業與化學公司的口袋。

但有人會認為,經濟需要「競爭」,消費者要有更多選擇,不然我們要回到清朝的鎖國政策嗎?這是很棒的問題,我有兩個想法。

關於競爭,其實,自由市場的本質是「壟斷」,而不是競爭啊(經濟學課本表示:完全競爭市場是沒有超額利潤的!)。舉兩個大家耳熟能詳的例子,蔡衍明在中國搶米果市場,一連推出許多副牌,更把價格砍一半以上,拉高市占率到六成以上,「成為獨大的第一品牌地位」(今周刊,645期[1])。又或者郭台銘,推出破盤價的大電視,就是要搶市占率。搶市占率的目的是什麼?說白了,就是壟斷,壟斷市場就能操控市場(特別是價格)。所以,競爭是過程,壟斷是目的;再說更直接:假競爭、真壟斷。

其次,拒絕自由貿易,也不意謂我們只能鎖國。拉丁美洲在長期反抗美國資本入侵欺壓的同時,發展了中南美洲區域的人民經濟與合作貿易的模式(ALBA, Bolivarian Alliance for the Peoples of Our America - Peoples’ Trade Treaty),以人民為核心,以合作互補取代割喉競爭。而我們在農民之路的交流中,逐漸也浮現出各種另翼合作經濟的構想,例如印尼農民的公平貿易香料,可以是我們認識印尼與東南亞的好機會;或是與巴勒斯坦也有公平貿易的橄欖油合作社,也很值得讓我們藉由橄欖油來認識中東議題。這麼有趣的另翼經濟實踐與區域合作,很值得大家一起來捲抽子吧!

總之,服貿絕對不是逐條審議的程序問題。對於自由貿易,讓我們來練習敢破敢立,破除割喉噬血的(不)自由貿易,建立人民經濟與區域合作的新可能。農業如此,製造業、服務業,也一定還有更多更有趣的想像與實踐!!

[1] http://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ontent-80396-94596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文化] Otto Chiu(FB):對表演藝術的衝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