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文化恐龍」Part III:〈反服貿是學者誤國?還是政府的文化無知、無能與權力傲慢--文化人主張國家應建立「文化整體影響評估」和「公開監督審查」機制!〉
24 March 2014 at 16:39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10152148546090914

作者: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 劉俊裕副教授 (2014.03.24)


經濟部長張家祝公開發言說反服貿的學者是真正的「誤國、是在真正的害台灣」,是嗎?還是政府一心執意地想要快快通過服貿的本位主義,卻毫無察覺自己的「文化無知、無能與權力專業的傲慢」,拒絕反省、拒絕對話、拒絕溝通?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很清楚反映出臺灣的政府是站在「貿易利益交換價值」和「經濟獲益掛帥的邏輯」的立場,兩岸貿易談判的過程臺灣的政府經貿、政治甚至文化部門都一致認為,文化影響難以評估,文化價值根本是虛無飄渺,而藝術文化人主張文化影響評估和人民參與文化生活、參與文化政策的權利更是奢侈不實的主張。我只能再一次地說,台灣政府真的是一隻「文化恐龍」!


臺灣不能總是站在美國思維來看世界、想臺灣,在WTO框架中來想台灣人存在的意義和價值,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掛帥的美國思維,當然脫不了貿易自由的框框。客觀地看,美國常年來對於文化相關的國際公約,仗著自身強悍的影視產業和身為主流文化價值的出口國,連「國際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都沒有批准,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50多個成員國中,唯2個國家(另一是以色列)反對「保護及促進文化多樣性表達國際公約」的國家。臺灣在加入WTO的過程中已經犧牲了臺灣的影視產業,但台灣在「2000-2008多哈回合」服務業貿易談判中,不但沒有為多年來台灣的影視產業加入WTO後造成的實質損害發聲,反而竟成為協助美國推動電影市場自由化的5個推手(日本、中華台北、香港、新加坡、墨西哥)之一。世界貿易組織的締約國和關稅主體共有153個... 台灣的貿易談判官員到底是站在哪一邊談判的呢?!兩岸服貿協議的恐龍思維,只是臺灣政府一貫忽視文化價值的恐龍思維延續

說穿了,兩岸服貿再次反應的是臺灣文化部門和政府首長根本沒有強烈的文化主體思維,沒有國家文化政策、國家對外文化策略,以及國家文化經濟的整體論述,也欠缺貫徹文化優先的決心。政府主張的「文化興國」、「文化治國」根本就是口號,而簽署「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更是徒具形式,博取國際社會虛名,更別談根本毋顧UNESCO成員在2006年生效的「保護及促進文化多樣性表達國際公約」。

在對岸的中國政府早已在1990年代就將「國家文化利益」(一、國家文化認同,二、主流文化價值與理念,三、文化產業的實力,以及四、文化的創造力),揭示為維護「國家文化安全」的重點,並且提出了明確的國家文化戰略與國際文化關係的理論論述。中國的文化產業與文化經濟的發展作為一種柔性權力的形式,已經成為國家文化安全不可忽視的重要環節。在歐洲,歐盟早在2008年就提出了「全球化世界中的歐洲文化議程」(European Agenda for Culture in a Globalizing World),其中清楚陳述了歐盟在與第三國的文化外交、跨文化對話與文化活動計畫目標中,蘊含了歐洲認同與文化價值理念。而台灣政府到了2014年兩岸服貿協議中,卻依舊天真浪漫的認為兩岸服貿中的文化服務貿易產業與國內的文化價值影響無關,要完美切割。經濟部長張家祝公開發言說反服貿的學者誤國,真的嗎?還是政府一心要服貿的本位主義產生的文化無知、無能與權力、暴力傲慢的文化恐龍?

臺灣有自己文化的主體性、文化特殊性、文化優先與多樣的的核心思維價值。「個人主義」、「追求利潤」、「自由主義」和「開放市場」的資本主義價值並非普世價值,更不是至高無上價值。不應一昧地將「藝術自由表達」、「文化歸屬與認同」,以及「文化永續生存發展」等核心價值附帶於經濟、商業與商品的價值之下。目前浮出抬面的議題如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文化衝擊、自由市場經濟掛帥導致台灣影視文化產業不振、文化創意產業不彰與藝文補助政策失焦,乃至日前美麗灣事件地方只評估文化觀光效益,而不思考對原住民傳統領域與文化生活權利的影響等等,都是臺灣長年以來沒有建立「文化整體影響評估」制度,以及欠缺由獨立第三部門針對文化影響評估進行的「定期公開與監督審查」機制的緣故。


針對國家重大政策、法規、施政綱領的「文化整體影響評估」,世界各國(特別是歐盟)已經實施運作了二十多年,然而台灣的政府經貿和文化部門卻一直聰耳不聞,以立法技術不足或者跨部會之間權責重疊難以操作為由,持續地抗拒這個重要的制度。關於「文化整體影響評估」(intergrated cultural impact assessment)國際上的實務作法大致有三,簡單做些敘述供大家參考:

一、歐洲聯盟從1990年代就進行了第一次文化整體影響評估的報告。歐洲聯盟運作條約(Treaty on the Functioning of the European Union)第167條第4項規定,歐洲聯盟在本條約其他條款下之行動,特別是有助於促進文化之多樣性發展者,應考量其文化面向(cultural aspects)。2010年歐盟更提出「歐洲文化議程」(COM(2010) 390),針對視聽產業、教育訓練、多語主義、積極公民權、青年、傳播、平衡發展政策(結構發展基金)、資訊政策、企業與產業、就業、社會福利與平權、自由安全與司法、競爭政策、稅制及關稅、內部市場、農業與鄉村永續發展、海洋政策、消費者政策以及「外交政策」等等逐一進行文化整體策略評估。

第二,透過環境影響評估(環評法、環評制度)強化文化影響評估的指標,例如美國1969年通過的「國家環境政策法」要求以社會科學的整合運用評估人們環境影響;香港的環境影響規章訂定調查和評量方式與標準,評估文化遺產與遺址的影響;紐西蘭1991年制定的「資源管理法」;塞內加爾1998年制定的環境法、南非的國家環境管理法等。這雖然類似目前台灣的環評,但是卻是實質地評估環境開發對文化可能產生的衝擊。

第三,INTERNATIONAL NETWORK FOR CULTURAL DIVERSITY(INCD) 在2004年提出了「文化影響評估框架」(Framework for Cultural Impact Assessment)計畫,針對文化影響評估的程序、評量指標與變項提出了初步的參考框架。目前雖然還沒有確切執行,但卻是各國和國際組織目前正積極研議的方向。

2012-2014臺灣政府文化服務貿易談判所顯示的,乃是政府談判代表的經濟邏輯掛帥,決策粗糙、欠缺文化敏感度與文化意識,而經濟、商業意識罷凌文化的價值思維。文化人除了要求針對國家重大政策、法規、施政綱領應有文化整體影響評估外,針對「文化整體影響評估」更同時配套的是獨立第三部門「定期公開與監督審查」機制,定期由(文化部門委託)獨立的第三部門進行評估報告的監督與審查,並且定期對外公開。


關於人民參與文化政策規劃和執行的權利,「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操作指南第11 條中指出,民間社會包括非政府組織、非盈利性機構、文化與相關部門的從業人員,以及支持藝術家和文化界工作的團體等,在實施公約過程中具有相當重要的作用:它向各國政府傳遞公民、協會和企業所關心的問題,監督各項政策和計畫的實施情況,並發揮監督、預警、維護價值觀和創新的角色,同時也有助於促進政府政策管理透的明化。這些都是希望使文化部和其他政府部門,能在媒介和公共輿論的壓力下,資訊決策都能透明公開,開始有積極的文化意識,正視文化議題。文化權利不是奢侈的權利,更不是經濟貿易和政治利益的附屬品!關於兩岸文化服務貿易,究竟是反服貿的學者在「誤國、是在真正的害台灣」?還是臺灣政府一心執意地要快快通過兩岸服貿協議,卻毫無察覺自己的「文化無知、無能與權力專業的傲慢」,還拒絕反省、拒絕對話、拒絕溝通??我只能說,我覺得臺灣政府真是一隻史前文化恐龍!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區域] Jawin Wang(FB): 在陸台人的反服貿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