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https://www.facebook.com/yuanyuan.lin/posts/10202277434232152

本篇用以回應我的一些有中國工作經驗的朋友,或希望服貿通過的朋友,以各自經驗作為前提的狀況下,以致於相信服貿是解藥者等,請三思,更請各位不要非議抗議者。

不諱言,其實我一度也是贊成服貿的,贊成的原因很單純的是希望台灣的企業或慣老闆們能夠好好有個機會接受所謂的市場衝擊與代謝,但這很大的一部分是在於我對於台灣企業能力的不信任、以及台灣產業轉型牛步怠惰的報復心態,轉而期待真正的自由經濟主義,說實在的我相信我是準備好的,很多台灣人也是準備好的;然而,學生們尚且接收不到所謂的產業現實、而社會新鮮人卻直接成為產業現實的受害者,加上反資本主義又是崩世代顯學,如果今天告訴他們,這一切的苦悶,背後是我們政府正與那個強大(而且邪惡?)的中國聯手,他們怎麼樣都會相信,這不是他們被洗腦、被煽動,如果他們對生活的想像有著如同那些1%般安居樂業的信心,我相信他們不會上街。

而究竟是誰讓他們產生了中國就是邪惡的想像?請想想教育、媒體、還有二十年前就到中國的台商帶回的中國的落後,以及現在全世界都在反中國的暴發戶粗俗的潮流正確性,恐懼與歧視就在有意無意之中造成,這完全可以理解;這批參與社會運動的年輕人,並沒有享受過台灣的經濟成果、更沒有我們在中國的經驗,那些與中國人在職場環境中的短兵相接的機會、以及互相熟識之後變成朋友的經驗,他們不可能對中國改觀,同樣的他們對未來不會有信心。

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他們的反中情緒是不對的、不知上進的、沒有競爭力的,因為我們社會除了罵他們爛草莓,更在無形之中給了他們對於中國態度的暗示。

並且,我現在認真地覺得服貿是錯的,是完全沒有思考清楚的。因為我們在產業裡認識的中國人仍是不等同於中國共產黨;能和中國人交上朋友,並不能代表中國共產黨會和台灣交上朋友,中國與台灣的國際關係是外交面子與歷史共業的層面,在經濟上與台灣的交好根本是痛腳的互換,還記得十幾年前去中國的台商們的姿態,到這幾年中國終於探到了台灣產業實力的水溫,此一時彼一時。

另外,期待服貿能帶給台灣企業的自然替代、或是激起一種競爭壓力等是非常天真的。試想,台灣企業在喊了十幾年的產業轉型口號之後,仍是不能不當馬友友,不會造成二次政黨輪替的八年馬執政;如果台灣企業氛圍真的對輸給韓國痛定思痛,不會到現在還覺得削價競爭與剝削勞工是共體時艱的表現, 吶喊思變的警鐘響過千萬次,台灣企業如果有心,不必等到這次服貿。

台灣這種病夫型企業體是該消失,但是一旦開放給中國企業的金援海洗甚至收購等行為,無疑是叫這些老闆們立刻去死,覆巢之下,年輕人該怎麼辦?我舉個例子,淘寶最近的38生活節就可以燒掉一億人民幣的行銷費用,這麼大的金流,用在台灣便可能造成任何一個產業的壟斷。這絕對是比資本還資本的強勢競爭,難道不是台灣政府該好好權衡的事情嗎?對中國的開放在什麼時候變成一種拯救經濟的最後的手段,以及不成功便成仁的恐懼的號召?

我曾經遇過一個老闆,在22K政策下為了向政府領產學合作補助費,從學校點選了7個新鮮人,但在用滿一年之後把他們全部辭退,這一年內,既不訓練、也不輔導,就把他們當雜工用;另一個大型電子企業是靠高超的對沖基金操作,讓他們進口原物料時還可以順便期貨操作而獲利,獲利根本不在產品製造端。這樣的企業真該去死但是他們不會,他們會繼續惡質到下一次的選舉,如果我們有下一次選舉的話,他們還是會出來替現在的執政黨站台。

我真的認為,很多台灣的企業本該因為真正自由的市場機制而被淘汰,但淘汰他們的絕對不應該是中國。我們只知道服貿開了門,卻不知道進門來的是誰,因為中國這兩年的景氣實在不好,處處錢慌,不過有錢的公司還是很多,當然也包含『國營企業』。中國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的獨裁國家,與台灣的國情與政治結構完全不同;資本主義與中國的成功學乃是中國共產黨一個作為向世界展演的包裝。當然我不否認這其中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部份。

中國在菁英升學主義的固有競爭性與現代企業中的的狼性文化,絕對可以培養非常非常多的人才,我相信他們絕對是具有全球移動能力的人才,我當然希望他們來台灣貢獻交流;但同時我更遺憾經濟部昨天說的:『服貿開啟後,台灣人才可以去大陸工作,不用再領22K。』,年輕人這次不上街,什麼時候開始上街?他們以國民黨踐踏台灣民主的抗議訴求實在是太客氣了!

這樣的訴求或許可以視為一種求生意志,或者是說對中國的敵人想像讓他們終於產生了台灣主體性的思考與愛國心,愛國心是非常非常珍貴的東西。請不要責難抗爭者。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線上批發零售] Editor:淘寶+阿里巴巴早就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