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出版業連署發聲 拒絕服貿,抗議施暴

https://www.facebook.com/yun.fan1/posts/10152050617132717

身為一個關心臺灣民主發展與公民社會形成的出版工作者,我們不能接受《兩岸服貿協議》在沒有詳細評估產業衝擊與考量國家安全的情況下,用粗暴的假民主程序通過。更反對政府在面對反對的聲音時,拒絕面對人民,只剩下虛無的意志,且使用經濟倒退、國際邊緣此等充滿恐嚇的語言,最後更祭出無情的暴力。我們的公民,我們的社會,其實遠比執政者想像得來得努力,來得有自信。即使臺灣人,在歷史上遭遇一波波無情而殘忍的挫敗與考驗。但我們走到了現在。

我們走到了現在。因為身為一個出版工作者,我們仍然充滿驕傲地在使用美麗的繁體字,在中文字的繼承上,我們比中國更中國,即使是最激烈的台獨主張者,都沒有拒絕繁體字的繼承。我們是世界上唯一守護繁體字的華文地區。但曾幾何時,中國的市場大餅,正威脅繁體字在中文市場的代表性。這十年來,業界憂心忡忡,將來全球中文版權將以簡體字為代表。即便如此,台灣的繁體字市場仍然用品質精良的翻譯,充滿創意的編輯定位與設計,一次次說服國外版權人、作家與學者,繁體字才是最進步且最具指標性的中文出版品。市場的大小不是唯一的標準。

更重要的是,我們有絕對自由的出版文化。我們不會任意審查與刪掉任何作者的文字,已經有美國傑出的學者寧可放棄進軍簡體市場,因為他們不願意被閹割掉有關於中國的任何論述。所以繁體市場至今,仍有著最多元而蓬勃的面貌,有著全世界最精采與傑出的書籍。但現在,政府卻只以盲目的市場為考量,以為與中國的任何產業聯結都代表了經濟成長率,卻忽略出版與印刷市場上,兩岸根本的不同,漠視中國的出版與印刷業的國營背景,不在意中國官方至今對言論自由的箝制與踐踏,自欺欺人認為引進印刷業與出版業不同,卻不談中共官方的出版資金是不是因此流進台灣。如果說拒絕服貿是讓自己繼續落後他國,倒不如說,這是一種以經濟做藥引的慢性自殺,且拋棄了文化應該要有的本位保護,以及更高價值的守護。

我們走到了現在,這容易嗎?我們市場小,但我們用創意與能量在製造一本本書籍,我們的國家不被承認,但出版人與作者仍想用出版品來面對世界。如今,因為政府的強力施暴,我們連文化與文明的代表性都喪失了,政府對文化產業的態度,貧困得只剩下對GDP的想像口號。

因此,身為出版業的一分子,我們要強烈主張,「拒絕服貿,抗議施暴」。我們將用自己的方式,繼續守護我們認同的文化、民主與自由的價值,如果我們的政府不想要的話。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電信] 李忠憲:檢視NCC所謂配套措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