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Vera Chang

依筆者在香港某外銀工作兩年多的所見所聞,隨著陸企開放來台,與企業(法人)金融相關的金融服務業勢必將隨著陸企在台發展而擴大相關金融服務範圍,從基本的融資需求、交易付款需求,乃至於金融商品需求、投資銀行服務等等,但不確定是否將有排擠效應(譬如本國中、小型企業需求是否因此被忽視)。而在個人(消費)金融服務方面,也能因為陸人來台與人民幣商品範疇擴大而受益。

從銀行競爭的面向來談,外資銀行與大型本土銀行,乃至於大陸銀行來台設置的分行、子行應會是最大的受益者。外資銀行與大型本土銀行享有資金優勢與技術優勢,本容易在市場上獲得跨境企業的青睞;而陸銀與陸企往往有高度的裙帶關係,在市場上永遠有他們的位置;至於台灣的中小型銀行則較可能吸引到信用較差的陸企(或自然人),因此擔當較高的營運風險。

從人才流動的角度來看,服務貿易協議在[銀行及其他金融服務(不包括證券期貨和保險) ]項下對於人力流動的規定沒有像證券、期貨類般清楚,但金融服務業一般而言因進入門檻仍相對較高,所以我只討論白領的部分。我過去服務的銀行陸白領數目成長的速度與其服務皆成長飛速,且因「關係」在華人圈的商業模式中十分關鍵,因而在金融商品服務趨同的狀況下,我看到越來越多有官二代或國企二代背景的年輕白領進入香港金融圈,這現象將來若在台出現一點也不令人意外,只是最一流的人力應該仍會選擇香港。我的感覺是,當服務剛開放時,台灣白領仍有機會占得先機,但是當時間慢慢過去,陸白領又會漸漸取代本土白領,逼得年輕本土白領出走,香港近年來就有這樣的趨勢。

最後是金融穩定的面向,中資入股台資銀行可能發生的問題大家應多少有些認知便不贅述,我想要(淺)談的是中國本身的金融穩定問題,包括影子銀行[1]、地方債務、金融監督等。中國在改革開放以後金融業蓬勃發展,但是金融管理與制度的發展往往不及其業務擴張的速度,也因此在過去多年來,西方一直對中國的金融穩定有所顧慮,以及對熱錢的控制、人民幣走向、利率自由化等議題相當關注。大陸人往往會跟你說這句話: 「老大哥不會讓它倒的啦! 」然而今年三月,就發生了中國國內債券市場的首次公開違約案(超日太陽);市場普遍認為這是中國政府放手要讓市場機制正常化,促使金融機構加強管理監督的做法,超日債的違約應該不會是最後一起。我的疑慮是,在中台兩地金融體系日漸密切交流之下,中國本身的金融問題或許連鎖導致台灣發生金融危機(若資金卡住會先犧牲誰?又誰的影響比較大?),台灣有關當局及一般民眾必須有所警覺。彭淮南會說出: 「我也很希望博得自由化美名,誰不喜歡?但金融穩定誰負責?我要負責!」[2]不是沒有道理。

套一句專業投資人的鐵律:「先管理風險,再談獲利。」我認為先管控風險才是能使台灣長長久久的健康的心態。

[1] http://www.telegraph.co.uk/finance/newsbysector/banksandfinance/10639036/Why-Chinas-banking-system-is-in-so-much-trouble.html
[2] http://www.wetalk.tw/thread-7633-1-1.html

← [文化] 李亞梅:電影業助益不大影響有限 [總經] 邱俊榮:服貿即使要簽,也得看如何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