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服貿在設計上的污漬和華麗
http://imdesigner.tw/?p=596
Nicolas Gu

服務貿易協定對於設計產業是有絕對性的影響,但服貿的開放到底是好是壞? 而台灣設計的現況到底是如何?

我們可以從經濟部的《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議對我總體經濟及產業之影響評估》去看到政府對於各項服務業的評估資料,以廣告產業為例,內容如下:

臺灣廣告實力達成熟階段,陸資來臺不致於對我方產業造成太大威脅,但我方多屬中小型企業,資金不足,若陸資有意透過資金掌握我方企業內部營運,可能因技術人才流失,對我方一些企業營運造成影響。

其實和一般分析服貿對於台灣服務業影響內容出入不大,然而在政府的應對政策,無論是獎項的提升,還是產業的升級,不禁都感到了無新意,大部分設計師大概也不對政府的政策抱持太大的希望。 到底在政府對於設計產業幫助不大的情況下,該怎麼看待服貿的影響。

設計對於大陸依賴的必然性

台灣設計服務業近期逐漸衰退,從《文化部的創意產業發展年報》數據可以證明這件事情,主要歸因是台灣產業無法有效升級,在代工的傳統思維下,工廠為了追求利潤而外移,也因此設計案件會逐漸減少;而仍留在國內的產業對於品牌又敬又怕,畢竟錢花得多,成功的少。 在這個情況下,設計在台灣似乎變成一種「化妝品」的存在,對現有的東西塗塗抹抹,設計能做的事情是極其有限的。

在此同時,這幾年中國設計飛快地成長,甚至能和國際級設計公司合作,原本以為中國設計會超越台灣,然而逐漸地遇到了一些瓶頸。一位中國的設計師這樣說:「國內(指中國)的設計跑太快了,反而沒有結實的基底。」也有設計師認為,中國設計雖然有當代的形式,但對於生活的感受性是相當不足的。其實就此也可以發現,形式和流行是可以仿效,然而創作的原點,像是生活或者文化是時間累積的成果,就像是台灣和日本設計的距離似乎也沒多大改變。

所以服貿的通過,無論大陸產業或設計公司進場,設計服務業多少樂觀其成,除了希望藉此刺激產業升級,也希望藉由市場競爭,讓台灣產業和設計能迎向國際。且依照台灣設計產業現況,相對於大陸仍然有其優勢,就算開放應該也有迎戰的自信。

難道設計只有商業責任嗎?

但其實服務貿易協定的爭論中,除了經濟和產業的討論,而是關於自由和主權的討論。尤其像是中國對於台灣有絕對的經濟優勢,而且在言論和思想也有強烈的控制傾向,在增加依賴過程中,難道就不會有失去嗎?

我們可以以香港電影為例,隨著中國資金進入還有對中國市場的重視,逐漸失去創作的活力和自主性。 首先在資金進場後,當然某個程度上在表達上的妥協;假如希望產品賣到中國,當然也得服從對方的法令以及意識形態,像是中國市場對於哪些主題感到興趣,也不能否認的是在中國的審查機制下有些議題是不能談的,也因此我們也不難理解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電影的創造力和活力大幅下降了。

這是時候必須問一個問題,設計真的只有商業的責任嗎? 譬如社區營造,希望藉由藝術家和設計師進入鄉野,去尋找地方產業的下一步,進一步活化社區,我們看到了設計的社會責任,甚至能夠傳達弱勢觀點,或者表現多元文化。 又或者是設計產業最近開始談的社會設計,不就是希望利用設計的力量,帶給社會角落新的活力嗎,但假如進行設計時,還必須考量到對岸政治利益的話,那我們還有辦法勇敢地改變嗎?

服貿之後,設計者何去何從。

其實討論至此,會發現會回到一個基本的問題:「設計到底是甚麼?」 當我們想像的設計不同時,很容易就會選擇不一樣的東西,那你覺得設計到底是甚麼呢?
台大社會系陳東升教授,也是台灣談論社會設計的代表人物,他講過一句很有意思的話:「抗爭是一種破壞現有體制的行為,而社會設計是事後的重建。」

我們可以遇見,假如服貿通過與否,台灣都會有相應的政治或者經濟問題需要面對,無論是通過後的自主性喪失,或者原有的產業結構限制,但是到底接下來要怎麼辦。也許服貿最有意義的不是最後成功與否,而是讓原本冷漠茫然的人,因為這次的參與和理解,找到自己未來十年參與世界的方式。

參考資料

文化部。2014。《2013臺灣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年報》。臺北:作者。
吳柏羲。2011。《與中國市場緊密結合下的香港電影:產業、文本與文化的變遷》。國立交通大學碩士論文。
周宥均。2009。《台灣設計產業與經濟發展之關聯性探討》。國立成功大學碩士論文。
經濟部及各相關機關。2013。《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議 對我總體經濟及產業之影響評估》。臺北:作者。

← [環境] ifchen0827(PTT) : 鋁合金產業可能面臨原料短缺危機 [電信] So Le(FB):第二類電信不可承受之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