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有關服貿與第二類電信:一些雜感
25 March 2014 at 22:18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so-le/%E6%9C%89%E9%97%9C%E6%9C%8D%E8%B2%BF%E8%88%87%E7%AC%AC%E4%BA%8C%E9%A1%9E%E9%9B%BB%E4%BF%A1%E4%B8%80%E4%BA%9B%E9%9B%9C%E6%84%9F/648558118542734
So Le

電信事業不是在賣可口可樂。觀諸全球各大跨國或不跨國的電信業版圖,可以發現國與國、地區與地區之間的壁壘其實比想像中明顯。以行動電話服務為例,先看無國界的歐盟。歐洲電信三巨頭Vodafone、T-mobile與Orange的服務看似皆遍及歐洲諸國,但事實上,德國公司T-mobile未在法國營業;反之法國公司Orange也沒有在德國營業。再看歐盟周邊,三巨頭當中也只有Vodafone能前進烏克蘭、白俄、俄羅斯等前蘇聯諸國。

然後看一下亞洲。中國移動是全球最大行動電話服務商,對跨國電信業的投資也非常積極,但它目前的行動電話服務,除了中國和香港以外,好像只有巴基斯坦。印度的本土大型電信業者如Airtel(英印合資)與Reliance等等,用戶數量狂勝歐洲三巨頭,卻沒有在隔壁的巴基斯坦營業。印度東邊的孟加拉除了本土電信業之外,另有兩個外國電信公司進入,一個固然是印度公司,另一個卻是遠在日本的DoCoMo。香港的行動電話服務商,除了中國移動以外,做的也是港澳的生意,沒有往內地去。中國移動的微訊在整個東南亞都很紅,不過中國移動的行動電話服務也沒有進入東南亞。

這就是跨國電信地圖的樣貌。會有人說印度跟巴基斯坦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同文同種」,做生意比較容易嗎?會有人說中國移動走不出中國,所以「缺乏競爭力」嗎?或說歐盟一體,所以歐盟各國要全面開放嗎?假如我問DoCoMo為什麼不去韓國做生意,你可能會覺得我在問白癡問題,啊韓國可能給它做嗎?韓國的用戶會鳥它嗎?那把相同的問法拿來中國和台灣呢?

可能有人覺得我多慮了,服貿沒有開放所有的第二類電信,至少行動電話是沒有開放的。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所有電信、網路相關的產業中,都很可能發生相似的安全上、利益上的種種問題。

講這些問題之前,先講個小故事。前幾個月我去戶政事務所旁邊的快照機拍大頭照。拍完之後,除了實體照片,它還附了一組序號,我們上網登入可以下載電子檔。我回來照做,網站一開,才知道是中國網站。我們的戶政系統還不用整個外包給中國,光是路邊的快照機就能直接輸送一堆資訊給中國,像是我們每個人的臉部影像。

這次服貿台灣所開放的有三類,包含所謂存轉網路服務、存取網路服務和數據交換通信服務。有心去查資料的人會發現台灣的第二類電信分成十幾類,只開放三類好像開放很少一樣。但這是高明的話術。我們來看看官方對第二類電信的分類方式,共有十四類:

(1)批發轉售服務(2)公司內部網路通信服務業務(3)語音會議服務(4)網際網路接取服務(5)頻寬轉售服務(6)存轉網路服務(7)存取網路服務(8)視訊會議服務(9)數據交換通信服務(10)付費語音資訊服務(11)語音單純轉售服務(12)網路電話服務(13)虛擬行動網路服務(14)行動轉售服務

整個是分得亂七八糟,不知所云(都什麼時代了,語音會議硬是跟網路電話分成兩類,用意何在?其他一大堆意義不明或重疊的不想舉了)。至於存轉網路服務、存取網路服務是什麼,我聽都沒聽過,查了一下才知道這些名詞根本沒有明確定義,指的可能是一些網際網路出現之前的老電信服務,像是電話秘書、傳真等等,所以ECFA官方網站上的Q&A才會這樣寫:

(四)對我國電信就業市場影響甚微:截至102年5月31日止,經營服務貿易協議開放之3項第二類電信事業特殊業務計21家業者(占第二類電信事業總家數約4.6%),相關員工數約為72人,且我方要求陸資不具控制力、陸資持股上限不得超過50%,同時我方亦未開放陸籍勞工來臺,對就業影響甚微。

惡毒之處就在這邊。存轉網路服務的定義是什麼?不清楚,幾十年前指的是像傳真存轉服務那種東西。那現在指的是什麼?不知道。那誰相信這些數字?戶政事務所旁邊的那台快照機算不算「存轉網路服務」?小七的i-bon算不算?你要說是還是不是?誰清楚存轉網路服務到底是三小?根據上面那個爛分類,誰知道開放的這三項有沒有包含網路電話、行動轉售?

服貿條文就是這樣,看完只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若用字面上的意義去想,台灣開放的這三項根本包山包海,包天包地,包肉又包皮,每項服務都裝個後門,就能輕易地、有計畫性地取得一切個資、金流、交易紀錄,上至政府下至個人。是不是真的這樣?你不能說不知道。

服貿協議允許中國做機房外包,中資企業使用自己的硬體設備輕而易舉,每天能偷偷記錄、傳回多少事情,想都想不到。配合巨量資料技術,可以掌握一切情報。比如說,從收費站、公車、捷運的流量統計,可以估計哪裡要蓋旅館、便利商店;相對的,這些統計也有助於消滅任何競爭對手。只要中資經營任何類似的服務,取得這些資料就是百分之百可行的事。這也就是華為和美國長久戰爭的由來。華為的董事長有軍事背景,而華為的手機、基地台、伺服器全世界到處賣,這些設備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有誰知道?巨量資料可以控制一切,賣基地台不是在賣可口可樂,電信事業更絕對不是在賣可口可樂。

且,悲慘的不是中國可以來台灣玩這些遊戲,而是台灣不被容許在中國玩這些遊戲。中國方面開放的電信產業,僅限於經營性電子商務網站、因特網接入服務、呼叫中心與離岸呼叫中心,並且營業範圍僅限於福建省,呼叫中心只能辦在福州市(還不是廈門市)。試問一個限制在福建省的電子商務網站有誰要用?沒有客戶的話,那去福州市弄一個福州大哥大竭誠為您服務,是要自爽什麼?更不用說中國有為我們所知的封殺機制,這當然不會寫在服貿的條文裡。什麼是競爭力?與虎謀皮嗎?競爭力是那個謀,還是那個皮?

已經很多人說過開放第二類電信關乎「國家安全」的問題。但我想說的不只這樣,畢竟我們多少會覺得帝力何有於我哉,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無祖國,此為人之常情。只是試想,我們要如何形容一種一切資源、門路和未來完全被他國掌握,但卻無法獲取他國資源的狀態?我不知道要如何形容這種狀態,那不叫做「被統一」,因為那連被統一都還不如,那不叫做被整盤拿走,那叫做被拿走一盤還要欠無限多盤。這時候就會發現對於這一紙協議,國家不國家的,甚至不是最重要的問題,這是更恐怖的地方。它關係到的是你是否願意繼續居住在這邊,擁有這邊固有的價值觀和生活品質。全台灣剩下什麼階級的人能夠無懼於這些衝擊,反而從中得利?看看那些出面挺服貿的金融業、科技業大老,我們該說他們沒看見這些事呢,還是早有盤算?

然後這幾天,連民主法治都被當作可樂的空罐踐踏。關於這個,也已經說不出什麼了,只有無盡的哀痛。而我只是個工程師,己力棉薄,內心懦弱而混亂,到現在才把自己的想法講出來。我們不見得愛我們的國家,我們不見得在救我們的國家,我們在救的是我們自己,還有居住在這裡的,身邊的我們所愛的、所在乎的人。

← [廣告業] Nicolas Gu:設計者該何去何從 [總經] 讀者投稿:專業點評經濟部等之評估報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