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詹益鑑╱之初創投共同創辦人】

身為科技創投業者,身處金融服務業,根據政府與媒體的說法,兩岸服貿協議應該會讓我受益。但是,身為知識份子,身為一個公民,身為創業者與創業推動者,我想好好聊聊,服貿真的是提振台灣經濟的關鍵嗎?

長期擔任創業輔導與投資評估角色,我們總會問創業者:「你用什麼方案,幫誰解決什麼問題?他們的問題點到底在哪裡?有沒有更好的方案?」

然後,我們會問自己:「這是不是值得投資的領域?這是不是值得信賴的團隊?投資報酬是否值得期待?可能的風險會在哪裡?有沒有因應對策?」

所以,當大家從經濟、貿易、政治、社會的角度來解析兩岸服貿協議(以下簡稱服貿),我想從更根本的角度,從動機與目標出發,試著思考服貿是不是解決台灣經濟問題的最好方案。

我會從「為什麼要服貿?要達到什麼目標?有沒有其他方案?是不是唯一解方?」出發,再從科技與創新的角度,思考有沒有其他更好或應該同步實施的政策。

這場學運,讓大多數的我們,終於有機會好好花時間瞭解什麼是服貿協議。基本上它是基於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根據WTO之下的服務貿易總協議(GATS)所發展出來的。

只要台灣繼續採用出口導向經濟,我們就要面對貿易壁壘問題,無論對製造業或服務業而言,無論對人才或資金而言,退出WTO都是極不可能的選項。

所以,從政府的角度,推動與各國簽訂服務貿易協議,本來就是既定政策,而且是國與國之間的經貿行為,由行政機關與立法機構審議。

根據我粗淺的認知,還有台灣的出口導向經濟特色,服貿希望達到的目標就是:「產業走出去,資源放進來,人才打工去,老闆帶錢來。」

至此,我們要先來談談台灣的經濟困境,才能思考服貿是不是關鍵解藥。

關於台灣的經濟困境,包括了薪資停滯、產業僵固、產學脫節、創業不易等現象。而我一直覺得關鍵在於「成本導向而非價值取向」。無論是製造業或服務業,其實都是追求規模經濟,少有勇於追求品牌價值的企業家。

而低薪困境是誰的錯?產業問題又是誰的錯?是政府、學校、企業、員工,還是媒體所造成的?

其實都有。但真正的原因是全球化,是曾經讓我們崛起、現在又讓我們困住的「破壞式創新」。

因為資金、技術、人才的流動,因為各國與區域市場的開放,資本家選擇人力與土地成本低的國家,進行技術與生產規模的投資,以高性價比為訴求,取代了高成本國家的供給,這就是「破壞式創新」,也就是過去一百年來,從汽車、家電、電腦到手機、平板,所發生的供給替代與產業轉移現象。

全球化與國際化,無可逃避,不能回頭。除非我們選擇當一個自給自足的國家。

回頭看台灣當年成就高經濟成長的優勢,來自人才素質、投資環境、友善法規,還有後來形成的產業聚落與資本市場。

但這些優勢,主要針對「規模經濟」與「出口製造業」。這些優勢,其實一直都在,那為什麼台灣陷入經濟停滯的問題?

因為行動產業時代的來臨,當我們的眼球跟手指,離開桌上的螢幕跟鍵盤,轉而放在智慧手機與平板上,除了資訊吸收的來源改變,台灣的製造業也被改變。

過去,我們組裝生產一台個人電腦,整個產業鏈可以獲得100美金左右的利潤,但今天的智慧手機與平板,只能貢獻不到10美金的產業收益。當全球智慧手機年出貨量已經超過桌機加上筆電,當平板已經超越個人電腦成為主要上網工具,台灣過去以來隨著個人電腦產業的高經濟成長率,自然被迫停滯。

當然,台灣還有其他製造業,也還有日益重要的服務業。但不可否認,電子業過去是台灣的經濟命脈,台灣資本市場的大型類股,不是晶圓代工、零件生產、元件封裝、系統組裝,就是積體電路設計。

而台灣製造業過去的成功模式與核心思維是:「規模大就能低成本,破壞價格才是王道」。然而成本要低,規模要大,人工一定要便宜,平均薪水怎麼可能高?

低薪還是其次,沒有建立消費者品牌才是關鍵。多數製造業都是以代工模式面對國際品牌客戶,而不熟悉通路與消費者行為,因此即便勇敢轉型品牌,目前為止也非常辛苦(當然,值得支持與鼓勵)。

所以,我們看到已經有品牌業者願意面對消費者,從網路、社群跟通路開始佈局,例如華碩近日與電子商務公司Uitox合作,投入社群行銷。這也是製造業與服務業的結合契機。

回到服貿。佔台灣GDP將近70 % 的服務業,又有什麼優勢或威脅呢?

我個人認為,服務業的本質是透過體驗創造價值,透過內容改變生活。

因為民主開放的社會氛圍,因為科學文明與文化素養的進化,所以台灣長期以來在華人士界中,具有內容產業的優勢,也因此帶動了許多服務業的提升。

例如我們的文學、音樂、媒體(曾經),以及新一代的設計(空間、平面、產品),還有生活如美食、旅遊等,以及醫療跟教育,都是值得稱許或備受好評的。

也因此,服貿所帶來的衝擊很大。當產業走去,資源進來,當人才出去打工,老闆帶錢進來的時候,對於服務業的品質、品味、品牌,勢必造成影響。

因為量大就會造成質變(不一定變差),質變就會改變品味跟品牌,又如果經營者的思維跟企業文化改變,服務一定會不同。

台灣人的熱情、善良、誠信、敦厚,一直是我們所珍視的文化價值,甚至被視為是台灣最美的風景。這些文化底蘊如果被破壞殆盡,台灣又還剩下什麼?

國際化與自由化的趨勢,沒有辦法抵擋。中國近在眼前,服貿遲早會過。但是,服貿真的是解決台灣經濟困境的一帖良藥嗎?

開放,會讓資本家獲利更快、規模更大,人才外流的阻力變小、誘因更大,一般人卻可能更辛苦、更不幸福。這是我們想追求的社會樣貌或產業結構嗎?

其實,類似服貿的問題不是只有台灣面對過。當年歐洲許多國家在加入歐盟之後,也發生了房地產高漲、薪資停滯、人才外流的問題。再回頭想,這不是過去十多年來,台灣製造業外移所造就的現象?

其實,製造業與服務業的開放,來自於資本主義盛行,也來自於最大利益的追求。這些,而身為公民、勞工、消費者與投資人的我們,卻往往沒辦法發現自身角色的矛盾性與衝突點該如何化解。

尤其在政府、企業、媒體都相互牽連的現代,公民的角色備受擠壓,多數人只能從勞工、消費者與投資人的角色之中,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部分扮演。

但其實不是沒有解法。隨著行動網路與社群平台的興起,科技力量可以改變公民弱勢的現況,讓媒體、企業跟政府都跟公民取得平衡或妥協。

而經濟困境也該如此思考。

唯有創業,唯有科技與創新,才能改變產業結構,才能創造就業機會,才能釋放綁在舊企業跟重複性工作的勞工。

但是,溝通跟教育都要做好,終身教育與翻轉學習是必要的,利用數位化跟網路化來客製化。

也許有人會質疑,科技只能改善製造業的生產方式與組裝流程,要如何改變服務業呢?

當行動與網路已經超越電視,成為美國、中國、台灣的第一大媒體,當我們食衣住行育樂都會透過網路搜尋、訂位、消費或分享體驗,透過手機導航、打卡、拍照、瀏覽,請問有哪種服務業不會受到科技影響?

我一個朋友在臉書上講到:「蘋果手機就算中國政府不給進,壁壘夠高了吧?但東西好,就是會有人拼死命偷渡進去,價格比小米多幾倍又怎樣,照樣可以賣翻天。這才是真正的競爭力:創新。」

不說製造業,服務業也是一樣。就算中國禁止Facebook跟Google的許多服務,許多網友也拼命翻牆;韓國的熱門戲劇,在正式被代理進口在電視頻道播放之前,有多少台灣同胞已經在網路上收看過?

降低貿易壁壘,只對低差異性、低競爭力的企業有利。有吸引力的產品與服務,在這個科技時代,是沒有辦法用貿易手段阻斷消費機會的。

跟任何國家簽訂貿易協議,對特定企業的確有利,但站在全民的立場,站在產業發展的角度,是不是我們最該努力的方向?

科技與創新,知識與品牌,才是台灣該繼續投資與培養的競爭力。

http://m.udn.com/xhtml/HistoryArt?articleid=3737893

← [出版] 楊克齊:簽服貿有助台灣出版業者上陸時簡化審查程式 [醫療] 潘建志:醫療是公共服務不是商業買賣 →